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数春秋

因为作者不想绑定手机所以坑了

既然脑子解决不了问题我们为什么不使用武力呢?2

既然脑子解决不了问题我们为什么不使用武力呢?

(前情)我们为什么不能用脑子决定剧情前进方向呢?


 

  女审神者中心。


  ——————————————————


  终于忙完了,作为一个季节性营业的公司里的职员,婶婶就是忙的时候忙的要死,不忙的时候闲的想跑路。


  “长谷部,我回来了。”


  “嗯,怎么一个人都没有。”


  ……“哦对,长谷部送出去修行去了,今天应该回来了。”


  婶婶赶紧用灵力打开通道迎接长谷部,长谷部推开门进来还没帅气的说想好的台词的时候,婶婶就突然颓废向后倒去,长谷部赶紧抱住审神者。


  “主,你这是怎么了?要去看医生吗?”长谷部抱着婶婶,觉得还能见到婶婶真的是十分开心,自己并没有被主人抛弃。


  婶婶半睁着眼睛抱住长谷部的脖子“哦,是长谷部啊,没事,就是之前持续加班累计的困意,现在闲下来了就彻底爆发了而已,也没什么事就是想瘫着。”


  长谷部笑了笑,手臂穿过婶婶的腘窝,公主抱的形式抱起了婶婶,走回了婶婶在本丸的卧室。


  婶婶觉得长谷部的出阵装东西有点多,主要是躺着不太舒服,硌着她了。“长谷部你去换内番服吧,你的新衣服有点硬……”


  长谷部笑了笑说了句“是”,就走了,很开心的样子,大概觉得审神者又回来了很高兴。


  婶婶想到现在才七点,大概那群刀还在睡吧,但经过上次的事情,确实不怎么想见那群涉事太刀,就轻手轻脚的去找短刀玩了。


  这年头还是极短温暖人心,审神者这样想着,刚敲了敲粟田口部屋的门说了一声“小的们,大王我回来了!”


  门就被一把拉开,里面住着的小天使们一个一个的飞扑进她怀里。


  “果然是主人的味道!”第一个飞扑出来的信浓霸占了婶婶的怀抱。


  “啊,信浓好狡猾啊,我听脚步声就知道是主人哦,我是聪明的天狗。”今剑抱着婶婶的手。


  “主人一定会回来的,毕竟我那么可爱,主人肯定不会抛弃乱的对不对?”乱抱着婶婶的另一只手在撒娇,脸蹭了蹭婶婶的手臂。


  婶婶被信浓扑了个措手不及,连人带信浓往后倒去,博多和五虎退看样子急忙扶住审神者,但是极化信浓在非常兴奋的情况下冲过来基本是拦不住的,一团人就这样滚在走廊上哈哈哈的笑了起来。


  笑着笑着五虎退就哭了,婶婶看了看揉着眼睛的五虎退,虽然是笑着,但是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掉。


  真惨啊,审神者叹了口气,用袖子给他擦着眼泪。


  就算是去极化了,回来的也还是五虎退,实力已经变强了,但遇到关于审神者的事情还是容易边说边哭。


  审神者用袖子给他擦了擦眼泪,哄着他“乖啦,不哭哦,我只是有事情出去处理了一阵子,不要哭啊。”


  五虎退超懂事的笑起来,一边笑一边抽气着掉眼泪“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明明审神者大人回来了,我应该高兴才对……”


  他一边用长袖子擦着掉下来的眼泪,一边怕被嫌弃的解释着“对不起……我明明应该高兴的……不知道为什么……眼泪停不下来………………”


  五虎退的老虎舔了舔他的腿,但是五虎退的眼泪还是越滚越多“对不起……主人……我以为你不会回来了……”


  审神者觉得超奇怪的,但还是很心疼五虎退,毕竟是自己的初锻刀啊,不用那么坚强也是可以的,她抱起五虎退“那么是谁跟你说我不会回来了呢?”


  五虎退眼睛里溢满了泪水,一抽一答的说“……一期哥他们说的时候我听到了。”


  审神者内心顿时一个咯噔: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一期,竟然不会避开短刀吗???


  审神者摸摸五虎退的头发,他的发质蓬松而细长,是跟那只老虎不一样的柔软,之前五虎退有一次做了噩梦,一直哭了很久,是审神者抚摸着安慰他,直到他睡着的。


  五虎退被摸了一阵子,安静下来,大概是哭的有些用力,发泄出了之前的情绪,他打了个哈欠,有些困的样子,审神者此时才说“别听他们造谣,我去找他们麻烦去,五虎退乖乖去休息吧,回头我让他们来给你解释。”


  五虎退抱起极化的大老虎,朝审神者笑了笑就回去了,短刀们也都松了口气,回去了休息了。


  眼睛下面都有或多或少的黑眼圈,怕是一直绷紧神经等着自己回来,没怎么休息。


  审神者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问了庭院里站在桥上喂鱼的大包平,一期在哪儿就走了,大包平被审神者突然叫住吓了一跳,一包鱼食全掉进了池子里。


  审神者一路跑到大包平说的房间前,深呼一口气,然后一鼓作气拉开纸门“一!期!老子真是日了你了,你竟然跟你弟弟说……”


  然后她看见一屋子赤身裸体泡在室内温泉池的刀剑男士,责备的话顿时给忘了。


  审神者有个特点,脑子宕机不会影响动作的正常发挥。


  “对不起!雾很大我近视六百度一米以外人畜不分什么都没看见!”然后审神者又用同样的力道关上了纸门。


  她回过神突然在外面骂起来“一期一振!!!老子真是日了你了,你竟然跟你弟弟说我不回来了,我啥时候说不回来了,你就给我造谣。还有你们什么时候搞好了室内温泉池也不带我玩,真过分。”


  说完了审神者就跑了。


  当然跑了,不然等他们穿好衣服出来收拾自己么。


  骂完了刀就跑感觉真刺激。


  她回自己卧室的路上遇到了换好了内番服的长谷部。


  审神者幸福的瞬间变成熊猫,抱着奶爸长谷部的手就开始蹭。


  长谷部递了递肩头“是最近太累了吗?”


  审神者点点头,能省力一点是一点,能躺着绝不坐着。


  现世已经这么忙了,干嘛还要委屈自己,当然是想怎么来就怎么来,反正长谷部也不会介意的。


  长谷部一把抱起审神者“那么到卧室之前请先委屈在我身上睡吧。”


  审神者满意的嗯了一声,搂着长谷部的脖子就靠他肩上。


  啊,极化以后的长谷部真是太懂婶婶的心了,打哈欠就能准备好床铺的程度。


  等两人到了审神者卧室,长谷部一拉开纸门,审神者跳下来,两个人顿时陷入沉思。


  鹤丸国永睡在审神者的卧室的被子里,床头放着自己雪白的本体,枕头旁边是审神者凌乱的长袖睡衣。


  审神者沉思了一下指着鹤丸说“鹤丸·痴汉·国永?”


  鹤丸被声音吵醒也沉默的看着对方,突然才反应过来“不是的,我这样是有原因的。”


  审神者一副你说的神情。


  鹤丸领会了意思“我其实是来收集你掉床上的头发扎小人的。”


  不管是哪一个,审神者觉得都不太想接受这种解释,于是她跟极化的长谷部说“我的部,上次你不在他们几个欺负我,去揍他。”


  长谷部马上就冲了上去,一拳打在鹤丸脸上,审神者随后走过去捡起旁边的白色太刀,站在一边瞎指挥。


  “对对,长谷部抓他头发,对,加油揍。”


  “对,打他脸,揍眼睛,打鼻子。”


  开始是鹤丸挨了两拳,然后他反应过来了,就跟着审神者指挥的反揍长谷部,长谷部鼻子和脸颊挨了一拳,鹤丸的眼睛和胸口正中两拳。


  审神者抱着白色太刀往长谷部身后退,避免鹤丸拿到本体。


  鹤丸挡住长谷部的拳头,突然对着审神者说“主人别退太后面了,会被门槛绊倒的。”


  长谷部分心回头看了一眼审神者,审神者正坐在地上,一副乖巧可爱的样子。


  长谷部才发现被骗,打算回揍鹤丸,鹤丸怎么会放过这种机会,冲过了长谷部的警戒线冲向审神者,在审神者脸上亲了一下就带着自己的本体跑了。


  鹤丸远远的站在光里,白的快要消失了的喊着“下次我得手可就不是脸颊了哦。”


  然后怕长谷部追上他,跑了。


  长谷部过来问着审神者有没有受伤,审神者说没有。


  然后审神者懒病又犯了,跟长谷部要了个膝枕就躺在长谷部腿上玩手机,两个人闲聊着。


  “你说鹤丸到底什么毛病?扎小人这种事情对于不会巫术的人来说没什么用啊。”


  “不知道,但是鹤丸委托博多买了一些恋爱杂志,里面有用心上人头发做恋爱成功这样仪式的方法。”


  “……一个问题”


  “您请说。”


  “你为什么知道这么清楚。”


  “因为鹤丸当时问整个本丸,说是做成了小人,能够控制你回来。”


  “握草,好变态啊,万一我在洗澡,不冲泡沫就回来了???像个丧尸一样爬回来那种???”


  长谷部清咳一声“您不怕咒术吗?”


  审神者从面向长谷部肚子的方向转了个身,腿长就是好,转一圈都没掉出去,她手上回着现世的朋友的信息,一边跟长谷部闲聊“不会哦,这种杂志说的都不会成功的,因为要成功的小人不是那个步骤,不是真的咒术师,就算拿到头发做成了小人也没有用。”


  长谷部感觉就快要窥探到他们咒术失败的真相了,就打算接着问原因。


  但是审神者突然啧了一声,随后发起了语音“你又想骗我去加班,不去。”


  长谷部被打断了思路,低头看了看审神者的手机,手机前一条写着“老板不在,我们在会议室唱K,你来不?”


  长谷部还是问了出来“那为什么您不怕咒术呢?”


  审神者放下手机翻了半个头过来直溜溜的看着长谷部“因为我就是啊。”


  长谷部不明所以。


  审神者解释说“因为你们手里没有我的‘真名’,我的家族就懂一点,虽然我不会,但是家里人懂这个的给我改了名字,包括现世的身份证在内,都是‘假名’,只有根据出生年月日时分取定的那个‘真名’,才有咒术的力量。”


  长谷部心下一沉,看来没别的办法留住审神者了,这次要阻止她回去了。


  突然从卧室拐角出现一个男人,带着审神者的面具,走过卧室。


  审神者看了看那个面具和自己的衣服,跟对方打了个招呼“唷,这么早来上工啊,你这么勤奋,是下个假期作业也包给我了?”


  那个穿着审神者衣服,带着审神者面具的男人点了点头,然后开口给婶婶汇报进度“你的极短,除了包丁信浓小贞不动,别的都满级了,胁差也满级了,今天练极打吗?”


  婶婶点点头,指着长谷部说“这个男人今天归我了,你去练极短吧,再带上新来的练练。”


  那个男人点点头“那寒假作业就劳烦你了。”


  审神者转过头挥挥手“没事,各取所需。”


  长谷部叹了口气,还是问了出来“……他是谁?”


  审神者刚拿起手机,诧异的问“咦,他没给你们说嘛?那你们也给他开门??不怕来坏人吗???”


  长谷部忍住想揉婶婶脸的冲动“他有您给的审神者信物,不管是您的继承者还是当做别的审神者,我们是不能把他关在门外的。”


  审神者看着黑屏的手机沉默了一会儿“……我知道了,男人的自尊真是神奇的东西啊,长谷部。”


  长谷部迷惑的看着审神者,审神者觉得长谷部微微歪头的样子真的可爱。


  审神者接着点亮手机屏幕说“他是我隔壁邻居家的孩子,算是我弟弟吧,我跟他关系还不错,只是厌烦了一些事,然后交换了做。”


  长谷部一脸冷漠的问“…………比如”


  “他帮我肝刀,我给他写暑假作业,作业全包换我三个月的肝刀量,哦对了就从博多他们几个的升级就是他来做的,他还是隔壁XX荣耀的王者代打,大概觉得不想跟人说作业是我做的,也许有点丢脸,就一直没跟你们说他是谁。”


  长谷部又觉得心累,所以我们觉得被婶婶一声不响就抛弃了原来是错觉?!


  一点冰凉的感觉出现在长谷部的脖子上,长谷部低头看着用刀比划着他的审神者。


  “既然做了卧底,那么想好怎么死了吗?我亲爱的长谷部?”

 

评论(17)
热度(118)
© 禾数春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