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数春秋

道系作者,更新随缘,嫖刀我all,坑多我喜,想起再更,没有本命。

三日月宗近和葫芦娃婶婶

三明和他的葫芦娃(划掉)
这才是我家的画风 
女审神者
三日月宗近相关本丸日常 
略有阴阳师元素。
总之介意慎入。
混更系列。
本来想喊爷爷的,总觉得喊不出口。。。就改成三明了。。。
说是女审神者,其实就是作者自己。 —————————————————————————————————————————————————————————— 
1
政府送来了三日月宗近和小狐丸。 
入手 
三日月:“我的名字是三日月宗近。嘛,身为天下五剑的其中一把,被说是最美的呢。诞生于十一世纪末。也就是说是个老爷爷了呢。哈哈哈”
婶婶埋头递刀装:“天下最美吗?可是就个人审美而言我觉得小狐丸更好看,我是白毛兽耳控。” 
……
婶婶成功摸小狐丸头以后:“啥,小狐丸头上耳朵是假的???” “失恋了失恋了,哎哟,我这经不起风浪的小心脏唷。” 
旁边围观的三日月:“哈哈哈,人类的感情确实脆弱呢。”
2
初次出阵以后
出阵人员(加州清光,大俱利伽罗,山伏国广,三日月宗近,小狐丸,太郎太刀)
婶婶看着出阵记录咋舌:“三日月你……说是最美,其实应该算是最强吧。” 
三日月“嘛,拿人钱财替人消灾阿,哈哈哈。不过目前本丸,拿誉最多就算强了嘛?”
婶婶目瞪口呆竖起大拇指:“大佬,强,无敌。” 
3
婶婶:“三日月三日月,然后呢,你和骨喰以前见过面吧,那以前的薙刀骨喰藤四郎是什么样的人,长头发短头发,比现在高还是矮(想到了萤丸),性格跟现在一样吗?”
三日月:“嘛,我不记得了,哈哈哈,毕竟我是个老爷爷了呢”
婶婶:“噫!”
4
婶婶:“三日月三日月,你这么迪奥(diao),我给你取个厉害的名字吧,叫三明怎么样?”
三日月:“哈哈哈,随你。”
5
婶婶突然嚎了一声“三明救我!” 
三日月就在隔壁匆匆忙忙赶过去一看:“怎么了,好像并没有很紧急的事情。”
婶婶因为咸鱼了很久只好抱住三日月的大腿“地下城80层二队打不过,呜哇——”(哇的一声哭出来.jpg)
三日月:“哈哈哈哈,出阵吗?甚好甚好。”
6
婶婶说要沾三日月的欧气所以三日月就睡在婶婶隔壁。 婶婶隔着墙就喊“三明!我那条蓝白裙子你看见没?!” 
三明“前天你洗了。” 
婶婶“三明!我簪花你看见没?!”
三明“昨天你放茶室了。”
婶婶“三明!我睡不着!” 
三明“再不睡觉就该饿了。”
距离不远听到了全程对话的藤四郎们。 
乱“妈!我衣服呢?” 
药研“洗了。” 
乱“妈!我簪花呢?” 
药研“桌上。” 
乱“妈!我睡不着!” 
药研“那你别睡了。” 
乱“喂,药研你怎么不按剧本来。” 
一群藤四郎捂嘴笑了一晚上。 
7
婶婶:“大佬,我诚心诚意请教一个问题。”
三日月“嗯?” 
婶婶“如何治好见一个白毛爱一个兽耳的毛病。” 
三日月:“苹果和梨,选?” 
婶婶“梨” 
三日月“樱桃和牡丹饼” 
婶婶“樱桃” 
三日月“妖狐和小狐丸”
婶婶“妖狐”
三日月“茨木童子和妖狐”
婶婶“茨木”
三日月“妖狐和茨木童子” 
婶婶“茨木” 
三日月“三选二,你喜欢茨木童子。”
婶婶“大佬,牛!”
…… 
婶婶“等等你怎么知道我做了阴阳师!” 
三日月“因为我是大佬啊” 
婶婶“对哦”
…… 
婶婶“对个屁你看了我式神录。”
(里面茨木六星,妖狐三星) 
8
婶婶“大佬,你看我这三明婶的文有没有问题?” 
三明“总体来说没有。”
婶婶:“哦,那我给红红发过去了。” 
三明“但是。” 
婶婶“但是啥,你说话能不能不大喘气。” 
三明“我眯眼是看不见眼里的新月的,我眼里的月亮也不能发光。” 
婶婶“原来如此” 
…… 
婶婶“此个屁,我不听,我不改,我最酷。” 
(此处说的是上一篇,最终的三日月,这篇文,嗯,三明婶,不吃的就别看了。)

写到8比较吉利就不写了。 大家晚安。
手机好像放不了图。
表情的话婶婶喊三明就是喊妈表情的那种。


如果我还记得,回头电脑改再加表情进去。

评论(6)
热度(46)
© 禾数春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