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数春秋

不吃腐,车存放微博ID禾数春秋
只有乙女粮。
看文之前请看好注意事项。
蜜色酒有同步在龙马(海棠)更新。
大概一个月活跃两次。
坑多粮杂,主刀剑乱舞,略有梦百和阴阳师以及少女前线。
脑洞很大,不能吃的就当不存在,不接受对于已经固定的写作类型和cp的各种限定,不喜欢你说了我也不会改。

全本丸都关爱不动行光
  
  不动行光中心日常,OOC我觉得有些,内有博多婶,乙女向日常。
  
  不吃乙女的话现在走还来得及。
  
 答应 @Apu. 写的自家不动日常。 ————————————————————————————————————————
  
  “嗝……这样好吗?让没用的刀当队长。”
  
  婶婶看了看出阵表,对拿着酒的不动说“不喜欢出阵吗,没关系。”
  
  婶婶用手指了指队伍最后一位,不动看过去,是一位戴着红框眼镜的短刀。不动行光因为平常不用出阵远征内番,经常和次郎太刀日本号厮混,今日喝得有些微醺,谁知审神者突然想起他来,找了他点了点人数就要出阵,不动行光心想还有近视的刀呢,好像很眼熟又没见过的样子。
  
  审神者说“我也没指望你们能做的有多好,比他好就行。”
  
  不动行光心想这把刀真可怜,被审神者针对了,日子可真不好过。
  
  队伍里几个藤四郎面色奇怪的看着审神者,小贞则跃跃欲试。
  
  直到出阵不动才注意到,婶婶说的那位是刚刚极化回来的博多藤四郎,因为带了个帽子所以不动没认出来。
  
  等到出阵回来。
  
  婶婶看了看统计表,念着
  “一个极化的博多和五个没极化的短刀出阵,博多你竟然一次誉也没抢到,还一个人被打成轻伤。”
  
  “嗝……”不动行光做队长拿到了最多的誉,其次是练度最低的包丁藤四郎。
  
  婶婶边看数据边叹气
    “博多我觉得我们不是很合适,要不离婚吧”
  
  博多顿时欲言又止“可是……”
  
  婶婶看着旁边的不动行光觉得很满意,就拿来做表率教育各位短刀:“看!不动行光!织田信长的爱刀!他都说自己没用!也就是说没用全力就抢了你们誉!羞不羞愧,羞不羞耻,丢不丢刀!”
  
  “我都没脸说你们了,对,就你,博多藤四郎小朋友,你来解释一下,为什么极化修行回来你还不如新来的包丁小可爱……唉,这也许就是命吧,咱好不容易决定嫁一个刀,还是个没用的刀。”婶婶说到这里还装模作样的擦了擦根本不存在的眼泪。
  
  不动行光听到这里就不乐意了:“喂,你这个人,就连(没用的刀)这个称号也要跟我抢吗?”
  
  婶婶回头用溺爱的眼光看着不动行光:“我没想过跟你抢啊,主要这里”婶婶比划了一下室内的几个短刀“就你最厉害不是吗?”
  几个短刀配合的点点头,只有被点名的博多看起来有点受打击。
  不动行光貌似满足的又打了个酒嗝。
  
  婶婶演表情演的一本满足,就跟信浓包丁后藤小贞说“其实也没别的事了,你们要是有事情就先去忙吧,博多留下来就行了。”
  
  大家应了一声散了,小贞走前还跟婶婶比了个OK的手势,表示一切准备妥当了。。
  
  不动行光还特地问了句“那我接着去找次郎他们喝酒也可以吧?”
  
  婶婶说了句“你高兴就行,反正你已经满练度了,也轮不到你远征,想去就去吧。”
  
  不动行光就很高兴还问了句“那我今天可以多问大家要几个下酒菜吗?”
  
  婶婶就很好奇“可以啊,我也没限制你喝多少,万一我找你出阵呢,你悠着点啊,不过歌仙那边有新果子,烛台切好像做了新菜。”
  
  不动早就跑出去了,远远的应了一声。
  
  大家走了之后,博多很委屈的说“我不是故意的”
  
  婶婶说“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
  
  博多更委屈了,眼泪包在眼睛里打转,又碍着要维持男子汉的形象不敢哭,无声的指责婶婶还拿他开玩笑。
  
  婶婶看到这里也是觉得有点过分了,抱着博多哄他:“没有别人了,哭出来也没关系的。”
  
  博多憋了半天终于忍不住眼泪了哼了两声掩饰“那个……我们根本没有结婚啊……”
  
  婶婶一副关爱傻子的眼神“那要不我们俩现场结婚,然后再离?”
  
  博多脸上有些薄红,有些害羞又有些生气:“你怎么把这种事情当做游戏一样……认真一点啊……”
  
  婶婶抱着博多顺了顺毛,把头抵在博多肩上“我很认真的啊,你今天碎了我12个金重步8个金铳,对不对?”
  
  博多顿时泄了气“是的”
  
  婶婶掰着博多手指接着算账“还有给你用了2000木炭砥石玉刚冷却材,还有手伝札。”
  
  博多没话说了,眼泪汪汪的看着婶婶,满是歉意。
  
  婶婶做了总结“那你除了跟我结婚还能做别的补偿吗?不能了吧?”
  
  博多咬着唇点点头。
  
  婶婶一副(被我吃的死死的就对了)的样子也点点头“那你准备一下,一会儿我去跟大家说一声我俩结婚了。”
  
  博多才反应过来“啊……不是之后要离婚的吗?”
  
  婶婶一副得意洋洋的笑脸“我不同意离婚啊,单方面宣布离婚是没有用的哦,当了我的人还想跑?”
  
  婶婶抱着博多的头发就是一顿乱揉,博多哼哼几声打算反抗,他的眼镜都掉在一边,仍旧只顾着和婶婶满室乱跑。
  
  两人疯了一会儿。长谷部过来说不动行光最近没有再提织田信长了,好像心情好了不少。
  
  博多和婶婶对视笑了笑,今天的不动行光也被大家关爱着呢。
  
  

  

  没错,就是大家哄不动开心的,时不时就拉出来丢去出阵刷花。

评论(6)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