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数春秋

不吃腐,车存放微博ID禾数春秋
只有乙女粮。
看文之前请看好注意事项。
蜜色酒有同步在龙马(海棠)更新。
大概一个月活跃两次。
坑多粮杂,主刀剑乱舞,略有梦百和阴阳师以及少女前线。
脑洞很大,不能吃的就当不存在,不接受对于已经固定的写作类型和cp的各种限定,不喜欢你说了我也不会改。

【本丸日常1】要跟我一起乱吗?不。


乱藤四郎相关。大概是本丸日常。没有车。
如何气死婶婶现场教学。
你们这是逼我爬坑系列
沉迷少女前线刷币和阴阳师刷御魂。妖狐管狐三尾狐真好看啊,口水。
取材于本丸真实案例。女审。
不喜欢就不要往下看了,以免受到伤害。
婶婶平时就很毒舌(说话有点难听),其实是个有原则的人,刀刀们学到了毒舌,以为是婶婶会喜欢的(理性大人形象)。
自家刀刀,形象会有偏差。。。我也不知道算不算ooc,并不是角色黑。
并没有帅气的刀刀,单纯想写全本丸给沉迷阴阳师的婶婶背锅。
乱的那一部分是真实遇到的。
总结来说是溺爱刀刀的婶婶。
【寒叶飘逸洒满我的脸,吾刀叛逆伤透我的心。】


——————————————————————————————————————
自从江户城战场开放以来,战斗不利比比皆是,但是审神者没有任何一次像现在一样愤怒。
刚刚下战场进行完手入,审神者就把主角叫进了办公间。
“乱藤四郎你进来!”
“嗳~”
“你说说你今天是怎么回事。”
“就如同您所见啊,被我的魅力迷住了吗?”
“你所谓的魅力就是樱吹雪状态满刀装被敌太刀一击重伤?你可是极化短刀,你看看你身上的刀装一个都没有掉,还是两个金刀装!面对苦无都没见你这样过。”
“这样不行吗”
“当然不行了,你平时戳不出金刀装就算了,远程金刀装到了你手里跟一次性的一样上手就炸这也就算了,好歹还有爱染会搓,这次如果你不能表现出极化修行的实力,我就不会让你出阵江户城了。”
“嗨一~”乱藤四郎并不在意,还是用着原本惹人怜爱的重伤姿态走了。
然而情况并没有好转,乱藤四郎被审神者撤下了第一部队,审神者把位置给了萤丸。
虽然个头差不多但是萤丸总是追不上极化的短刀们,而且,这次是短刀们集体出了问题。
审神者这天送了五虎退出门修行。
不管是谁家的短刀做近侍,锻出来的刀都是乱藤四郎,一连三天,都是这样。
“爱染啊,你们为什么总能锻出来乱藤四郎?”审神者仿佛闲谈的问了问。
“不好用的刀,换掉就可以了,这不是您的一贯做法吗?”爱染看不出情绪的眼睛一直看着审神者。
“你这是对我有意见吗?”审神者眉头皱了皱,极化修行只能由第一把这样的刀出去,她连带守重伤出击数量都几乎没有,不可能碎掉乱藤四郎。
“不敢,您是主,我们是刀,您要怎么处理您的刀,轮不到我们来说话。”爱染行了大礼,退到了竹帘外侯着。
“……”审神者憋着一口气不知道找谁倾诉。
————————————————
“一期,诚如你所见,最近粟田口和其他刀派的短刀做法我十分不喜,不知道你是不是可以问问那边是个什么情况。”审神者决定找短刀的哥哥们谈谈。
“主上,我觉得弟弟们的做法并没有什么能指正的地方,毕竟配得上主人,被磨短也是正常的,不够锋利的刀,配不上主人也是正常的。”审神者怔怔的看着一期一振,她心中爱护弟弟的好哥哥形象出现了裂缝。
“如果没有别的事,我就回去照看我的弟弟们了”审神者仍在出神的想着事情,连一期离开了也没有反应。
————————————————
这个本丸建立的时间很短,审神者忙于出阵,不到半年,出阵数字便达到了四万。
满级的刀剑经常被派出去远征,象征审神者看不见摸不着的气运的欧刀,审神者也尽数收入囊中,总体刀剑没有低于50的练度,作为主力的大太刀太刀,满级的刀剑男士可以塞满四个队伍还有多。
这也导致,审神者和刀剑男士们相处时间太短,到了所谓磨合期。
然而审神者比较年轻,一心只想完成工作,急于求成,并没有跟刀剑男士们交心的经验,她对短刀又格外宠爱,相处久了短刀竟学会了她那样讨人厌的说话方式,造成了今天这种局面。
其实也并不是什么大问题,坐下来好好聊一聊就行了,然而审神者找不到方向解决问题,这个问题就一直搁置着。
审神者其实很忙,她有各种各样世界的职务,她要成为什么职务,都是随自己高兴。
直到有一天,审神者被关在了门外。
——————————————————————————————————
开始她觉得是灵力链接问题,导致通道不稳定,结果她在本丸门口召唤出了小纸人扫地工。
本丸门里稀稀疏疏的有些小声说话的声音,审神者就听着熟悉的声音,一个个开始点名。
“乱,前田,平野,厚,爱染,今剑,我听到你们声音了,来开门”
“主上,一期哥说不能给你开门。”
“大家说惯着您,您就不回来了”
“大家说要给您一点教训”
“作为您跟WA2000小姐结婚誓约的惩罚”
“还有您跟妖狐先生的亲密接触”
“还有您追求茨木童子的惩罚”
“你都没有给我们梳过头”
“还给三尾狐小姐她们做了吃的”
……
“说完没有”审神者听似语气平淡的打断了他们的指责。
备受宠爱的第一部队在门后面面相觑。
审神者越是生气,语气越是冷漠。这个习惯没有刀剑男士知道,因为她从未对他们发过脾气。
“厚,你去把一期叫来,今剑你自己听着, 爱染你去叫萤丸来。”
“……主上,他们一直都在的”前田小声说着。
“那正好,我就直说了。”
“你们不过是我的刀,我爱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我没有对你们不好,没有放置不管,没有不给手入,没有出阵碎刀,我问心无愧。我要做什么事情轮不到你们指指点点,我喜欢做什么,就做什么。爱开门不开门,省的我以后还回来。以前我问过你们想要什么样的职务,有的刀告诉我是家臣,有的说只是刀,没有一个说要成为人,但我一直都把你们当朋友。既然你们已经觉得不需要我了,那没关系,我不会再来了,毕竟朋友就是相互需要才在一起的。没什么事别守着了,我回去跟小姐姐们玩耍了。希望我下次见到你们,不要再这么任性了,毕竟这里并不是我第一个本丸。”
审神者说完就带着小纸人扫地工走了,门后的刀刀们面面相觑了一会,打开门也没有见到审神者跳出来说骗你们的那是气话的身影。

————————————————————————
本来遇到乱这种事情我确实挺生气的,今天想起日兼太太说两岁的刀精不吃脚就谢天谢地那条微博,给我逗笑了。
看我文的应该都知道还有2,下一章题目透露一下,叫做    狐狸争宠大作战   。
单纯挂乱这种搞事的行为,好刀刀不要学。

评论(1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