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数春秋

因为作者不想绑定手机所以坑了

【刀乙女点文6】今天就要忽悠你

刀乙女点文6  


  山姥切国広X女审神者(林霾)【未成年】


  本丸糖水向(清水+甜文)

点文来自 @音Zura · 高一开学长弧【别关注我,很烦】 ,5已经发过了所以今天是6.


  很会照顾人的婶婶,“明明我们才是为主殿效力的一方,却感觉时时刻刻都被她好好的宠着”


  ——————————————————————————————


  “……以上就是今天的报告。”今日的近侍药研藤四郎在向审神者林霾说着。


  “这样啊,我了解了,药研辛苦了,上次我回家我妈妈给了我好多东西,这盒点心药研带回去跟兄弟们一起吃吧。还有这盒,帮我带给山姥切吧,他好像不怎么喜欢我去找他。”审神者从矮桌旁边拿出一个超大的盒子和一个小一点的盒子递给药研。


  药研也习惯了审神者说是家长给的吃不完,其实是自己专程给他们买的东西的借口,收下了点心,离开了。


  林霾拿出一个本子,在日课旁边画了个√,然后翻到后面待做事项里面,很多都被直接划掉了,只有第一项还在。


  第一项写着【与初始刀打好关系】。


  林霾躺在榻榻米上叹了口气“真的好难啊……”


  她的初始刀是山姥切国広,这把刀怎么说呢,有些敏感又害羞,除了出阵甚至没办法与其他刀好好交流,谁也找不到他,堪称大俱利伽罗第二。


  然后她又猛的坐起来“难也要去克服啊,放着不管可不好”


  林霾探出头来翻开了小本子,复习起了本丸的其他人给她的建议,还有一些问了前辈审神者的细节问题。


  上面写着【如何与山姥切打好关系】


  趁着距离吃饭还有一些时间,林霾在本丸四处闲逛着,短刀和胁差在庭院里玩耍,太刀们在走廊上三三两两的闲坐。


  打刀们帮着收着今天晒出去的床单被褥枕头,短刀们和萤丸的娃娃也被晒出来,按照从大到小挂成一排。


  微风吹着庭院,阳光斜斜的照着庭院,依照林霾的了解,有光照的地方没有山姥切。


  过了一会儿林霾在本丸背光的一面找到了躺在建筑物影子里山姥切。


  山姥切头上盖着那块破破烂烂的白布,药研似乎已经来过了,他身边摆着点心和她送的茶果子,茶果子吃了一点了。


  山姥切看见林霾走过来,拉了拉头顶的白布,想让自己看起来不起眼。


  【与山姥切友好相处】


  1.关心他。


  林霾扬起一个超大的笑容,山姥切看见愣了一下,但不觉得是给自己的,浑身都不自在起来,蜷起脚拉过被单整个人裹成一坨。


  “国広!”


  山姥切听到林霾叫他,有些不自在的回答着


  “审神者大人有什么事让我去做吗?”


  毕竟得到她的诸多照顾,恩情和同其他名刀一样的待遇,让他去赴死都是足够的,山姥切这样想着,毕竟是自己这样的仿刀,做炮灰是最好的选择。


  林霾自顾自的坐下来,距离山姥切不远,然后她抱着的纸盒丢在一边,以为山姥切看别处没在意的偷偷吃了一口点心。


  山姥切看她这个样子,把摆盘往她那边推了推。


  “山姥切啊”


  “……什么?”他又缩在了被单里。


  【与山姥切友好相处】


  2.要亲切。


  林霾说起今天大扫除的时候,山姥切不把被单给当番的堀川洗,导致两个人有些小的不愉快。


  “听说你被单该洗了啊”


  “……洗了我就没换的了”山姥切松了一口气,看起来不用送死了,毕竟遇到一个不在乎他是仿品的主人并不容易。


  【与山姥切友好相处】


  3.必要时候让他跟着自己的步调走。


  “这好办,我回家的时候我家长塞给我的斗篷,我用不着,那,送给你了,把你被单换下来洗吧”林霾从之前抱着的纸盒里抽出一条雪白的斗篷来,内里裹着绒,边上是雪白的动物毛,没一丝杂质,又不会厚重影响行动。


  “这……太贵重了……我这样的”山姥切觉得受之有愧,正想着拒绝。


  “这样啊,那你先试试吧”林霾按照之前的剧本猜到了山姥切的反应。


  山姥切正想顺水推舟说试了不合适就拒绝,没想到上身正好。


  长度到他的小腿,这不是审神者的东西应该有的长度,因为这个长度,她会踩到。


  山姥切内心感动着,但无功不受禄还是不能收。


  “其实我觉得应该很合适你的就买了,对对,国広站起来我看看,嗯嗯,绕过去走两步”山姥切照着她的指挥站起来沿着走廊走了一小段路,然后猛的转身,连帽的斗篷被吹得扬起来,金发碧眼在光下闪耀,纯白得像个未加冕的王。


  “我觉得不适合我,您还是收回去吧,我这样的仿刀……”


  突然从旁边房间窜出来的群众演员一号小夜左文字拍了拍手捧读的语气“挺不错的新衣服”


  群众演员二号爱染国俊也突然出现“很帅哦山姥切,超适合你的。”


  然后是一片热闹的跑步声,冲过来的是粟田口家的极短


  “好漂亮的斗篷”


  “山姥切这样好酷!”


  “斗篷比一期哥的还要大哦!!!”


  “啊—我也想要这样的斗篷!太帅了!”


  “山姥切转身真的太棒了!”


  “今天起我就要做山姥切的粉丝!”


  林霾听着他们过分的吹捧“嗯哼!你们注意一点”


  短刀们收敛了一些没说话


  林霾通知一样的口气说着“山姥切的第一个粉丝是我,你们先去吃饭。”


  包丁带头哈哈哈的笑了带起来一片笑声“遵命!我的主人,那么包丁号人妻搜寻雷达向大广间进发!”


  包丁哄笑着带着短刀们走掉了。


  山姥切的脸红成一团。“这……要不我还是还给你吧”山姥切摸摸斗篷上的毛有些爱不释手。


  “你都穿了,不要就丢掉啊,不喜欢明天我带你去买个新的?”林霾一副我觉得你就是不敢丢的样子。


  “这……那您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去赴死吗?我很高兴为您这么做。”山姥切捏着斗篷边缘这样说着。


  “暂时没有,我跟你说,你要是随随便便就有去送死的想法你就真的死定了,你是我的刀,懂?”林霾说完装作强势的卷曲无名指和尾指,食指和中指靠在一起,大拇指微微往上翘,手做了枪的样子并且瞄准山姥切的心开了一枪。


  山姥切的心脏停了一下剧烈的跳动起来。


  我可能还是真的要死了。山姥切这么想着。


  山姥切国広觉得审神者林霾每次都是戳心的好。


  第二天就传来审神者林霾亲自给山姥切洗被单然后洗了个稀碎的消息。


评论(10)
热度(40)
© 禾数春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