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数春秋

刀剑乱舞online日服玩家。
所有同人基于刀剑乱舞online日服创作。
不吃腐吃百合,产乙女粮。
哪把刀都有可能写到。
私心比较喜欢压切长谷部,药研藤四郎,太郎太刀,加州清光,博多藤四郎,鹤丸国永,大俱利伽罗,五虎退,一期一振,小狐丸。
喜欢欺负长谷部。博多厨。
吃腐亲友会避免转腐到首页会屏蔽或者取关,抱歉,缓慢产粮,多谢评论。看文之前请看好标题和注意事项,不吃就别看,你好我也好。
车丢微博小号,id污禾酱。
得到评论会随机掉落更新,感谢留言的小天使。

和Apu住在北极圈一起抓北极熊,吃饱自己割自己腿肉。
结果Apu爬坑了。

老实说不管是520还是521,或者214,七夕,都不想跟博多一起庆祝。
所以不写贺文。
我很薄情,我说不出爱。
我只爱自己,所以只能给他浅薄的喜欢。

还是喜欢你,博多藤四郎。
会为你献上我的钱包,这是我最后的偏爱。

。 。。总觉得没什么人,是不是肉太多有点腻,那就写点剧情好了*٩(๑´∀`๑)ง*

情爱滋味 茨我 。R18

自家茨木X我X隔壁茨木
R18    3P
OOC预警
网易手游阴阳师乙女向
————————————————————————————————————————————————————————————————————————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08214022079009

手机用户请找评论第一条

开个阴阳师的车有人上吗,就是那种阴阳师乙女向。
自己家的六星茨木X自以为非酋使劲认命肝的阿妈X隔壁家六星茨木。
嗯,3P。

日后好相见 其四 R18

约pao三十题感谢lofter 你的铃堡 太太
一期一振X女审神者X博多藤四郎
R18
字数大约在一万一
主线是完结了,会给番外做选择结局。
粟田口全家打酱油
长谷部存在感特别高的龙套

昨天放了网页链接好像被删了,所以就直接链接吧。
手机读者请找评论区第一条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07141043622684

诀别诗1

  对最近事情的一个反应。

  

  认真想了想觉得我把这件事看得太重了。

  

  本丸日常。后面如果还有就是婶婶不在的本丸时光。

  

  女审神者。


       也没啥就是觉得游戏很无聊,不想打了。文还是会写一写,但是最近没什么手感。

  

  ——————————————————————————————————————————————————————————

  

  日头高照,婶婶才从床上慢悠悠坐起来。

  

  花了点时间解决修仙带来的不良状态。

  

  然后去了本丸。

  

  跟最近审神者之间发生的“大新闻”不同,本丸什么也没有发生。

  

  时值夏日,只有些蝉鸣鸟叫,衬得没有人说话的本丸越发安静。

  

  她心里难受,却没什么可说的,静静走过大广间的时候,近侍发现了婶婶,主动跟过去报告了昨天的成果。

  

  说到“博多藤四郎和信浓藤四郎当番,侦查+1”的时候,婶婶情绪有些波动,让近侍的后藤叫来了博多和信浓。

  

  博多和信浓并不知道婶婶因为什么事情心里难受,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博多自顾自的说起来自己昨天侦查+1,他们发现了田地里新长出来的作物叶子上有虫子,花了一些时间除虫,所以侦查提高了。

  

  婶婶看着博多的笑颜气不打一处来,婶婶努力平静声音的说了一句“你很得意啊?”

  

  博多听懂婶婶尖锐的声音下压抑的情绪觉得很奇怪,似乎并不是自己的错啊。

  

  婶婶怕自己说什么不可挽回的话,就对着信浓说“加侦查可把你俩给高兴的,了不起啊!”

  

  说到这里婶婶又觉得自己好像有点凶,收敛了一些情绪又放软了声音对信浓说“可爱的信浓唷,生存是必须的,所以说要种的田地是有限的唷,如果一直加侦查的话……”

  

  说到这里她停顿了一下“可爱的信浓就和不怎么可爱的博多,种一辈子地唷。”

  

  信浓一副被吓到的样子说着“全部…都归我们吗?不要吧”

  

  博多若有所思的跟着信浓一起走了——今天还是他俩种地。

  

  婶婶叹了口气,自己还是憋不住了,其实并不是博多和信浓的错,是自己迁怒了。

  

  此时日课已经安排完毕,地下城活动新拿到的大广间大家都很喜欢,经常在一起小聚。

  

  婶婶觉得很迷茫,却没什么事情做,只好出去走走。

  

  走廊里已经没有人跑来跑去相互打闹了。

  

  庭院里也只有蝉鸣鸟叫——安静的有些过头了呢。

  

  婶婶有些麻烦,她喜欢一个人待着,又不喜欢在太过安静的地方,总之是个很麻烦的人。

  

  蝉噪林越静,鸟鸣山更幽。

  

  太过安静,就像死寂。

  

  她不喜欢这样,但是没办法,总不能为了自己高兴就让一群喜欢安静的刀剑男士在烈日下闹给自己看。

  

  就像她也不喜欢别的事情,但是没办法去改变,也不知道找谁说,只有心里憋着一股气,吞咽下去,沉静到内伤。

  

  走廊和庭院走过去,是各位刀剑男士的住所。

  

  她一步一步走过去,手摸着纸门上的痕迹,叹息着分辨着门口的不同。

  

  门口挂着晴天娃娃的是左文字刀派的居所,晴天娃娃是婶婶拿到雨景开心的放了一个月,小夜以为是自然天气如此,和宗三江雪一起做了晴天娃娃挂起来,祈祷太阳出来,婶婶看见了觉得特别不好意思换掉了景趣,小夜就以为晴天娃娃有用一直挂着。

  

  三条家第五层的纸门木栏上有几个明显的凹陷,是今剑在走廊上跑着撞到的,今剑极化以后还在走廊跑,有次头上的东西卡在纸门的缝隙里,脚没沾地今剑出不来,三日月和小狐丸去远征了,岩融在当番,今剑差点拆了整座纸门,然后是跑的最快的博多去叫了石切丸把他抱下来的。

  

  古备前的门口有一个明显的圆形,和旁边的地板相比有些色差,是莺丸经常在门口坐着喝热茶留下的,然后婶婶给他安利了适合夏天的冷萃茶,大包平来了也很喜欢冷萃茶,还很喜欢婶婶做的小饼干。

  

  青江刀派的房间左侧纸门下面卡着一颗数珠丸的佛珠,之前数珠丸出阵真剑,回来时候不小心掉下来的佛珠卡了进去抠不出来了,调皮的短刀用自己的本体戳过,结果也没用,左侧的纸门就打不开了,从此这个门被短刀们称为“不可视的左眼”,青江听说以后发出了奇怪的笑声。

  

  纸门上门框有题雅字的是歌仙在的居所,歌仙听婶婶说她的家乡习俗会在倒着门口贴福字,意思是福到了(福倒了),于是歌仙题了一个雅字,倒着贴在门上。

  

  纸门上图案最多的是粟田口的房间,上面是各位藤四郎画的自己的刀纹,之前还让婶婶来猜过哪个是谁的刀纹,婶婶答错的话要给摸头膝枕拥抱一条龙,今天不能兑现就要加倍,结果婶婶抱了信浓一个月,因为信浓就画了个圆,还不接受摸头膝枕只要抱抱。

  

  拐角那间是伊达组的房间,贸然开门进去会获得小惊吓一次,比方说里面的纸门上放着假虫子,一开门就会掉下来,每次都只有婶婶被吓到,等到婶婶终于不会被小虫子吓到了,婶婶就被坐在角落里的大俱利伽罗突然说话给吓到了。

  

  清光安定和泉守堀川的房门口,左边一个小格子是红色,右边对应的一个小格子是蓝色,好像是清光安定有一次吵起来,闹起来就涂上去准备分别占领房间的一边,堀川和鹤丸还有和泉守在旁边嚷嚷着打起来打起来,然后几个人被隔壁的长曾弥揍了一顿才消停。

  

  虎徹家的房间东西非常好分辨,金色豪华的东西肯定是蜂须贺的,朴素一些的是长曾弥的,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是浦岛的,比方说浦岛就很喜欢婶婶旅游的时候买回来的雨花石,并且坚信这是来自龙宫的宝物,虽然婶婶解释了她去的龙宫只是一个大型溶洞的名字,但是浦岛听说龙宫是坐船进去,并没有把婶婶说的解释放在心上。

  

  来派的房间距离婶婶很远,因为明石说不想偷懒被抓住所以换了一个很远的房间,萤丸和爱染作为被监护人也搬过去照顾他。

  

  贞宗家的房间总是充满一种奇怪的气氛,来的最晚的龟甲贞宗看见物吉内番服上有绳子,太鼓钟头上发饰有羽毛,就发出了兴奋的笑声问物吉和太鼓钟要不要学习绳子和羽毛真正的用法,但是听说龟甲和青江交流的时候青江一副久仰久仰的表情,青江好像输了呢。

  

  国広房里住着山伏和山姥切,这是两个极端,刚来本丸的婶婶有次不明所以夸了山姥切一句好看,山姥切特别生气跟婶婶对骂“你才好看,你全家都好看”,婶婶来了脾气心想嘿我这暴脾气今天我就夸定你了,你奈我何,婶婶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说山姥切“你最好看,你全本丸最好看,全世界没人比你好看,再敢还嘴我就亲你,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有本事你打我啊。”然后山姥切“气得”一个月没敢见婶婶,一看见婶婶就“气”的脸都红透了。山伏和隔壁的同田贯正国都喜欢肌肉,天天相约去健身,最开始这俩天不亮就绕着本丸跑步的声音把修仙到快天亮的婶婶吵得差点爆炸,然后这俩不算完还拉着三名枪一起在门外就喊婶婶跟着他们一起早起跑步,实在不行晚上跑步也行,婶婶没办法给他们买了一屋子的健身器材,放在距离婶婶最远的房间。

  

  可喜可贺,明石觉得隔壁健身的声音太打扰他休息就搬了回去。

  

  次郎太刀和太郎太刀还有不动行光在一起住,其实太郎酒量也很好,有次婶婶跟着一起浪,喝多了讨论起酒来,甚至跑回家拿了自己一坛女儿红,喊了全本丸一起喝,第二天婶婶说不清楚自己女儿红哪儿去了被自己亲爹揍了一顿,还好婶婶亲爹收藏的酒很多,比婶婶年龄大的有很多。虽然本丸喝酒的人很多,但是还是有区别的,不动喜欢喝度数低的各种酒,果酒,药酒,花酒,米酒这几个婶婶也喜欢喝,所以婶婶过年经常给不动开小灶。日本号喜欢喝烈酒,度数高的从茅台到五粮液,烧刀子,都喝。次郎则是喜欢醉的状态,离不开酒,什么样的酒都喜欢,不过第一次喝的时候赞扬过葡萄酒,婶婶同他说起以前的人很讲究,喝酒要搭配杯子,说到葡萄美酒夜光杯的时候,次郎哈哈哈哈的笑了起来。

  

  三池家的两位来的比较晚,大典太看起来有些丧,骚速剑则相对开朗一些,两个人住在靠近庭院的一侧,比较喜欢跟别的刀一起玩,婶婶觉得跟自己有些相似,他们虽然喜欢一个人安静待着,但是比较喜欢在热闹的环境下一个人待着。

  

  源氏的两位则刚好相反,环境对他们来说无所谓,不过并不会拒绝大家的邀请。婶婶有次偷偷摸摸的问髭切记不记得茨木童子长什么样子,髭切反而哈哈哈的问婶婶茨木童子是谁,新来的刀剑男士吗,婶婶听髭切这么说顿时松了一口气,膝丸在一边十分惊恐的看着婶婶和髭切,因为婶婶身上有大妖怪的气息,衣服背后还落着一根鲜红色的长发。

  

  长谷部和陆奥守住在一起,婶婶对他们很好奇,婶婶其实不能理解长谷部为何对她如此忠诚,她觉得自己没有能够让长谷部如此忠诚跟随的品质,陆奥守的话,婶婶很好奇他携带的枪支是什么型号,又不好意思去问,只好把这两个刀列为重点观察对象,长谷部和陆奥守就很紧张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事情,让婶婶如此这般的欲言又止。

  

  小乌丸看起来是本丸里很奇怪的一把刀,但是婶婶很喜欢他,经常跑去盯着小乌丸的裤子看,原本婶婶也喜欢盯着特化后的膝丸裤子看——毕竟黑色裤子上有个黄点实在是太亮眼了,但是膝丸脸皮薄觉得特别不自在,婶婶就没再盯着看了。小乌丸即使察觉到婶婶的目光,也不会说什么,婶婶觉得小乌丸很符合“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这种意境,坚持跑去找小乌丸喝茶吃零食,两个人很有默契的什么也不说。

  

  千子村正和三名枪里的蜻蛉切关系很密切,但是千子村正来了没多久却和山伏一起锻炼,搞得婶婶看见千子想起被山伏和三名枪喊去锻炼支配的恐惧,转头拔腿就跑,就是一点,千子村正锻炼以前很喜欢就地脱衣服,博多觉得这样显示肌肉很有男子气概,被婶婶乱摸了一顿警告他一个小判箱和充满男子力的肌肉只能选一个,博多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小判。

  

  狮子王和五虎退还有鸣狐关系很好,会定期交流动物养护经验,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小狐丸有时候也会加入讨论,而且小狐丸对于毛发养护的经验竟然对动物也有用,几位心服口服的称小狐丸大人。

  

  ……

  

  还有很多很多的回忆。明明只是一年而已,这里已经充满了故事,庭院后面最大的榕树下面有一个秋千,最茂盛的梨花树下曾藏着午睡的小狐丸,庭院里石头房子旁边第二块石板旁边埋着博多的许愿小判,庭院角落的两棵树中央,藏着明石的吊床,还有喜欢去田地里捉虫做标本的药研,秋田曾经在树林里偷偷养过多肉,然后没有阳光,婶婶开了一个月的雨季景趣,多肉死掉了,秋田之后偷偷抹了抹眼泪,婶婶知道以后愧疚的给秋田买了花盆和养殖多肉的书,鲶尾跟着养过藤蔓植物,叶子爬满了马厩的一面墙,那段时间骨喰距离鲶尾很远,有时候还跑去跟短刀们一起挤一挤,想必鲶尾是用马的不可描述物养的。

  

  那么多那么多的回忆,婶婶顿时觉得就算不是她也还会有别人。

  

  情到浓时情转薄。

  

  她走到了大广间,这里是本丸的大广间,没有景趣的华丽,她站在走廊上,看着来来去去说话或者安静刀剑男士,他们聚在一起看起来很欢乐的样子,婶婶觉得距离他们很近,又很远。近的时候能够想到他和她的共同回忆,远的时候又觉得不论是谁,只要是她这个“主人”的身份,都能跟这些刀剑男士一起拥有这些回忆吧。

  

  那样浓烈的记忆,别人也会有吗?

  

  初次出阵的兴奋,初次击破敌军的开心,初次带回新的刀剑男士的喜悦……

  

  婶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怀疑着他人,否定着自己。

  

  不管是谁叫她,都没有反应。

  

  物我两忘。

  

  ……

  

  等到她回过神来,只看见三日月朝她招了招,示意她过去的样子,狩衣下的穗子不停地摇晃,婶婶走过去坐在三日月对面。

  

  三日月单刀直入的问起婶婶有什么介意的事情,可以的话,大家可以听听她的烦恼。

  

  婶婶不知道如何开口,仿佛失语一般摇摇头。

  

  三日月认识婶婶的时间很长,觉得事情还蛮严重的,就问她“那有什么能够说的呢?我们都愿意听一听,可能不能实际帮您解决问题,不过分担一些情绪还是好的”

  

  婶婶仍旧摇摇头,什么也不肯说。

  

  三日月就觉得这件事已经很棘手了,只好试探性的问着“跟我们有关,对吗?”

  

  婶婶眨了眨眼睛,重重的呼了口气,点了点头,大家视线全都围过来。

  

  三日月觉得找到了突破口,便接着问“那有别的也可以说一说,跟这件事无关也行”

  

  婶婶说“吾尝闻“情之所至皆为道”,此番亦是吾悟道之契机”

  

  婶婶说完看着围坐过来的刀刀们,突然意识到自己其实在跟刀剑男士说话。咳了一声改口说“就是这是我个人主管情绪问题,有人说过“情之所至皆为道”,意思是感情不管往哪个方向发展都有它的道理,我这个问题,只能自己想通。”

  

  三日月看着大家还是不怎么懂的样子,只是都担心的盯着婶婶,他哈哈哈的打了个圆场,说着“那您有什么思绪,可以同我们说一说,方便您理清思绪。”打算转移话题。

  

  婶婶犹豫了一阵说着“我以前养过一只宠物狗,非常喜欢,跟它同吃同住同睡,后来它自己跑出门再也没回来。我就问我最喜欢的那位老师“我不应该教会它如何出门吗?”,我的老师告诉我,“你不应该养它”,我就很困惑,难道我养一只狗,给了早产的它吃的和住的地方,还治好了它的皮肤问题,难道是不应该的吗?”

  

  婶婶声音有些颤抖和沙哑,她很激动,又努力深呼吸平复了一下心情才接着说“我的老师跟我说“是不应该养,你才不会这样在意,你还很小,你的人生不应该沉浸在一个过客的悲剧里,过了四年你还是如此的在意它,我也只能让你改变这样的看法,我改变不了它的结局”。事到如今,我觉得老师他说的很对,这个世界上美好的事情很多,我不应该沉湎在让我感觉到不舒服甚至很难受的事物里。”

  

  三日月叹了口气,他用眼神示意了一下长谷部,长谷部给婶婶准备了温热的毛巾和一杯温水。

  

  婶婶喝了温水下去感觉好受一些了,正在擦脸的时候,听到三日月问她“已经做出选择了吗?”

  

  婶婶点点头。她想说些安慰的话,又觉得即将抛弃他们的自己十分卑鄙。

  

  贪新鲜就别恋旧。

  

  那边长谷部也说着“不管多久,只要您让我等,多久我都会等,只要您还会回来。”

  

  婶婶看起来更难过了一些,她摇摇头“或许明日,或许永久,我想通了,自然会回来。”她觉得自己的感情,和长谷部这样毫无保留的感情一比,不对等,她很愧疚。

  

  婶婶又补充了一句“不必等我……我…不是这里的归人,是过客”

  

  此时再也没有人说话,婶婶安静的走到了门外,慢慢的关上了门。

  

  ——————————————————————————————————————————————————————————————————————————————————————————————————————————

  

  头发是《阴阳师》里茨木童子的,他皮肤是红色的头发。

  

  那句“情之所至皆为道”是《梦间集》里倚天剑说的,婶婶那个半白半古的话也是这么学来的。

  

  婶婶想和陆奥守说一说隔壁枪娘游戏《少女前线》的事情,又不好开口。

  


天要塌了。
本来花丸审神者根本就没出场,周边都搞事。
活击刀剑乱舞的审神者是男的。

不敢想了。

我说一下,我是刀剑乱舞online日服玩家。
所有同人基于刀剑乱舞online日服基础创作。
全部都是女审神者。
没有特别说明也是默认女审神者。
如有介意的话,不要看,谢谢各位仙女。

每当不想写东西,游戏又肝到肾亏的时候,总想起我的豪言壮语。
【等我退坑就出本!】
然后为了出本努力写点啥,每次想到,我这写的都是啥哟,不想写了,突然自我厌弃.jpg

仔细一想这是个死循环嘛,因为想出本所以努力写文,但是我退坑才出本。嗯,等我退坑还真的能想起来出本子吗,已经没有兴趣了吧。

其实是个同人新手,还在摸索着写作,就只有一些日常的小段子写起来飞快。
感觉自己想的东西,嗯,没办法很好的用文字表达出来。

不过认识的婶婶们爬墙的爬墙,面基的面基,脱坑的脱坑,出本的出本。

对于我来说比较好的写作方式,还是交给读者好了。
我尽管写就是了。

金钱带来的关系

博多藤四郎基于博多婶的细节分析。
这是禾数春秋家的博多藤四郎,不具备代表性。
极化前后有差别。
不是梗是没写的文的大纲。
私设如山,介意慎入,流水账一样凌乱的东西。
私设其他游戏是其他世界。参考虚拟现实头盔网游,对博多来说别的游戏就是别的异世界。


极化前
1虽然粟田口家有后藤这种有钱刀,但是博多并不是有钱刀。
远征组找到上交的数量以后,拿到的小判归自己。
2赚钱很开心,但不是守财奴,花钱更开心。
3害怕破产,会精打细算,比起奢侈品,早期更注意性价比,后期有了钱会购买自己喜欢的东西,而不是性价比高的。
认为赚钱重点在于自己可以选择买自己喜欢的东西,而不是只能买性价比高的一类。
4比起守护婶婶的生命,更注意守护婶婶的小判,前主破产过所以会很注意支出计划,会严格遵循计划。
5并不能变出小判,所以早期投资会忽悠全本丸的刀拿出小判参与,保本按比例发利息。
因此会从全本丸的参与投资程度推测近期消费变动。
6博多出现的很早,比长谷部出现的都早,婶婶就任一个月内限锻出现的,算是本丸资历较老的刀。然后数次参与地下城活动,比起寻找兄弟更喜欢每一层的奖励小判。
说着为了小判但还是挖出了后藤。
7除了帮大家一起赚钱,还会在大家犹豫不决的时候给予选择意见。
8通过地下城迅速致富,所以对婶婶的支出都会答应。婶婶对他有一种(博多无所不能)的错觉。
9因为太过熟悉,所以会答应婶婶对于异性身体的探索要求,不收费。
因为婶婶有段时间喜欢玩水,察觉到水费变化太多的博多潜伏在浴室打算吓一吓婶婶,结果遇到婶婶在探索自己身体,与婶婶相互帮助解决了初次身体负担。
10认为人有欲望是正常的,好像想买东西一样自然。
婶婶比较容易羞耻所以很多事情不说博多会问,初次水费事件发生以后,察觉的到婶婶想逃避的意思,会安♂慰婶婶说是很正常的事情,和婶婶相互探索身体的时候解锁了很多姿势。
11在婶婶等很久都没有等来一期哥的时候,会被婶婶揉头发泄愤。
觉得这是一种关系好的表现,所以毫不反抗,还会问头顶各处是不是手感不一样,被恶意大力揉搓会表示要收费,然后婶婶就消停了。
12婶婶只想咸鱼的时候,博多会利诱婶婶,比方说参加完活动,活动剩下时间都可以摸头,做完作业可以摸腿。
然后婶婶咸鱼翻身两三天就打完了活动做了作业,摸了个爽。
对于秘宝和连队战这样花费小判的活动有敌意,希望婶婶能够靠低保(每天回复的门票)过,然而婶婶并不听他的,博多屈服了。
13很在意婶婶拿自己和别人做比较。
如果婶婶突然对药研的腿有了兴趣,婶婶来询问博多,直接开口能不能摸到药研的腿的时候,会很介意的说(都是刀剑男士,同样的骨肉皮,当然手感都一样。)结果婶婶信了,失去了摸其他短刀腿的兴趣。
14对婶婶见一个白毛爱一个兽耳的行为会自己生闷气,曾经想买过最贵的活动式兽耳首尾博取宠爱,又觉得这是不成熟的行为,不够男子汉,但还是买了,最后是婶婶穿了,大概是让博多感受一下兽耳兽尾的美妙,在那以后两人干了个爽,博多表示买的不亏,然后没有阻止婶婶短期的迷恋白毛兽耳角色。
15小狐丸比博多来的更早,也符合婶婶审美,但是婶婶却不喜欢小狐丸。博多不知道为什么,表示很迷茫,也没有人告诉博多。
(初恋小狐丸的婶婶,摸到做成耳朵的毛发就失恋了。)
16对于婶婶不喜欢逛街买衣服,喜欢逛街吃东西这件事表示赞同。
17对于药研是婶婶初锻刀这件事情表现得有些敌意,但是博多没办法,药研表示???
18认同“断离舍”的理念,用不到的东西不会让婶婶买。
19很满足现在的身高,认为小小的身体具有优势,心灵跟婶婶是对等的成年人了。

极化后
1比起喜欢婶婶,不介意婶婶喜欢别人,认为完全入侵婶婶生活的自己才是最后的赢家。
2比起守护婶婶的小判,更在意婶婶的生活质量有没有下降。
曾经答应和婶婶一起疯,一口气买光了万屋的景趣。
3和婶婶相互探索的时候,喜欢揉婶婶的大胸。
比起相互满足,变得更体贴,只要婶婶满足就好。
增加了前戏时间和事后温柔的抚摸。
4觉得不能跟婶婶永远的在一起,所以努力赚钱也努力存钱,希望婶婶如果有离职的打算,以后也能过得不错。
5比起药研更信任人类的私人医院。
6增加了购买人类新型情趣道具的支出,重点在购买情趣服装。
7婶婶购买的各种刀X婶小黄本会和博多一起看,博多看完还会跟婶婶发表自己的看法,看完以后,经过婶婶同意,博多会在本丸内出租小黄本,意外交换到了更多匿名寄过来出租的小黄本。
瞒着婶婶看完了所有类型的同人本,只给婶婶看刀X婶和日常本的部分。
8对于婶婶突然抽风的做法都会很认真对待。
比方说婶婶想死,会提前联系后事。
比方说婶婶不想做婶婶了好无聊,博多会说你有很多喜欢的人,我只有你,所以会永远等着你。
比方说婶婶不想做任务批改公文,会自己和长谷部一起做。
长谷部表示为什么婶婶有这么多的事情要自己做又不跟自己说。
然后被博多说婶婶去隔壁阴阳师/梦100/梦间集/少女前线做任务,长谷部立马就认命了。
9对婶婶的生活了如指掌。
比方说内衣尺寸,三围,常用化妆品色号。
但是吃不惯重咸和酸辣,更喜欢吃煲汤。
10对于婶婶喜欢过的兽耳白毛多不胜数,但是跟金钱有关的男人(正太)只有自己表示很满意。
11对婶婶喜欢的东西都会买,但是之后婶婶失去了兴趣,博多会拿去送给合适的刀,说是婶婶给他,让他拿过来的。
乱最喜欢这个时候。
婶婶并不会在意博多把自己不怎么喜欢的东西送人。
12博多很喜欢人类创造的科技和新型商业模式,认为创新=商机。
比方说会买一个很厉害的游戏成品账号去加婶婶好友,然后闲置这个账号让婶婶通过好友系统抱大腿。
博多跟其他异世界的人物相处的很好,就算是情敌博多也觉得无所谓,偶尔会收到来自其他世界的礼物。
婶婶对于博多收到少女前线女性人形的礼物会吃醋。
博多会哄婶婶说,都是我跟对方要来送给你的,然后真的送给了婶婶,回赠了一份价值更高的礼物回去。
13虽然博多很擅长跟人沟通,但是还是想不通婶婶和山姥切为什么会因为(你最好看,你才全家都好看)这种事情吵起来还生气。
14虽然博多不会吃醋也不会很反对婶婶喜欢别的小哥哥,但是对于婶婶(为了某个角色氪金)是禁止的。
15就算极化了也经常会跟婶婶闹别扭,然后太过生气会跑去给长谷部和粟田口的大家吐槽,婶婶生气喜欢跑去茶室给太刀们吐槽。
然后吃饭的时候被本丸的大家一起怼【你为什么不亲自跟对方说】说恩爱就恩爱,不要乱撒狗粮。
16比起宅在本丸,更想和婶婶去万屋逛街吃东西。
然后买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
然后全都送了别人。
17听婶婶说想拍婚纱照,但是不能和博多一起拍,感觉很遗憾于是买了一套婚纱。
比起婚纱教堂婚礼,更喜欢神前婚礼,偷偷买了一套白无垢,但是没敢给婶婶。
18喝酒会上脸,虽然酒量不错,但是红脸会被一沾酒就醉的婶婶觉得超可爱抱住狂亲。
19不喜欢第二把博多藤四郎。
20喝醉了会指责婶婶让他吃醋的事情,然后两个人边吵架边亲。
然后两个人一喝酒就会被全本丸嫌弃。
一喝酒两个人就做傻事,有一次婶婶喝酒以后跟博多吵架,准备跑到刀解室丢信箱里没显化的博多藤四郎,然后走错路在锻刀部屋睡着了。
还有一次婶婶喝多了超高兴,跑去跟一期和鸣狐说要娶博多。羞得博多酒都醒了,之后被调侃了很久。
还有一次婶婶喝多了跟博多吵架,说要去找月岛萤求婚,生一个孩子叫博多,博多气的不行然后两人干了个爽。
21看见婶婶买了自己的周边会飘花。
虽然觉得很浪费钱,但是会对别的刀剑男士说起这件事,然后被大家一起嫌弃秀恩爱。
22吵架以后觉得是自己的错,穿过裙子讨婶婶欢心。
然后婶婶更气了。
博多虽然和婶婶一样高,他穿的裙子婶婶穿不了。婶婶胸大,博多平胸。
23不带套。
24深知自己看起来像小孩子婶婶很容易心软,不喜欢婶婶对别的小孩子好。









想和博多谈恋爱。
突然想写长篇(住嘴你坑填了吗!)

哦对哦,有人说我写的什么鬼,我就应该怼他怼到地老天荒,为啥自己怀疑人生。
又不是写给他看的,什么态度,就是一起写文呗,又不是图他啥,对方都不是婶婶,干嘛我解释了设定还要被说,个狗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