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数春秋

蜜色酒 6.限锻(上)

刀剑乱舞乙女向。过渡章。

——————————————————————

  又过了一天。
  
  早上是雨林处理公务的时间。
  
  她早上安排了出阵和远征的人,依旧是加州清光带队出阵。
  
  昨晚她粗略的翻了一下狐之助提供的出阵数据,在第一部队里拿到了最多成绩的是那位笑起来哈哈哈的太刀三日月宗近,其次是太刀小狐丸,真是让人感叹不愧是有经验的刀剑男士。
  
  不过加州清光并不是一把光可爱就满足了的刀,审神者今天起得很早就是为了送他们出门,然后交代一下不要冒进。
  
  审神者睡眼惺忪爬出被窝,刚好第一部队吃了早饭在准备出阵,她就朝加州清光招招手,清光看见审神者来送他就很开心。
  
  清光跑过来说“主人是来跟我们一起出门的吗?”
  
  审神者揉了揉眼睛“这倒不是,我是文职型审神者,我不出阵的。”
  
  清光笑了笑“那主人是来送我们出阵的吗?”清光想着就像新婚的妻子送丈夫去上班一样,他心里美得都要飘花了。
  
  婶婶想了想送一个也是送两个也是送“差不多吧,清光是队长我来交代一下。你们出阵不要冒进,刀装掉光了就可以准备回来了,最多中伤就要回来。要是受了伤还没到敌军大本营,就走歪路直接回来就行,给对方一种你们找错了大本营的错觉。清光大俱利伽罗同田贯正国你们几个打刀比后面三个太刀速度快注意一下速度不要掉队,别的像不要孤军深入之类的我就不交代了,你们自己看着办。”
  
  清光笑着说“好的好的,我知道了”清光揽着审神者的肩膀低头亲了亲她的脸,一沾即走,离开了一段才回头跟审神者挥手告别“那我们走啦~”
  
  ……
  
  审神者等到第一部队都走掉了才发现清光站的位置有一些飘洒的樱花,其他人的反应也没注意到,希望大家不要误会才好。
  
  狐之助走过来询问审神者是不是要开始今天的工作。
  
  审神者问起今天有什么新的事情可以做,狐之助说起从今日开始限锻博多藤四郎。
  
  审神者觉得资源还够用,吃过早饭就去锻刀部屋了。
  
  刀匠还是捧着个茶笑眯眯的问着审神者“今天想要什么刀呢?”
  
  审神者想了想“可以的话来个大太刀好了,限时锻刀的话,资源消耗不起呢。”
  
  刀匠放下了茶杯“这次的博多藤四郎是短刀,审神者或许可以试试。”
  
  审神者“那我之后再说吧,今天先用all350这个资源配比,狐之助叼个加速过来。”
  
  刀匠丢了资源进去,看了看火候说了句恭喜,花了十几秒翻出一个牌子来,上面写着四小时。
  
  审神者不知道恭喜个啥,就示意狐之助叼个加速丢进去,加速化成灰,炉子里走出个熟人来。
  
  蓝色的衣服,头上坠着月色的房扭,眼里带着新月,飘落的樱花让审神者觉得好像出现了看见彩虹的幻觉。
  
  这不是三日月宗近嘛。
  
  审神者警惕的跟炉子里走出来说完自我介绍的三日月说“你先等等,我没决定做你主人。”
  
  然后她抓着狐之助窜出了锻刀部屋,等她走到锻刀部屋右边时问了狐之助一句“内部网能用吧。”
  
  狐之助点点头。
  
  审神者掏出一个手机来开始拨号“歪?棉姐吗?今天限锻你锻了吗?”
  
  那边的女声说“没啊,博多藤四郎上次限锻活动我拿到了,你咋了,倾家荡产了?先说好资源我不能借你的。”
  
  审神者说“啊,这次不是个问题,我出了一把三日月宗近,要不要留下来,上次你不是说每一种相同的一把就够了,多了家里的会不高兴的,就跟猫似得要打架的。”
  
  那边沉默了一下突然激动“打死欧皇分五花!你知道我花了多少资源才从厚樫山请出这个大佬,结果你上任政府就白送了这就算了,限锻就立马出了!……我不行了,长谷部拿个靠枕给我一下……”
  
  审神者望了望天,等对面代号为春风柔的女性平复了一下心情说“你一队怎么样了?要是你喜欢也可以留下来。”
  
  审神者还在望天“我一队三打刀三太刀,还在出阵,我是想要个大太刀提升战力来着,总不能让自己家的刀出去被人欺负了。不过三日月虽然很强也好用,但是两个三日月也不能一起出阵啊。”
  
  春风柔简直想掐死这家伙“……有就不错了好吗,不过你好像没被他颜值吸引啊,我看之前好多审神者都是他颜值下走狗呢。”
  
  审神者觉得有点心慌“……那你给个建议,留下来吗?我暂时不能让他出阵,一队还在出阵。”
  
  春风柔想了想“你觉得好用就先留着吧,也不急着做决定,反正你二队给他留个位置就行……不行了,人比人气死人,我心绞痛,挂了啊,你自己想。”
  
  审神者觉得也是,不太急做决定,先留着吧,反正迟早要养五十多个大男人,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
  
  等她收了手机准备站起来就发现三日月宗近也蹲在她旁边,笑眯眯的看着她。
  
  真尴尬。
  
  ……
  
  ……
  
  审神者先开口“……你怎么出来了…不是让你屋里等我吗?”
  
  那位美丽的太刀笑了笑“咦,是在屋里等的意思吗?私以为是出来等你答复的意思。因为是个老爷爷所以跟不上潮流了吗?哈哈哈。”
  
  因为对方太好看没法真正责怪他,审神者在心里吐槽一下自己这个颜狗,还是原谅了三日月。
  
  然后她带着三日月回去接着锻刀,目前第一部队还是需要一位大太刀来收尾。
  
  刀匠看了看审神者“接着锻刀吗?”
  
  审神者说“对”
  
  刀匠看了看她身后笑着的三日月宗近“那么资源配比还是用上次的吗?”看起来是一位笑容发自内心的三日月宗近,跟原本就在这里的那位容貌一样,但给人感觉完全不同。
  
  审神者说“今天还是需要一把大太刀,还是用all350吧,麻烦您了。”
  
  刀匠点了点头丢了资源,旁边的小狐狸吹了个加速进去,三小时的火里出现了和泉守兼定。
  
  刀匠看了看审神者失望的脸色问了句“仍是那样配比吗?”
  
  审神者点点头,觉得大概回头堀川国广应该很高兴和泉守兼定的到来。
  
  刀匠丢了两个炉子的资源,翻出两个两小时三十分的牌子,审神者的眼神变得期待了起来。
  
  大概因为她没什么架子,和泉守和三日月都跟着她蹲下来。
  
  和泉守之前做了自我介绍但是审神者没理他,觉得心里有点挫败,他蹲下来就看了看火跟审神者搭话试图证明自己还是流行的帅哥“我觉得这把你肯定能如愿的”
  
  三日月还是那副笑颜“我觉得会有惊喜哦。”
  
  审神者觉得这俩人跟短刀似的,然后她盘腿坐了下来,这俩人也有样学样盘腿坐了下来。
  
  审神者“……”,她想了想还是跟狐之助说“丢吧。”
  
  和泉守问着“丢什么啊?”狐之助叼着的加速吹进去,附带灵力的加速出现了太郎太刀,另一边是石切丸。
  
  和泉守看着审神者的脸色很开心就邀功“看吧,跟我许愿没错的,你看看多灵。”审神者嫌弃的瞪了他一眼,和泉守一副‘全都是我的功劳’的样子真的……好像她3岁的侄子。
  
  三日月打了个圆场“哈哈哈,这不是挺好的嘛。”
  
  刀匠问“恭喜审神者,那么这次还要锻刀吗?”
  
  审神者站起来活动了一下“不必了,那么下次再来打扰您。”
  
  刀匠觉得挺满意审神者见好就收的行为。
  
  审神者就带着和泉守、三日月、石切丸、太郎太刀走了,一路上和泉守超开心咋咋呼呼的一路问审神者着房子谁建的、谁住哪间、自己是不是单独一间,审神者觉得心好累,深感表姐带孩子不容易。
  
  审神者找到堀川国广,赶紧把他念叨的和泉守交给他“这孩子日常就交给你了,你可以的!堀川!加油!”
  
  堀川一脸茫然不知道审神者经历了什么,不过他看见昔日伙伴还是挺高兴的,就点了点头,审神者好像不太喜欢话多的人。
  
  这时出阵的第一部队暂时回来修整。
  
  审神者领着剩下的几个人去了三条刀派的房间,给原先就在这里的第一位三日月和小狐丸介绍了一下新来的石切丸和三日月还有太郎太刀,第二位三日月看见第一位三日月觉得很新奇,但是第一位三日月的笑颜看起来让人觉得有点阴森。
  
  审神者介绍了之后就说那么三日月就在太刀这边住下,石切丸和太郎在隔壁屋。今天出阵就此结束,她会调整一下出阵人员,明天再接着出阵。
  
  那边加州清光跑过来,一脸超开心的样子给了审神者一把大太刀,说是今天给审神者的礼物。
  
  审神者被清光笑容感染“清光真厉害,有什么想要的吗?”
  
  清光不好意思的嘟起嘴,大概是想要个亲吻。
  
  审神者轻轻吻了一下清光的脸,觉得清光就超可爱,然后她笑着对刀注入了灵力。
  
  ……走出来一位太郎太刀,审神者看着清光的脸不好意思把这个太郎塞回去,反正她也做不到。
  
  她觉得还是先留着,就让这位太郎跟石切丸他们一起住了。
  
  ……
  
  中午吃饭的时候,审神者觉得家里菜是不是不太够了,就问烛台切光忠“光啊,你会不会做海鲜啊?”
  
  烛台切听到这个称呼还是愣了一下,不过随后他还是笑着说“家里要开宴席了吗?可以的,尽管交给我吧。”
  
  审神者吃完饭以后打了个电话给隔壁镇守府的一位咸鱼提督“歪,咸鱼你还活着吗?”
  
  那边传来的女性声音有气无力的说“咸鱼还活着呢,你呢?”
  
  审神者简单说“还过得去,你那边活动忙不忙?”
  
  代号为【你爹中大奖】的女提督是审神者的好友“没呢,咸鱼无聊的抠脚,我又不拿甲。”
  
  审神者这边才说“哦。我想要点新鲜海鲜,有了以后让你家舰娘送过来吧。”
  
  对面提督安静了一会“……你不是海鲜过敏吗?”
  
  审神者突然想起来“哦,我给我家的刀吃,就我手下的刀剑男士,起码得给他们一种我能养得起他们的感觉,图个新鲜,吃不死的就行,各种都来点。回头给你打钱,你买点东西给你家舰娘慰劳一下,坐标邮件给你,传送到这个坐标就行。”
  
  对面的死鱼突然八卦“……哦~你吃了几个了,味道怎么样?”
  
  审神者模棱两可的说着“还行吧,反正吃不饱也饿不死。”
  
————————————————————————

清光大概在热恋的路上,药研可能是助理的那种感觉?

并不是和泉守和三日月厨,所以描写的时候会有一些主观印象,和泉守参考的是年轻男性到了新环境会有些兴奋到话多的性格。

就在这里的三日月和小狐丸是这个本丸上一位审神者的刀,虽然等级清空了,但是有一些战斗经验不会忘记,大概是一个前辈的印象。

锻出来的三日月会有一种很可爱的性格,甚至会跟婶婶一起胡闹也说不定,然后就是一直在这里的三日月会有些敌视新生的三日月,因为这是他过去的样子,但是也不会做什么,只是觉得新生的这一个太天真了,这里参考了【人类最讨厌的就是往昔的自己】这一点。

审神者是按照实用性来选择刀剑男士的,不过本身是一个很懒的人,所以会觉得和泉守话多有点麻烦,对刀剑男士会有一种介于工具和真人的态度,会习惯给他们奖励来鼓励他们为自己付出。

大概是这样,希望大家对他们有一个初步的印象,虽然目前或者后续对这种表现可能不够明显。

评论(8)
热度(36)
© 禾数春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