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数春秋

道系作者,更新随缘,嫖刀我all,坑多我喜,想起再更,没有本命。

换装游戏(全年龄版)

  CP21实际感受

  

  三日月衣服真难穿,越还原越难穿。

  

  随便写个段子证明还活着……文笔没有,逻辑睡了。

  

  ————————————————————————

  

  第三二五一七届审神者联谊大会越前国会场女审神者分会现场

  

  【女审神者日夜激情果聊】

  

  天雪:好无聊……我们为什么要在这里虚度光阴……我还有惦记的溯行军没打……我还有想要极化的刀剑男士……为什么要在这里瞎几把浪,浪还没对象,就听那个刀舰双肝的秃子在念稿子吗?

  

  vivi:这没办法,他是作为优秀审神者过来发言的吧。

  

  天雪:可是他跟我们又不是一个战区的有啥好聊的……放我回去肝刀不好吗?傻X时空政府还我青春

  

  辉夜姬倒拔蓬莱玉树:我听说台上那位拿了本丸小判去给舰娘买戒指,被家里博多吊起来挠痒痒呢

  

  云上绯红:这么刺激的吗?婚的是谁啊

  

  白马骑郎来哒哒哒哒:我猜是时雨,当年镇守府群里你丢个砖头进去能砸到七八个时雨厨。

  

  天雪:吓得我喝了口茶,为什么不是加贺赤城这种航母呢?毕竟美人只配强者拥有。

  

  辉夜姬倒拔蓬莱玉树:这我就不知道了,反正他家博多吊着挠了他一天一夜,惨叫声那一片区域都知道,这位提督发誓不会有下次了博多才罢手的。

  

  vivi:我有个问题,汇率是多少啊,就是这位提督挪用了家里多少小判婚舰娘才会被博多吊起来挠。

  

  天雪:好奇+1

  

  云上绯红:好奇+2

  

  白马骑郎冬里个冬:好奇+3

  

  甲方不是人:这个你们换个群问问自己家博多就行了啊。

  

  带毒菟丝子:我问了我家博多,大概花了70万小判流到黑市能婚一个舰娘。

  

  天雪:嘶——

  

  蜜汁桃汁:70万!!!

  

  冰冻草莓大福:台上这位果然是大佬,大概算上了双方黑市的损耗吧,比实际价值略高一些。

  

  天雪:我要是博多我就把他吊起来打。

  

  天雪:败家爷们

  

  辉夜姬倒拔蓬莱玉树:不止哦,我觉得他不止拿本丸资金婚了一位舰娘来的。

  

  云上绯红:是我也把他吊起来打。

  

  冰冻草莓大福:【男人都是坏东西.JPG】

  

  带毒菟丝子:【男人都是吃钱的怪物.JPG】

  

  特制骨头汤:【男人都是骗子.JPG】

  

  天雪:一个问题,台上这位啥时候能讲完,我看他翻了五页纸稿了。

  

  辉夜姬倒拔蓬莱玉树:说不好,我目测他稿纸还有个三五页。

  

  天雪:以后我再也不来开会了,开个杰宝,浪费人生,我还没300呢。

  

  辉夜姬倒拔蓬莱玉树:不来开会+1

  

  云上绯红:不来开会+2,话说我们不是来面基的吗?下次自己家里约算了。

  

  特制骨头汤:不来了+3,忍一忍吧,反正发言结束就打联谊会了,面基以后大家约自己本丸见吧。

  

  ……

  

  台上那位秃得跟河童一样的男子咳了咳“……我知道大家不喜欢听我说这些,但这些是必须的,我也没办法,稿子不是我写的,接下来发言结束,愿意留下来联谊会的同事们可以考虑一下参加一个活动,活动以后才是联谊会……”

  

  【女审神者日夜激情果聊】

  

  天雪:…………为什么还有活动我却不知道

  

  特制骨头汤:…………临时加的吧

  

  天雪:…………狗官……不怕我们被一锅端吗?

  

  ……

  

  台上那位地中海男子又不自然的咳了咳“愿意参加这个活动的审神者我们将给予参与奖,参加每个人能够拿到各项资源+10000的奖励,最终奖励只有一位,能够拿到各项资源+100000,还有20张富士,祝各位好运。”

  

  【女审神者日夜激情果聊】

  

  天雪:!!!资源!青天大老爷,救救限锻贫困的女审神者

  

  特制骨头汤:我就不参与了,我家资源满了。

  

  辉夜姬倒拔蓬莱玉树:天雪还在赤贫吗?

  

  天雪:没50W我都觉得自己是贫农

  

  蜜汁桃汁:【群内除了我都是大佬.JPG】

  

  云上绯红:我以为我十万就已经很多了【咸鱼为何要为难咸鱼.JPG】

  

  天雪:我准备好了我准备好了我准备好了我准备好了【跺叉子.JPG】

  

  特制骨头汤:天雪加油,我和绯红去联谊会等你。

  

  天雪:OJBK,看我的。【刀剑男士的啊路基无所畏惧.JPG】

  

  蜜汁桃汁:天雪我跟你一起去

  

  辉夜姬倒拔蓬莱玉树:凑热闹带我一个

  

  …………

  

  两边的女审神者们顺着指引人员往不同的方向去。

  

  天雪和近侍烛台切被一位女性带到被帘子隔开的小房间里。

  

  天雪:…………???

  

  女性工作人员告诉她:“活动很简单,就是穿上名为三日月宗近刀剑男士的衣服就行”

  

  天雪:“这简单,烛台切你去,本丸的未来就交给你了。”

  

  烛台切:“是,不辱使命。”

  

  工作人员:“且慢”

  

  天雪:“啥???”

  

  工作人员:“这个是有限定的,要女审神者来穿才行。”

  

  天雪:“我给他穿???还给人看???……你们领导有病?我要去投诉他,谁出的注意,是不是质检部的秃瓢,还是指挥部的大仙女。”

  

  工作人员:“哦不是这样的,三日月宗近的衣服是出了名的复杂,领导们主要是想让女审神者穿衣服体会一下刀剑男士的日常,由此来拉近双方距离,您可以让您带来的刀剑男士帮您穿外衣。”

  

  天雪:“…………我先问是谁通过的主意,不满意我就投诉”

  

  工作人员:“想想参与者一万资源哦,获胜就是十万。”

  

  天雪:“……………………好吧,我豁出去了,不就是衣服而已,刀剑男士的啊路基绝不轻易认输”

  

  工作人员:“是这样的,要穿好衣服然后拿着三日月的本体到达联谊会会场,穿着合格第一名到达就是优胜,当然,这里的小间是不隔音的,要是实在不行你们也可以相互交流如何穿着。”

  

  天雪“好的”

  

  ……………………

  

  天雪脱光了自己的衣服,只穿着内衣裤,对小间里的衣服陷入了沉思,这么多层哪个先啊,早知道今天应该带三日月来。

  

  不远处传来别的审神者的声音。

  

  女审神者1“三日月!拜托你了!”

  

  天雪还想着这位怕是稳赢了。

  

  哪知道那位三日月哈哈哈哈了几声“我不会,我衣服都是式神帮我穿的。”

  

  天雪愣在里面,然后想到还有机会,抄起颈饰和白色的里衣带子就系起来,跟中式里衣差不多的样子这个她会。

  

  不远处又传来交谈的声音。

  

  女审神者2“小狐丸!接下来拜托你了!”

  

  小狐丸“……主人,我们家三日月是跟长谷部住在一个房间……所以,我不懂他衣服……”

  

  天雪差点笑出声。

  

  天助我也,天雪是这么想的,反正大家都不会,矮子里面挑个子高的,自己机会还是很大的。

  

  另一边又传来声音

  

  女审神者3“今剑!我知道你跟三日月一个屋的,这次拜托你了。”

  

  天雪啧了一声,感觉药丸。

  

  今剑:“可是我们家三日月不是我帮忙穿的衣服哦,我够不着,是岩融帮忙的。”

  

  天雪忍住没有笑出声。

  

  又听到有人说

  

  女审神者4:“石切丸,就拜托你了,你俩衣服差不多的…………”

  

  石切丸:“主人你清醒一点,我们家根本就没有三日月宗近。”

  

  天雪这次觉得这位同僚好惨啊。

  

  天雪穿好了白色的里衣和银灰色的袴,腰带被她乱七八糟的系在腰两侧。二指袜也套好了,看起来只要调整好深蓝色的外衣和护甲,拿上三日月宗近的本体刀就可以出发前往会场了。

  

  天雪家的烛台切在外面等她穿好里衣。

  

  烛台切老实坦白说:“其实我并不会穿三日月的衣服,他跟我不在一个房间,我也不会类似的衣服的穿法”

  

  天雪点点头“没事,大家都不会,你不要紧张,一般来说都是矮个子里面挑大个的,随便穿就行,总比最后一个到的强。”

  

  烛台切嗯了一声,随后拿过深蓝色的外衣给天雪套上,一米八三日月宗近尺寸的衣服套在天雪身上还是很滑稽的。

  

  因为所有的腰带天雪都堆积在腰部,袴的带子很长,天雪前后绕了三圈,腰带和护裆的护甲是一体成型的固定尺寸,天雪带不上。

  

  这就很尴尬了。

  

  烛台切沉思了一会儿,跟天雪说“那只能重新系袴的带子了”

  

  天雪想了想“那好吧。”

  

  …………

  

  天雪过了一会儿喘着粗气咬牙切齿跟烛台切说“烛台切……光忠…………你……轻点儿!!!”

  

  烛台切一脸抱歉的看着天雪“不好意思,不用力的话,腰带您是带不进去的”

  

  不远处传来不知名的女审神者1的尖叫“啊啊啊啊啊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三日月你轻点啊!!!”

  

  接着尖叫声彼此起伏

  

  女审神者5“啊啊啊啊啊药研住手,胸要凹下去了!!!”

  

  药研“不束胸您穿不进胸甲的啊。”

  

  女审神者2“啊啊啊啊啊啊小狐丸你轻点啊!!!我的脚要断了!!!”

  

  小狐丸“可是不用点力您穿不下这双鞋啊。谁让您的脚比鞋大呢?”

  

  …………

  

  后来安静下去,其他的声音也听不清晰,安静了一阵子,只剩下苟延残喘一般的喘息。

  

  女审神者6“药研!如果你能活着回去,告诉三日月我永远爱他!”

  

  药研“别说傻话了,站起来看看。”

  

  女审神者6“胸凹进去了!!!我要死了!”

  

  药研“没有这回事的”

  

  女审神者7“安定,如果我能够活着回去,你帮我跟清光说他的指甲油是我打翻的,对不起,呜呜呜”

  

  大和守安定“您自己回去说吧,清光说找到犯人即使是主人也会打人的。”

  

  女审神者8“嗷嗷嗷嗷石切丸轻一点,腰要断了要断了”

  

  石切丸“还早着呢,主人要加油啊,为了弥补您上次喝醉以后疯狂锻刀消失的资源,还请您坚持一下啊。”

  

  女审神者8“粑粑!!!石切丸!我错了,住…………嗷嗷嗷嗷!”

  

  女审神者9“今剑!!!!!!我要死了!!!回头告诉三日月我再也不熬夜写三日月婶R18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不后悔!!!嗷嗷嗷嗷!!!我爱三日月!!!”

  

  极化今剑“说什么傻话呢,这样的痛苦熬一熬就过去了啊。”

  

  …………

  

  天雪听完同僚们的哀嚎,喘息着跟烛台切说“我以后再也不让三日月下地了QAQ”

  

  烛台切光忠点了点头“能够相互体谅是一件好事情呢。”

  

  重新返工的袴和外衣系好了,腰带鞋子和护甲也穿着得当,头上的房扭被天雪拿在手里打算边走边系,本应该连在腰带上的本体刀,因为怕走路不稳,所以天雪让烛台切拿在手上。

  

  天雪被烛台切扶着一路小跑去向会场,路上也有许多穿着差不多的女审神者出来了,打算争夺着唯一的奖励。

  

  有一位鞋子没穿好,一出门就穿断了鞋子上夹趾绳子,从而导致摔跤的女审神者。

  

  天雪无暇顾及同僚,自有近侍会处理。

  

  她捞起过长的袴,一手拿着三日月本体刀就往会场冲,两端负责接待的工作人员表示只要顺着有工作人员的地方走就是会场。

  

  天雪冲过一个回廊,顺着工作人员指引的方向推开了会场大门。

  

  她是第一个。

  

  然而高台上的那位年长一些的女性官员摇摇头,看着按照入场顺序来到会场的女审神者们。

  

  她宣布着“很遗憾,我亲爱的孩子们,这一次没有任何一位女审神者能够完成任务。”

  

  天雪她们不解的问着传言中的“大仙女”:“为什么呢?就算我没完成,那么别的都没有完成吗?是过了时限?”

  

  大仙女走过等着领奖的队伍。

  

  她摸着天雪的肩膀对天雪说“你没有穿內甲”

  

  第二位“你的袴带子掉下来一半了”

  

  第三位“你没有带本体刀”

  

  第四位“你没有带房扭”

  

  第五位直到最后一位,都被大仙女挑出了问题。

  

  大仙女:“不过这次的活动只是为了让大家能够体验一下‘三日月宗近’这位刀剑男士的生活,大家也不必太过沮丧,资源是迟早会有的,但是这样能体谅家里刀剑男士的心情并不是每次都有,希望大家回去能够对本丸里的刀剑男士好一些。没有三日月宗近的也不用急,厚樫山等着各位踏平,好了,这次联谊会我就不多说了,希望各位能够玩的开心。”

  

  然后大家领了安慰奖各项资源一万,回去了。

  

  【女审神者日夜激情果聊】

  

  天雪:我怀疑这里面有黑幕

  

  三明的落跑甜心:我觉得大仙女说的很有道理啊。

  

  呵呵鹤鹤:我觉得大仙女说的对,反正重在参与,都有资源,谁拿都一样。

  

  天雪:好吧,臣妾不甘心,我回头就问遍本丸的那群刀每个人衣服怎么穿。

  

  特制大骨汤:出现了!认真型天雪的究极体。

  

  三明的落跑甜心:天雪还没跟三日月过多接触吧,我跟你说家里老头很会骗人的,你不要被!@¥&##&¥*@#¥

  

  辉夜姬倒拔蓬莱玉树:药丸,今天落落带的近侍是三日月

  

  天雪:这么恐怖的吗?三日月很好用的啊,我记得他一直都是家里的MVP

  

  特制大骨汤:天雪你品一品落落的ID。

  

 

评论(7)
热度(49)
© 禾数春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