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数春秋

【昏君婶脱衣游戏,心机刀累睡婶婶】【上】

没有车。女审神者。应该是乙女向日常。
一个非常有病的脑洞,群里几个都支持我写那就写好了。
前面两个车(17和药研)都是睡前开的,开着开着就进沟了,所以结局大家都知道了。
婶婶没有人设,欢迎带入。
说是短刀,但是里面会有萤丸,本来想写小个子,但是感觉也不合适。也许会用刀宝宝来代替。
自己宠出来的刀宝宝怎么都要宠下去。
我跟乱讲和了。
不喜欢的就不要看了,你好我也好。

——————————————————————————————————————
今日的婶婶也没有出门来吃早饭。
短刀们和萤丸都很失望,长谷部很担心婶婶的身体长时间不运动,会引发疾病。
本丸的婶婶从前经常跟他们一起玩。
但是自从换了冬景以后婶婶再也没出过房门,整日在屋里看书睡觉打游戏。
虽然也没耽误出阵远征,但是躺久了确实不太好。
一期也很担心婶婶,就让没有出阵远征任务的短刀和萤丸去给婶婶送早点。

此时婶婶因为没人管着,前一天熬了夜正在补眠。
被短刀叫醒以后随便吃了点东西就又躺下了,药研扶起婶婶,想让她坐好,婶婶直接瘫在药研身上,可能是被药研的装甲和绳子咯着了,往后躺就直接倒进了乱的怀里。
信浓嚷着“大将怀里毫无防备哦”就扑进了婶婶怀里。
其他的刀刀觉得粟田口家的太狡猾了叫嚷着也要跟婶婶玩,于是一个个抱住婶婶,围成了一团,打闹之中成功把婶婶从被炉里拖出来,滚作一团散落在被炉外。
婶婶躺在地板上被低于被炉里的空气一吹,清醒了许多,但整个人还是恹恹的,看着自己宠爱的刀宝宝们又发不出脾气。
婶婶就问他们“你们到底想做什么?”
乱马上就开口“呐,主上,来陪我们玩嘛”
接着是一串“来陪我们玩嘛”
药研和博多想了想跟粟田口的兄弟们说“不可以让主上(大将)为难啊”
小夜则看似理智得多“不可以陪我们玩吗?”
爱染和萤丸什么都没说,就盯着婶婶露出渴望的眼神。
婶婶受不了那种冒星星一样的眼神败下阵来。坏笑着说“那好啊,不过我游戏的规则我来定。不可以走出这个房间,你们也不可以出去,然后我蒙上眼睛来抓你们,抓到的人必须脱掉一件衣服。”
刀宝宝们面面相觑说,“让我们回去准备一下吧,我们的本体和装甲都放下,然后准备好了就过来可以吗,主上。”
婶婶刚吃完饭打算坐会消食,就挥挥手让他们顺便把碗带走拿去洗了。
……
回去的路上博多偷偷问乱“我们是不是给主上增加点难度,好让她多活动活动。”
乱出主意“不能算装甲片和本体的话,那就多穿点!”
厚说“那我盔甲一部分算一件”
药研说“那我棉纱布和剪刀也各算一件”
小夜问药研有没有多余纱布他要缠遍全身,还带起了修行的斗笠。
五虎退从小夜的斗笠那里得到灵感,把帽子也戴上了,还带着大老虎。
后藤也找出了帽子。
信浓直接多绑了几个腿环。
乱甚至用发带扎起了头发打算发带也算一件“衣物”。
爱染看见以后又拿了几件短袖T套在原本的T衫外面。
萤丸看爱染这个样子多穿了几双袜子。
平野和前田相互借了对方的衣服又加了几件。
秋田往盔甲里塞了好几件衣服。
包丁把包里的糖果换成了手绢和小件衣物。
乱看着萤丸若有所思,又套了几条丝袜。
最可怕的是太古钟,他那彩色的羽毛扎了自己一头。
……
等到刀宝宝们回来了。
博多问乱准备的是不是万无一失,乱比了个OK的手势,小声说着我丝袜就有五条,不怕婶婶不上当。
因为乱一进来就给婶婶戴上了纱巾,她只是发现刀宝宝们戴上了帽子,可能因为天冷多加了衣服,没感觉到他们的阴谋,就让刀宝宝们收了被炉,系好乱带来的纱巾,蒙住眼睛开始了脱衣游戏。
虽然婶婶在的屋子没有多大,但是短刀的速度本来就比婶婶快,屋子里本就适合灵活的他们,从池田屋走过的他们都经历过室内战,更别说极化的短刀占了大半。
刀宝宝们笑着分散在屋里各处,爱染还举着萤丸跑,五虎退直接让小夜和爱染举着萤丸爬上了大老虎。
婶婶一个都没抓住,嚷着不干了,你们都比我快,不玩了不玩了,没意思,就坐在地上喘气。
这时候站在博多旁边的乱假装被推了一下,倒退嚷着“哎呀,谁推我”,倒在了婶婶附近,被婶婶抱了个满怀。他边演边说着“哎呀药研你怎么这样,呐,既然被抓住就没办法了,我把扎头发的发带取下来吧。”
婶婶一看得手“嘿嘿嘿嘿”笑的不怀好意,摸了一把乱的绝对领域,又抓起一把乱的头发闻了闻,夸了夸乱洗发用的香波气味很好闻。
别的刀刀看见了都觉得乱太狡猾了,抗议的说不公平。
乱就提议到“那我们来增加难度吧,进入内乱模式,大家跑的时候可以推人哦,不过要小心不要受伤。”
婶婶自然是举双手赞成,其他刀刀也觉得没意见。
然后就造成了各种意外。
比方说“被博多推的药研”这个被摸了小腿摘下了帽子,“掉下大老虎的萤丸”这个被拆了短袜还被摸了大腿,“被乱反击推的博多”这个被打了屁股摘掉了眼镜,“给萤丸挡了一下的爱染”被撕下了鼻子上的创口贴还摸了一下腰,不说话但一脸兴奋的包丁被解开了领带摸了摸头,“不小心”被摸到的小夜被拆下了斗笠,嘲笑别人却被抓住的小贞被摘了小羽毛,平野和前田都是帽子,秋田被抓到腿然后被脱了腰腹上的兜甲,散落了藏在里面意图蒙混过关的衣服,后藤被摘下了外套,厚被勒令脱了盔甲不然就不玩了。
刀宝宝们白送了一波。
然而婶婶得意以后发现不是百分百能抓到刀宝宝们了又耍赖,要求抓到一次脱两样,刀刀们就说那你得猜中是谁,猜中脱两件,猜不中脱一件。
然后婶婶被换上了完全不透光的领带。

评论(20)
热度(121)
© 禾数春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