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数春秋

因为作者不想绑定手机所以坑了

【刀乙女点文1】最终的三日月

  刀剑乱舞乙女向点文1 最终的三日月
  
  三日月宗近X女审神者,带点幼女车的肉渣。
  
  脑洞归属:红红,我只负责加工润色
  
  观看前注意要素:养成,黑化,欺骗,灵力压制,病态依恋。
  
  短小不精悍。
  
  都能接受√
  
  
  
  不能接受就别看了,反正我写的也不好,要是有人喷我,我会骂人的。超凶哦。
  
  ——————————————————————————————————————————————————————————————————————————————
  
  “三日月,请你抱我吧”眼前的小姑娘这样请求着。
  
  那样永恒的美丽男子笑了笑答应了。
  
  开始脱了衣服露出有些狰狞的肉刃刺入小姑娘奉献的花谷中,没有任何前[表情]戏也没有甜言蜜语。
  
  小姑娘却仿佛溺水抱着唯一的浮木一般,在性[表情]欲的浪潮里沉沉浮浮,痛苦又放不开手。
  
  明明身下就是床褥,一定要半浮空夹着三日月的腰在颠簸。
  
  小姑娘疼得满脸泪水也不愿意放开三日月的手,终于在三日月满足以后沉沉进入梦境。
  
  梦境里是一个完整的本丸,是的,小姑娘曾经是一位审神者,自从她意外受伤以后,灵力不断在流失,原本很热闹的本丸只剩下了最后一位刀剑男士——三日月宗近。
  
  小姑娘梦见了从前她的初始刀,初锻刀,还有很多能够叫出名字的刀剑男士,总是很担心审神者的压切长谷部,有很多弟弟的一期一振,看起来不高兴其实很温柔的大典太光世,总是闭眼的数珠丸恒次,还有与三日月同是三条刀派的今剑,神社神刀石切丸,毛发蓬松的小狐丸,总是跟今剑在一起的岩融。
  
  还有在地下沉眠千两箱活动里寻找到的可以带来很多小判的博多藤四郎,爱撒娇的信浓藤四郎,总觉得自己还能长高的后藤藤四郎,嘴上总说着喜欢人妻和糖果点心的包丁藤四郎。
  
  擅长做菜的烛台切光忠,还有跟他关系很好的大俱利伽罗,鹤丸国永,太鼓钟贞宗。
  
  ……
  
  不过现在都没有了,其实并不是碎刀了,只是他们都因为没有灵力供应变回了刀。小姑娘再也不用出阵远征演练内番,政府安排年幼的小姑娘在本丸继续生长,现在她只有三日月宗近了,这位永恒美貌的天下五剑。
  
  她和别的审神者不一样,小姑娘是三日月养大的审神者,她作为审神者的时间比认识三日月还要短。
  
  她刚学会走路的时候就来到了本丸,因为拥有灵力所以被时之政府认养,当时她并不适合直接开始审神者的职务。因为小姑娘并不知道审神者意味着什么,只是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很不安,政府给了她三日月宗近和小狐丸作为陪伴,但是小姑娘灵力不稳定,只能让三日月显化。

  三日月有些老爷爷的样子,小姑娘很亲近他,时常就拉着三日月撒娇,走累了或者不想走就摇着三日月的袖子,袖子上坠着的流苏一晃一晃的,三日月哈哈哈的笑了笑,就把小姑娘抱到手上。

  …………

  后来小姑娘就任审神者,小狐丸才从刀剑里面显化出来,合着后来才选择的初始刀,初锻刀,还有更多更多的刀剑男士。

  三日月后来认为主君应该有主君的样子,不应该一味的让别人看见主君依赖他的样子,就再也没有抱过小姑娘。

  不过小姑娘也不觉得寂寞,因为有很多人围着她。

  最开始小姑娘怎么也安排不好出阵的事情,做的不好就会撒娇,大家没办法只好自己来努力,其中会不断提点大家,俨然一位老族长的是三日月宗近。

  地下城任务里,小姑娘的刀练度不够,多数被击退的时候,坚持到最后让小姑娘险险完成任务的是三日月宗近。

  战力扩充里,保护着练度较低的短刀们寻找新伙伴的,也是三日月宗近。

  在秘宝里领导大家在迷雾里前进还照顾速度较慢的大太刀的,也是三日月宗近。

  虽然他总是说着“拿了多少工资就干多少活吧”,就好像小姑娘会给他小判做奖金一样。

  短刀们喜欢撒娇,药研长谷部和烛台切之外的刀剑男士也特别宠爱审神者,觉得她年幼,在人类的幼年期就没有得到很好的照顾,因此大家都很照顾她,小姑娘撒娇技能更是熟极而流。

  只是等到越来越多的刀剑男士练度满了以后,三日月再也没有等到小姑娘来找他撒娇说自己又要完不成任务了,那样嘟着嘴摇着三日月的手朝他摆出祈求的姿态,然后在三日月看似无奈的答应以后用力的啪叽一口啜在三日月脸上。
  

  ……
  这么说起来最初和最终陪伴在她身边的都是三日月宗近啊。
  
  因为幸福的时候不觉得获得什么重要的东西,失去时候才会格外悔恨。

  如果一开始就什么都没有,也什么都没有得到,不会失望,等到得到了世界,然后再失去,就再也不能失去什么,她会狠狠地抓[表情]住仅有的东西,哪怕被刀刃割得鲜血淋漓。
  
  三日月对小姑娘来说非比寻常,甚至不惜一切她也会满足三日月的愿望。
  
  又是哭着惊醒的小姑娘,醒来第一时间就是去寻找三日月宗近。以往她醒来,三日月都会在她身边陪伴她。
  
  可是这次她跑遍整个本丸重要的地方也没有找到,不在锻刀部屋,不在刀装部屋,不在庭院里,也不在茶室。
  
  会在哪里呢,惊恐的小姑娘生怕这位最后的刀剑男士也离她而去。
  
  这样她就变回刚出生的样子了,孑然一身的小姑娘。
  
  除了自己,什么也没有,什么也没有留下。
  
  没有人会保护自己,没有人会陪伴自己,孤零零的。

  开心没有人知道,死去也不会有人知道。
  
  ……
  
  最终在厨房面前的三日月听到声音朝小姑娘走了过去。
  
  “别哭呀,我的辉夜姬。”
  
  “我以为连你也离开了。”小姑娘憋住的眼泪终于大颗大颗的滚落下来。
  
  “哈哈哈我只是去给厨房的式神们吩咐一下今天的事情而已,我是不会离开的。”
  
 


链接依旧走评论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97683584355726

手机用户找评论第一条链接
电脑用户自行复制粘贴。
谢谢。

  
  
  

评论(29)
热度(92)
© 禾数春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