禾数春秋

不吃腐,车存放微博ID禾数春秋
只有乙女粮。
看文之前请看好注意事项。
蜜色酒有同步在龙马(海棠)更新。
大概一个月活跃两次。
坑多粮杂,主刀剑乱舞,略有梦百和阴阳师以及少女前线。
脑洞很大,不能吃的就当不存在,不接受对于已经固定的写作类型和cp的各种限定,不喜欢你说了我也不会改。

诀别诗2

刀剑乱舞乙女向
大概微博多婶,犹豫了一阵子,咸鱼大半个月还是回坑打初夏之阵了。

介意慎入





  博多打开大门的时候发现离开许久的审神者站在门外,手扶着柱子,眼神没有焦点,不知道又想到了什么。

  审神者在博多叫了她好几声以后才反应过来,眼眸清澈见底,还是没有任何斗志。

  博多是她最宠爱的刀剑男士。

  之前刀剑男士讨论到如何留住婶婶的时候曾有人说“反正有博多在这里,她总会回来的不是吗?毕竟她是博多说想要更多小判就连挖地下城300层的审神者啊”

  其实博多有点紧张,他只会赚钱和战斗,不懂人心,尤其看不懂婶婶的心,虽然他也想开口挽留审神者,但是不知道怎么说,之前他提的要求都是婶婶单方面说好。

  审神者歪了歪头看了一眼博多,好像在疑惑他为什么僵在门口,婶婶走进了庭院,庭院里是早起的后藤,山伏,厚,日本号,蜻蛉切,御手杵在晨练,药研在一旁给他们计时。

  庭院里是夏日,阳光照得审神者久居室内的皮肤有种病态的白,她恍惚的抬起头看层层叠叠树叶上的阳光,斑驳的树叶跟着婶婶的影子一起摇晃。

  作为一个修仙的审神者,一般她是看不见早晨六点的太阳的,一瞬间思绪又飘远了。

  那边做完晨练的刀剑男士都看过来,博多试图同婶婶搭话,婶婶转了转毫无生气的眼珠,手指轻轻点在博多唇上,博多识趣的没说话。

  婶婶脱下眼镜张开双臂,试图转起身来看这个陌生的庭院,原本就恍惚的金色世界变得摇摇晃晃的好像就要碎裂一样。

  【破而后立】婶婶下定了什么决心。

  直到她有些眩晕的站不稳,一旁的博多伸手抱了个满怀,博多近的能够闻到婶婶身上是的香味。

  【不知道是沐浴露还是熏衣香的味道】博多这么想着。

  那边锻炼的刀剑男士目瞪口呆的看着貌似亲密的两人,毕竟这动作有点像之前看过的爱情电影《泰坦尼克号》。

  婶婶毫无焦距的眼珠盯着博多好一会儿才清明过来,然后视野里看清是博多,面上一红就推开他,丢下一句“我还有事走了”,匆匆走掉了。

  刚起床的后藤感觉自己没清醒,问了原本给他压腿的药研“这算是好没好啊?”

  药研没理他,捡起地上风吹过来的的白色纸条。

  XX市立医院 急诊部挂号单

  预约医生:XXX  预约时间

  下面是已经过去的日期,还有被揉掉的预约者姓名。

  药研觉得面临刀生最大危机。

  【我家大将好像生病了,我却完全不知道。】

  药研抬头看了看眼里全是审神者离开方向的博多——连门都不知道去关,看起来就失魂落魄的。

  【博多不会是个傻子吧。】

  ……

  婶婶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看着医生:“医生你跟我说实话,我还有救吗?”

  年轻的男医生戴着口罩看不清表情,眼睛弯了弯好像在笑“你先拿着这个单子去走廊尽头拍个片吧”

  婶婶一副要死了的样子“哦”了一声就走了,工作日不用排队的三分钟特别漫长,护士拿着东西让婶婶含着千万不能闭嘴就走了。

  过了好像很长又很短的时间,婶婶拍完了片又回去找医生,医生看了看结果,婶婶又开始问“医生,我还有救吗?我想听实话。”

  医生说话都憋不住笑意,好像没想到这么大的人还怕牙医:“牙床没事儿,就补两颗牙嘛,别紧张,很快就结束了。”

  婶婶躺在手术床上的姿态僵硬得好像一条咸鱼,她满脑子都在循环【我已经死了我已经死了我已经死了,一点也不疼一点也不疼一点也不疼,张嘴张嘴张嘴】。

  ……

评论(26)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