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数春秋

【药婶】写给一期一振关于恋爱的自我反省(1)

女审神者☞药研藤四郎
婶婶有名字,不过并不重要。我就是为了区分我家女儿。
本丸没有一期一振,要说为什么因为我本来就没有。(抠鼻.jpg)
所以这里的一期一振表示婶内心最后的节操(?)
因为蠢作者看不懂日语还强行要玩刀剑乱舞,如果有任何不适(ooc)请立即关闭此页面。
今天明天要是作者没有完结这篇那肯定就没更新了,毕竟作者晚期拖延症。如果想要掉落更新请不客气的给我留评论,如果觉得这个药研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也欢迎讨论。
以上没问题那么开始。









当所有刀剑男士都意识到少女最近不在状态的时候,审神者已经恍惚了好几天了。

最开始只是不停的去手入室,然后看着并没有受伤的刀剑才满脸疑惑的从手入室出来。

接下来就是连吃饭也没有了感觉,光忠做的饭菜全都吃光了,还吃了近侍药研的汤,然后吃完站起来伸展一下饱的差点吐了出来。

大家开始只是觉得少女没睡好,近侍药研藤四郎就催着少女去休息,没想到过了几天,她的状态更严重了。

带着lv60+的短刀们出战大阪城地下易40层,刚出战第一战才想起这可是大阪城易40碎刀层,就急匆匆带着短刀往回走。
带着一组lv99的太刀大太刀去了函馆,打完了还问怎么只有两个溯行军据点。
想给髭切顺顺毛结果没给他刀装就去了函馆,然后lv1的源氏重宝顺利爆出了真剑必杀。

用江雪的话来说,这简直是地狱啊。

虽然婶婶很努力想要摆脱这种状态,可是她的黑眼圈还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长。
大家的帮助也没有什么用。
烛台切做的有助于睡眠的药膳审神者吃了,长谷部温的睡前牛奶审神者也喝了,乱做了放有葵花子莲子核桃的小香囊让审神者多闻闻味道审神者也带着了,歌仙和次郎甚至拿来了沉眠香。
这不是早睡的问题,作为近侍的药研藤四郎知道,审神者根本是睡不安稳,被各位有助于睡眠的东西喂养支撑不住了沉沉睡去,没过多久就突然惊醒,直到天亮,害怕自己担心她,什么都不说装作还在睡觉的样子偷看自己。但是啊,药研藤四郎这样的短刀,夜幕降临下感官更加敏感,就算是三条大桥那一头的高速枪,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但是审神者到底为什么担忧着呢。
药研藤四郎说审神者只是忧思过重,其实并没有什么疾病。
神刀组也表示没有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作祟。
茶室里的老年活动组倒是在茶会的时候,三日月说了一句,小姑娘这是要自己才能克服的心事呢。
莺丸也表示甚好甚好,自己这样担忧着大包平呢。
大概再过几天,就该恢复了吧。药研藤四郎这样想着。

然后过了几天,审神者前来辞行。
“我觉得我大概有些选床,我回家睡几天慢慢调整一下,白天我还会回来的,大家可不许偷懒哦。”

选床这个药研藤四郎知道,是人类对于不熟悉环境下不能安心休息的心理导致的问题。原来有自己和这么多珍宝一样的刀剑男士守护的本丸,并不能得到少女认定的安全吗。
但是这位审神者大人已经上任两个月了,还会突发选床障碍症吗?
药研藤四郎并没有问出来。虽然作为少女的初锻刀,但是自这位审神者大人上任以来比他珍稀的刀剑男士一个一个出现,自己并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就算在同为锻刀的出阵组合里,更多跟主人在一起的是博多,而且主人邮箱里沉眠着77把药研藤四郎。
不被需要就会被代替。所以药研藤四郎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

自审神者不在本丸睡了以后,长谷部和烛台切说着要大扫除,祛除一下导致审神者萎靡不振的湿气,那天的近侍是药研藤四郎,他把审神者的寝具拿出去晒以后接着整理审神者的东西,然后发现了审神者写给一期一振藤四郎的东西,厚厚的一大本,封面还被划花了一部分,药研知道这是少女的习惯问题,她有写错了字然后在错字那里画了涂鸦掩盖掉的习惯,书稿的边缘颜色并不整齐,能看出不是同样的纸张,说起这是一本书,更像一本备忘录或者零散纸张拼凑的手账,书的封面还被少女掺杂了灵力做成的结绑住了。
是的,本丸并没有一期一振这把刀,更没有显化的一期一振付丧神。
原来审神者已经如此思念一期哥了吗,药研这样想着。
原来自己这样遍地都是的药研藤四郎真的不能得到审神者的喜爱吗。
原来只有一期哥这样被众多审神者奉为欧刀的刀剑才会被如此期待吗。

药研藤四郎这样想着心里有些恼怒,仿佛自己长久以来自己为了留在近侍位置的努力全都抵不过完全没有出现过的一期一振藤四郎。
但又觉得如此嫉妒一期哥的自己,并不如何高尚。
所以他把这本书藏了起来,仿佛藏起来嫉妒一期哥的自己。

评论(9)
热度(62)
© 禾数春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