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数春秋

博多厨。蹲坑刀男,玩过阴阳师,另有做指挥官,公主和驯兽师,剑三刚开95A了,DNF魔术师。不吃腐吃百合,产乙女粮。
哪把刀都有可能写到。
私心比较喜欢压切长谷部,药研藤四郎,太郎太刀,加州清光,博多藤四郎,鹤丸国永,大俱利伽罗,五虎退,一期一振,小狐丸。
喜欢欺负长谷部。
吃腐亲友会避免转腐到首页会屏蔽或者取关,抱歉,缓慢产粮,多谢评论。看文之前请看好标题和注意事项,不吃就别看,你好我也好。
车丢微博小号,id污禾酱。
目前决定日更结束,脑洞很多基本不产,就说出来祸害亲友。
得到评论会随机掉落更新,感谢留言的小天使。

和Apu住在北极圈一起抓北极熊,吃饱自己割自己腿肉。

(-̩̩̩-̩̩̩-̩̩̩-̩̩̩-̩̩̩___-̩̩̩-̩̩̩-̩̩̩-̩̩̩-̩̩̩)气到爆炸!

喜欢的太太们的《独占欲》合集,特典十本我刚好是第十一个人。

明信片现在也买不了,好气啊。
明明是卡7点59分进去的,结果WiFi突然卡了一下,为什么会这样呢,明明是我已经加入购物车了的啊。
好气啊,今天也不想写文了˚‧º·(˚ ˃̣̣̥᷄⌓˂̣̣̥᷅ )‧º·˚

盯裆猫

盯裆猫
女审神者 小段子
本丸日常尴尬合集。
——————————————————————————————————————————————————————————

婶婶矮到一个很奇妙的高度,她办公桌也奇妙,于是婶婶每天看刀刀来报告的时候,目光平视就是刀刀们的裆。
无聊的婶婶每天盯裆,还在内心里相互比较谁比较大。
婶婶每天都会露出迷之微笑。

1
婶婶今天也盯裆
婶婶(嗯?一期内番服裤子拉链没拉,要怎么说呢,有了,找个藤四郎转告)
婶婶(厚,过来一下,你去跟一期说他裤拉链没拉)
厚抬头就大声跟一期说
(一期哥!大将说你裤拉链没拉)
婶婶…………(厚你是不是想去种地!)

2
婶婶招招手“博多过来一下。”
博多“怎么了,to?”
婶婶“回答一个问题500小判,要是不想说你可以拒绝回答。”
博多象征性挣扎了一下“……,成交。”
婶婶“刀剑男士每天早上都会晨bo吗?”
博多“会”
婶婶“每天早上每个人为什么bo起程度都不一样?”
博多“看禁欲程度,时间越长bo起越大。”
婶婶“……,最后一个问题,你们,嗯……都怎么解决个人问题的?”
博多“我的话,上个厕所就好了。”
婶婶震惊中……Σ(°Д°;
……
门外博多回去刚好遇到远征回来的小队,一期问博多“博多,主上为什么给你这么多小判?”
博多“主上问我怎么解决个人问题的,说一个问题500小判,我就回答了。”
纸门不隔音。
远征小队六个人
婶婶依稀还能听到三日月说“嘛,我们主上也是个成年人了,有烦恼了呢,哈哈哈”
药研还说要把解剖器官书给婶婶看,给她补习生理知识。
婶婶…………(博多你放过我!)

3
婶婶一度想看清楚三日月眼里的新月,但是又不好无礼的掰开看,后来发现看不清楚就放弃了。
三日月某天听短刀提起知道以后,就来找婶婶“哈哈哈哈,触摸可以。”
婶婶已经放弃了,就说“不看你的眼。”
谁知三日月接了唱“……不看你的眉?看了心里都是你,忘了我是谁?”
婶婶…………(唱的还挺好,所以内番+0你们都在尬歌吗?)

4
某天婶婶正在走廊下面晒太阳。
鹤丸本来正常路过,突然半跪,捧起婶婶的手,对她说“你不是人”
婶婶…………(想死嘎?)
鹤丸含情脉脉的接着说“你是这世界给我的情书。”
婶婶…………(书个屁,种地吧你。)
鹤丸拿起婶婶最后的曲奇饼干就跑“被我吓到了吧?”
婶婶…………(直接说你想吃饼干啊!少点套路多点真诚!)




为什么这家刀都有点奇怪?
因为上梁不正下梁歪。

我也不知道一期内番服是不是有裤拉链,就当他有。
没有的话,这内番服就当是我送的。(๑´∀`๑)
鹤丸的话来自于微博某尬撩的评论,侵删。

三日月宗近和葫芦娃婶婶

三明和他的葫芦娃(划掉)
这才是我家的画风
女审神者
三日月宗近相关本丸日常
略有阴阳师元素。
总之介意慎入。
混更系列。
本来想喊爷爷的,总觉得喊不出口。。。就改成三明了。。。
说是女审神者,其实就是作者自己。 ——————————————————————————————————————————————————————————
1
政府送来了三日月宗近和小狐丸。
入手
三日月:“我的名字是三日月宗近。嘛,身为天下五剑的其中一把,被说是最美的呢。诞生于十一世纪末。也就是说是个老爷爷了呢。哈哈哈”
婶婶埋头递刀装:“天下最美吗?可是就个人审美而言我觉得小狐丸更好看,我是白毛兽耳控。”
……
婶婶成功摸小狐丸头以后:“啥,小狐丸头上耳朵是假的???” “失恋了失恋了,哎哟,我这经不起风浪的小心脏唷。”
旁边围观的三日月:“哈哈哈,人类的感情确实脆弱呢。”
2
初次出阵以后
出阵人员(加州清光,大俱利伽罗,山伏国广,三日月宗近,小狐丸,太郎太刀)
婶婶看着出阵记录咋舌:“三日月你……说是最美,其实应该算是最强吧。”
三日月“嘛,拿人钱财替人消灾阿,哈哈哈。不过目前本丸,拿誉最多就算强了嘛?”
婶婶目瞪口呆竖起大拇指:“大佬,强,无敌。”
3
婶婶:“三日月三日月,然后呢,你和骨喰以前见过面吧,那以前的薙刀骨喰藤四郎是什么样的人,长头发短头发,比现在高还是矮(想到了萤丸),性格跟现在一样吗?”
三日月:“嘛,我不记得了,哈哈哈,毕竟我是个老爷爷了呢”
婶婶:“噫!”
4
婶婶:“三日月三日月,你这么迪奥(diao),我给你取个厉害的名字吧,叫三明怎么样?”
三日月:“哈哈哈,随你。”
5
婶婶突然嚎了一声“三明救我!”
三日月就在隔壁匆匆忙忙赶过去一看:“怎么了,好像并没有很紧急的事情。”
婶婶因为咸鱼了很久只好抱住三日月的大腿“地下城80层二队打不过,呜哇——”(哇的一声哭出来.jpg)
三日月:“哈哈哈哈,出阵吗?甚好甚好。”
6
婶婶说要沾三日月的欧气所以三日月就睡在婶婶隔壁。 婶婶隔着墙就喊“三明!我那条蓝白裙子你看见没?!”
三明“前天你洗了。”
婶婶“三明!我簪花你看见没?!”
三明“昨天你放茶室了。”
婶婶“三明!我睡不着!”
三明“再不睡觉就该饿了。”
距离不远听到了全程对话的藤四郎们。
乱“妈!我衣服呢?”
药研“洗了。”
乱“妈!我簪花呢?”
药研“桌上。”
乱“妈!我睡不着!”
药研“那你别睡了。”
乱“喂,药研你怎么不按剧本来。”
一群藤四郎捂嘴笑了一晚上。
7
婶婶:“大佬,我诚心诚意请教一个问题。”
三日月“嗯?”
婶婶“如何治好见一个白毛爱一个兽耳的毛病。”
三日月:“苹果和梨,选?”
婶婶“梨”
三日月“樱桃和牡丹饼”
婶婶“樱桃”
三日月“妖狐和小狐丸”
婶婶“妖狐”
三日月“茨木童子和妖狐”
婶婶“茨木”
三日月“妖狐和茨木童子”
婶婶“茨木”
三日月“三选二,你喜欢茨木童子。”
婶婶“大佬,牛!”
……
婶婶“等等你怎么知道我做了阴阳师!”
三日月“因为我是大佬啊”
婶婶“对哦”
……
婶婶“对个屁你看了我式神录。”
(里面茨木六星,妖狐三星)
8
婶婶“大佬,你看我这三明婶的文有没有问题?”
三明“总体来说没有。”
婶婶:“哦,那我给红红发过去了。”
三明“但是。”
婶婶“但是啥,你说话能不能不大喘气。”
三明“我眯眼是看不见眼里的新月的,我眼里的月亮也不能发光。”
婶婶“原来如此”
……
婶婶“此个屁,我不听,我不改,我最酷。”
(此处说的是上一篇,最终的三日月,这篇文,嗯,三明婶,不吃的就别看了。)

写到8比较吉利就不写了。 大家晚安。
手机好像放不了图。
表情的话婶婶喊三明就是喊妈表情的那种。
如果我还记得,回头电脑改再加表情进去。

荒川真好,看完番外二,变成了荒川厨。
给他上六,刷破势去。

【刀乙女点文1】最终的三日月

  刀剑乱舞乙女向点文1 最终的三日月
  
  三日月宗近X女审神者,带点幼女车的肉渣。
  
  脑洞归属:红红,我只负责加工润色
  
  观看前注意要素:养成,黑化,欺骗,灵力压制,病态依恋。
  
  短小不精悍。
  
  都能接受√
  
  
  
  不能接受就别看了,反正我写的也不好,要是有人喷我,我会骂人的。超凶哦。
  
  ——————————————————————————————————————————————————————————————————————————————
  
  “三日月,请你抱我吧”眼前的小姑娘这样请求着。
  
  那样永恒的美丽男子笑了笑答应了。
  
  开始脱了衣服露出有些狰狞的肉刃刺入小姑娘奉献的花谷中,没有任何前[表情]戏也没有甜言蜜语。
  
  小姑娘却仿佛溺水抱着唯一的浮木一般,在性[表情]欲的浪潮里沉沉浮浮,痛苦又放不开手。
  
  明明身下就是床褥,一定要半浮空夹着三日月的腰在颠簸。
  
  小姑娘疼得满脸泪水也不愿意放开三日月的手,终于在三日月满足以后沉沉进入梦境。
  
  梦境里是一个完整的本丸,是的,小姑娘曾经是一位审神者,自从她意外受伤以后,灵力不断在流失,原本很热闹的本丸只剩下了最后一位刀剑男士——三日月宗近。
  
  小姑娘梦见了从前她的初始刀,初锻刀,还有很多能够叫出名字的刀剑男士,总是很担心审神者的压切长谷部,有很多弟弟的一期一振,看起来不高兴其实很温柔的大典太光世,总是闭眼的数珠丸恒次,还有与三日月同是三条刀派的今剑,神社神刀石切丸,毛发蓬松的小狐丸,总是跟今剑在一起的岩融。
  
  还有在地下沉眠千两箱活动里寻找到的可以带来很多小判的博多藤四郎,爱撒娇的信浓藤四郎,总觉得自己还能长高的后藤藤四郎,嘴上总说着喜欢人妻和糖果点心的包丁藤四郎。
  
  擅长做菜的烛台切光忠,还有跟他关系很好的大俱利伽罗,鹤丸国永,太鼓钟贞宗。
  
  ……
  
  不过现在都没有了,其实并不是碎刀了,只是他们都因为没有灵力供应变回了刀。小姑娘再也不用出阵远征演练内番,政府安排年幼的小姑娘在本丸继续生长,现在她只有三日月宗近了,这位永恒美貌的天下五剑。
  
  她和别的审神者不一样,小姑娘是三日月养大的审神者,她作为审神者的时间比认识三日月还要短。
  
  她刚学会走路的时候就来到了本丸,因为拥有灵力所以被时之政府认养,当时她并不适合直接开始审神者的职务。因为小姑娘并不知道审神者意味着什么,只是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很不安,政府给了她三日月宗近和小狐丸作为陪伴,但是小姑娘灵力不稳定,只能让三日月显化。

  三日月有些老爷爷的样子,小姑娘很亲近他,时常就拉着三日月撒娇,走累了或者不想走就摇着三日月的袖子,袖子上坠着的流苏一晃一晃的,三日月哈哈哈的笑了笑,就把小姑娘抱到手上。

  …………

  后来小姑娘就任审神者,小狐丸才从刀剑里面显化出来,合着后来才选择的初始刀,初锻刀,还有更多更多的刀剑男士。

  三日月后来认为主君应该有主君的样子,不应该一味的让别人看见主君依赖他的样子,就再也没有抱过小姑娘。

  不过小姑娘也不觉得寂寞,因为有很多人围着她。

  最开始小姑娘怎么也安排不好出阵的事情,做的不好就会撒娇,大家没办法只好自己来努力,其中会不断提点大家,俨然一位老族长的是三日月宗近。

  地下城任务里,小姑娘的刀练度不够,多数被击退的时候,坚持到最后让小姑娘险险完成任务的是三日月宗近。

  战力扩充里,保护着练度较低的短刀们寻找新伙伴的,也是三日月宗近。

  在秘宝里领导大家在迷雾里前进还照顾速度较慢的大太刀的,也是三日月宗近。

  虽然他总是说着“拿了多少工资就干多少活吧”,就好像小姑娘会给他小判做奖金一样。

  短刀们喜欢撒娇,药研长谷部和烛台切之外的刀剑男士也特别宠爱审神者,觉得她年幼,在人类的幼年期就没有得到很好的照顾,因此大家都很照顾她,小姑娘撒娇技能更是熟极而流。

  只是等到越来越多的刀剑男士练度满了以后,三日月再也没有等到小姑娘来找他撒娇说自己又要完不成任务了,那样嘟着嘴摇着三日月的手朝他摆出祈求的姿态,然后在三日月看似无奈的答应以后用力的啪叽一口啜在三日月脸上。
  

  ……
  这么说起来最初和最终陪伴在她身边的都是三日月宗近啊。
  
  因为幸福的时候不觉得获得什么重要的东西,失去时候才会格外悔恨。

  如果一开始就什么都没有,也什么都没有得到,不会失望,等到得到了世界,然后再失去,就再也不能失去什么,她会狠狠地抓[表情]住仅有的东西,哪怕被刀刃割得鲜血淋漓。
  
  三日月对小姑娘来说非比寻常,甚至不惜一切她也会满足三日月的愿望。
  
  又是哭着惊醒的小姑娘,醒来第一时间就是去寻找三日月宗近。以往她醒来,三日月都会在她身边陪伴她。
  
  可是这次她跑遍整个本丸重要的地方也没有找到,不在锻刀部屋,不在刀装部屋,不在庭院里,也不在茶室。
  
  会在哪里呢,惊恐的小姑娘生怕这位最后的刀剑男士也离她而去。
  
  这样她就变回刚出生的样子了,孑然一身的小姑娘。
  
  除了自己,什么也没有,什么也没有留下。
  
  没有人会保护自己,没有人会陪伴自己,孤零零的。

  开心没有人知道,死去也不会有人知道。
  
  ……
  
  最终在厨房面前的三日月听到声音朝小姑娘走了过去。
  
  “别哭呀,我的辉夜姬。”
  
  “我以为连你也离开了。”小姑娘憋住的眼泪终于大颗大颗的滚落下来。
  
  “哈哈哈我只是去给厨房的式神们吩咐一下今天的事情而已,我是不会离开的。”
  
 


链接依旧走评论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97683584355726

手机用户找评论第一条链接
电脑用户自行复制粘贴。
谢谢。

  
  
  

【安利】

不管怎么说推一波点点点太太 @点点点
无意间发现她以前的一篇爷婶。虽然三日月捅死了婶婶,是BE,还是觉得很好看。

其实我差不多是抱着三日月大腿长大的婶婶,去年三月入坑送了爷狐,博多限锻赌出一把,然后5-4还捡了一把,基本上我是三日月带大的,我以前只觉得三日月很强。
我这种三日月养大的没沉迷美色,只是变成了葫芦娃了。
地下城打不过(爷爷!)秘宝打不过(爷爷!)战扩打不过(爷爷!)


看完点点点太太的爷婶只想捅死三日月(真打)。
看完她的文你一定会对本命刀的爱产生动摇,如果你本命是三日月或者长谷部一定要去看哟。
反正我是爬出长谷部沼了。

大家好,日更时间结束了。
虽然没有做到日更,但是确实每天都在码字。

朝花酱做的长谷部游戏真是太棒了,在橙光,虽然没多长,但是忍不住玩了第六遍了。。。超级棒。。。
沉迷长谷部不想更新
(≖ω≖✿)

怎么那颗桃还有人惦记,这不都开假车,还给自己服毒。
@鹽漬桃 郑重说明一下,这颗桃我承包了,可以被别人也承包但是不能拒绝我。

不就是一期粮和药研粮吗。
这偌大的LOFTER,给这颗桃产点粮浇点水还是可以的,虽然不能投喂到让她茁壮成长。
要毒要车要糖我这儿都有。

不信我就给约炮三十题的一期加戏份让他做男主!
唯一的糖结局!

这桃生是污沼的桃,死是污沼的桃罐头。

原来就算写约炮三十题也可以不开车。。。
那我飙车飚到肾虚到底为了啥。。。

写太长导致我想掐死一个男主
想了想还是去填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