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数春秋

不吃腐,车存放微博ID禾数春秋
只有乙女粮。
看文之前请看好注意事项。
蜜色酒有同步在龙马(海棠)更新。
大概一个月活跃两次。
坑多粮杂,主刀剑乱舞,略有梦百和阴阳师以及少女前线。
脑洞很大,不能吃的就当不存在,不接受对于已经固定的写作类型和cp的各种限定,不喜欢你说了我也不会改。

对国服开了的想象


女审神者,日常向。
作者西南人对方言了解不多,嗯,如果有错误还请多指教。
混更作品。
1
  (老朽三日月宗近)
审神者:吓到我了,赔钱。
2
北京审神者
(三明儿!今儿你内番又不做了是不是!)
(三明儿!你哪儿呢!今儿个该你出阵了,老头儿!哪儿呢哪儿呢?)
3
四川审神者(庭院)
大丁丁猫是说大蜻蜓的意思
五虎退:锅锅!你瞅辣边有郭大丁丁猫!
(哥哥!你看那边有个大蜻蜓!)
窜出来的一期:谁教你说这种话的!
乱:我滴锅,你出来嚇死劳资咯。
(我的哥,你出来吓死我了。)
4
湖南审神者(演练场)
审神者“嘿!劳资信了邪!我还以为对面不阔能是逆行!”
(嘿!我中了邪了!我还以为对面不可能是逆行阵!)
5
东北审神者
审神者听到三日月自称是俺很激动。
审神者:俺们都是一个屯里出来滴,以后你我就罩着了
审神者:以后搁这儿给人欺负了,憋跟人瞎BB,抡刀就上,后果我担着
三日月:哈哈哈哈(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微笑就好对吧)
6
(岩融3图带小短刀中,其他时候短刀们很容易受伤,所以决定这次就试试主上说的嘲讽大法)
岩融:“嘿!对面的孙贼!”
战斗结束。
岩融(重伤):???

一些奇妙的误会
1
跟着审神者去逛街帮忙拿东西的小夜
审神者:今天我们加一道夫妻肺片做菜,小夜喜不喜欢啊。
小夜看着对面的情侣拔出了刀
审神者:不是啊小夜我说的是刚买的菜。
2
审神者:今天大家出阵很努力啊,我给大家加餐吧,今天我简单做个麻婆豆腐。
歌仙:这不风雅!
一期欲言又止,回头跟弟弟们说别吃这个。
青江:麻婆是谁?
3
偏好大概是四川重庆是麻辣,贵州酸辣,湖南香辣。
因为刀刀们口味比较清淡,所以嗜好酸辣的审神者浑身难受魂不守舍。
又不好明说让刀刀们都跟着自己吃酸辣,只好委婉说自己想吃酸辣的东西。
鹤丸:听说酸儿辣女……
乱:看来是双胞胎呢。
烛台切:可是主上还很小啊。(就算是人类老婆婆你也会觉得小啊。)
青江:所以说是谁的呢?
长谷部:不管是谁都由我来压切,敢对主出手的人绝不放过。
路过的审神者:你们内心戏好多,我家就吃酸辣的啊。

评论(41)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