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数春秋

因为作者不想绑定手机所以坑了

【刀乙女点文4】没有对手即是我胜

刀乙女点文4  没有对手即是我胜


  一期一振X女审神者


  现世学院paro

来自  @路过的汤圆 的点文,_(:з」∠)_我尽力了,好像还是写的乱七八糟的,希望不要介意我胡来的剧情


  粟田口其他刀有出场,也许算糖。


   ————————————————————————————————


  少女的手机闪动着消息


  【呐,乱酱,这一个樱花簪花和这个牡丹簪花哪一个好看啊?】


  【图片】【图片】


  【嗯,我看看啊】


  【虽然樱花的很好看,但是牡丹花更适合你哦】


  【那回风舞柳和山朱点翠这两套衣服呢?】


  【是什么样的衣服呢?是裙子吗?要看设计呢】


  【是和服呢】


  【图片】【图片】


  【都很好看啊,但我还是觉得山朱点翠适合你,配上刚刚的牡丹簪花很漂亮哦】


  【啊……果然我还是想走可爱路线】


  【不啊,我还是觉得华丽美艳路线适合你啊,你想想你的32G】


  【唉,果然不行啊,可是回风舞柳这套白色的和服很可爱啊】


  【这个嘛,可爱当然是我了,我们之间只要有我一个可爱就够了,你放手去美艳怎么样,对了,樱子能给我店的地址吗,这套回风舞柳我想要哦,到时候我们一起穿出去嘛,说起来为什么突然买和服,还是这种很贵的全套呢。】


  【我快要举办成人礼啦~当然打工这么久,就是想要一件成人礼的和服啊。】


  【这样啊,我还以为你是如同传言中的一样呢】


  【传言又说我什么啦】


  【哼哼,我说了可不要生气哦】


  【传闻说你去做援交了呢】


  【哈哈哈哈这样吗,传言里的金主是谁呢?】


  【就是上次你兼职的那个跟你纠缠不清的客户啦】


  【哈哈哈哈真的会编,不说了我去打工了。】


  【嗯,回见。】


  乱藤四郎立马给哥哥发了条信息【一切安好,没有情敌】


  一期那边马上传回来回复【妥,小心打探】


  【OK】


  聊天群里马上出现乱发的消息【一级危机解除】


  下面马上传来数行【了解】的字样。


  乱还是觉得哥哥不省事


  【呐,我说,一期哥为什么不自己出手呢?】


  【什么都不说,甚至没见过她就预定下来,这样不是很狡猾吗?】


  【再等等,要等她发现我,我才会出现】


  【唉,这不是主要问题吧,我的意思是,一期哥不怕她在你出现以前就喜欢别人吗?】


  【所以这是我需要你们做的事情啊】


  【哇好狡猾】


  【不过是一期哥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吧】


  【杂志上说的闷骚就是这种吧】


  【包丁有些过分哦】


  【闷骚其实就是想太多吧】


  【嘛,我们只是负责帮一期哥清理别的情敌哦,如果是她自己喜欢上别的人的话,那就没办法了呢】


  【!】


  【所以一期哥也要快一点呢】


  【……嗯】


  ——————————————————————————————


  夕雨绵绵的课后,樱子收到了一封信


  (上次也是雨后,借了学妹的伞,与你同行的时候对你有了想要深入了解的想法,但我还是希望郑重一些向你传达我的心意,如果你也想知道的话,能在今天放学后在生化楼与理工实验楼的中庭等我吗?


  我去问过了经常见你的店的店主,今天你不用去兼职哦(´▽`)ノ 


  三年级的学长)


  樱子在社团活动以后礼貌的拒绝了这位学长,跟他保持了普通朋友的关系,毕竟没有人是可以一个人独立在人类社会里活下去的,生存需要人和人之间的相互协作,做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嘛。


  等到樱子回到教室打算收拾东西回家的时候,教室里坐着乱藤四郎,这位少年拥有远胜于樱子的可爱程度,他的容貌和聪慧远胜于一般人,以至于他跟人搭话甚至会让人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樱子有时候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对自己有强烈的好奇心,不过在初次见面相互介绍时候他就对樱子有强烈的好奇心,总是缠着樱子问来问去的,等到樱子回过神来的时候,乱已经以她的闺蜜自居了。


  也许是因为他作为非常人对平凡的女孩子的生活感兴趣也说不定,樱子有时候这样想。


  “咦,难得这个点你还在学校哦,有发生什么事情吗?”


  “没有,倒是乱,没有社团活动还留到这么晚?”


  “嘛~樱子为什么总是对我有戒心呢,我们是很好的朋友不是吗?”


  “那我就直说了”


  “你管得太多了。”


  “我们是朋友不是吗,应该相互关心的呀,只是寒暄而已哦。”


  “是吗?只是朋友之间相互寒暄程度的关心,需要乱威胁我身边的人嘛?”


  “哎呀,被发现了呢,那么樱子小姐是怎么发现的呢?”


  “…………来找我企图告白的人都被你打过对吧”


  “没错”


  “…………上次你说隔壁班的山田偷拍你裙底也是”


  “没错哦,他说过你是他的理想型哦”


  “…………还有合宿旅行的时候那个大个子”


  “这个就不是我做的了,虽然确实跟我有关就是了,他看不起你嘛,说你迟早会被他追到手然后抛弃掉”


  “……所以你也揍了他?”


  “没有哦,只是试胆大会的时候吓唬他而已,也不是我做的”


  “……其他的人我就不问了,为什么要这样”


  “难道要等到他们真正开始伤害你我才能动手吗?那样也太迟了”


  “不是的,我是想问你,乱藤四郎,为什么要这样关注我,你这样我很困扰。”


  “受人之托没办法啦,多担待一下不好吗,我也是为你好哦”


  “是这样吗,原来是为了别人……”


  “不过说起来,希望我和成为这样的关系是你的愿望哦,现在才后悔了吗?”


  “我什么时候说过这样子的话”


  “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不过,也许是我记错了也说不定,你总说我美好的像游离在人间以外的极光,是不属于人间烟火的,但是,你也是哦”


  “什么意思?”


  “你跟我一样的。即使没有我和兄弟们的存在,你也不会跟之前那些人在一起不是吗?”


  “是不会,但我知道你这样做,即使你是为我好,我还是会生气,你能明白吗?也许你的家人对你的照顾就是你对我这样的,但我不同,我还是不想被人蒙在鼓里,我并不是无菌温室的种子。”


  “原来如此,我无意隐瞒你。那我就直说了,今天那个学长,其实家里是经营风俗店的知道吧,他之前交往过的女友都被骗到风俗店里进行JK系列的风俗生意了,我就不说的更明白了,其他想对你告白的人,也都另有企图。隔壁班的山田背地里对你说了下流的话,如果你真的想听我也会说,但我劝你还是不要听了。试胆大会的时候那个大个子想强吻你然后做一些下流的事情,因为是晚上所以就做了一些事情吓唬他。”


  “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我不明白,是什么人的委托让你和你的兄弟们这样对我上心呢?其实根本没必要不是吗,我这样平凡的人对你而言,并没有那么重要吧。”


  “你这样说真让我伤心,我们之间的关系远比你想的要亲切哦”


  “我还是想不明白……为什么……”


  “哈哈哈,那就不用想明白了,只要是你想知道的事情,问我都会说哦,我对你也没有什么企图,真的想要一个理由的话,大概是我想要一个妹妹吧。”


  “说谎”


  “是不是说谎呢,并不重要对吧。委托我的那个人迟早会跟你见面的,要不要期待一下呢?”


  “不用了,并不期待,虽然我知道拒绝见面也没有用。”


  直到天色暗下来,樱子已经收拾课本走掉了,乱才站起来伸了个腰,自言自语着“有个聪明的主人是好还是不好呢?而且她已经把我们都忘掉了啊…………”


  “我可是你的初锻刀啊……”


  “唔,看起来最难的还是一期哥哟,嘻嘻,这样一想就好受多了。”


  

  ————————————————————————————————


  “……你就像黑夜,拥有寂寞与繁星”樱子在房间里关着灯闭着眼睛想象着梦中人的样子,天色一点一点的暗下去,房屋渐渐被远处的灯光填满,阁楼斜着的窗户外全是忽明忽暗的星火,她回忆里的人轮廓快要被岁月磨光了,但是温柔而深情神情还能凭着想象感受。


  “……你从远处聆听我”最后被自己淡忘,只有一个水色的倒影在记忆里。


  “我的声音无法企及你……”面孔什么的已经模糊不清。


  “你的沉默,就是星星的沉默,遥远而明亮。”是梦中人还是童年臆想的玩伴已经记不清了,只能凭借诗歌记忆那种似是而非的感觉,用别的东西来记忆那个不能忘记的片段,最终只能感觉那个人跟大阪城有什么关系。


  “樱子,下来吃饭了。”楼下的小狐丸这样说着。


  “好的,我马上下来。”樱子从楼上下来的时候,三日月已经摆好了餐具,岩融拍了一下想要偷吃的今剑的手,今剑手里的肉片差点掉到地上,但还是被他抓在手里,偷偷吃掉了,岩融摇摇头,石切丸刚从浴室出来笑着说着什么。


  这才是她认可的家人,她是他们的小妹妹,被领养的审神者sakura并没有告诉领养她的刀剑男士她真正的名字和家人,叫sakura的审神者也遍地都是。


  sakura作为姓氏的时候也叫佐仓,作为名字的时候是樱,被领养的审神者sakura就这样被取名为佐仓樱子。


  樱子的很多记忆都忘记了,记忆从领养她的五个哥哥开始才清晰,还有一直不能忘记的那个水色倒影。


  参与审神者计划的人类很多,但能够在战争里活下来的审神者很少。


  战后惨胜的时空政府高层统一销毁了所有审神者的档案,记录上写的是全员战死,活下来的审神者被统一洗掉记忆并且重新安排了身份和工作。


  执行者是这样说的“只要人类还存在,修改历史的念头就不会断绝,这一次守护历史的后续责任由我们几个老人来背负就可以了,那些孩子还是人类的未来。”


  支持修改历史的人和想要维护历史的人就像人类长河里的光与影,只要一方还存在另一方面并不会完全消失,时空政府高层表示对此事负责,以后即使有人想要追责,也只会找他们,不会找到从前的审神者,不过为了这些“火种”的安全,她们的刀会作为监护人与她们生活一段时间,但也只是没有折断的刀剑能够这样。


  三日月照常问起她生活有没有什么异常,她摇摇头什么都没说,这一切她还能应付,不想给如同家人的他们带来什么麻烦,她一向这样,报喜不报忧。


  但此时的家人并不是从前的家人,所以她的情绪很容易就被看穿。


  今剑扯着自己的脸颊模仿着樱子的脸色说“脸色很不好哦,是做噩梦了吗?”


  小狐丸看着樱子摇摇头“是跟乱吵架了吗?”


  樱子笑着摇了摇头“意见不同经常的事情嘛,只是觉得跟他相处久了想要换一个朋友。”


  石切丸想了想“那五虎退怎么样,他有猫哦,五只,要不要换个有猫的新朋友?”


  樱子微笑着摇摇头说“……算了”


  岩融提建议说“学业压力大的话跟着我和山伏去修行怎么样,现在不是很流行有氧健身吗,差不多的”


  樱子敷衍的说“再说吧”


  今剑踢了踢岩融“如果觉得烦躁的话,附近新开的左文字瑜伽也不错。”


  今剑想着她以前也会偏心小夜左文字,不知道见到小夜会不会好一些。


  樱子想着大家都很担心她不好意思拒绝,就说“没关系,只是没睡好,一会儿我早点睡应该就没关系了。”


  家长三日月宗近委婉的终结话题,他敲敲桌子“食不言寝不语,食物咽下去再说话。”


  大家点点头。


  饭后樱子回到了自己的阁楼。


  重新温习那首诗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


  “仿佛你已远去……”


  “你听起来像在悲叹……”


  “一只如歌悲鸣的蝴蝶……”


  “你从远处聆听我……”


  “我的声音无法企及你……”


  “就让我在你的寂静里安静无……”


  “啪——”小狐丸打开的灯让她的声音也停住。


  小狐丸走到她面前来,“佐仓樱子”他严肃的神情叫着全名让樱子整个人都有点紧张,她认为自己感觉到了微弱的杀气,于是果断怂的坦白从宽。


  “我就跟乱吵个架而已!”


  “啊?我不是来说这件事的。”小狐丸在她面前盘腿坐下。


  “啥…………”樱子有些懵逼。


  “你俩吵架并没有必要让我认真对待”小狐丸说着可靠的话,然而像耳朵的毛发一直微微抖动着,樱子的注意力一直在想为什么毛发做成的造型耳朵还能抖动,然后注意力不集中。


  “你有事情瞒着我们”小狐丸说着指了指左胸。


  胸腔偏左是心脏的位置,她确实有心事一直在瞒着现在的家人。


  就是那个如水面涟漪的倒影是谁。


  “我其实一直梦到一个人……我想知道他是谁……”


  这下小狐丸也沉默了,审神者sakura的麾下也有折断的刀剑男士,因此存活下来的刀剑男士闭口不谈这件事。


  “是谁呢?哦,我是问他的长相?形容一下?”小狐丸斟酌着语句,避免引起她的情绪波动。


  “……不知道,好像跟大阪城有关系,长什么样子完全看不清,模糊的跟皱巴巴的纸巾一样。”


  “……”小狐丸沉默着,不知道说什么,因为一期一振已经折断了,但骨喰藤四郎还在。


  “小狐知道我之前的事情吗,我,完全想不起来那个人长什么样子了,但是一定是很重要的人。”


  “……”小狐丸不知道应该告诉她什么,心情一时间有些复杂。


  “我完全记得不得他的长相了,嗯,印象里应该是一个比我高大的人,应该是一个男人吧”樱子以为是线索不够,更加详细的描述着线索。


  “虽然已经记不得,但我经过努力,背了一首诗有跟那个人有关哦。”樱子站起来开始诗朗诵。


  “……”小狐丸别过头去不看樱子,在他看来真相对她来说太过残忍。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小狐丸抿着嘴。


  “仿佛你已经远去……”小狐丸皱着眉。


  “你听起来像在悲叹……”小狐丸的造型耳朵都耷拉下来。


  “……你从远处聆听我……我的声音无法企及你……”门外的三日月也按捺不住了,敲了敲门就直接进来。


  “不用回忆了,你要找的人是乱藤四郎的哥哥,名字叫一期一振。”三日月宗近倚在墙边这么说。


  可是她跟乱藤四郎做了三年的闺蜜,乱藤四郎有很多的兄弟,还有一个小叔叔,并没有哥哥。


  “但是你知道的,乱藤四郎并没有哥哥。”岩融和石切丸还有今剑都在门外。


  “应该说他曾经有一个哥哥”石切丸这么说着。


  “可是一期不是和博多藤四郎、平野藤四郎、包丁藤四郎、毛利藤四郎一起战死了吗?”今剑不知道他们在犹豫什么,对真相遮遮掩掩,甚至说一些善意的谎言,对今剑而言是不忠诚的表现。


  “……所以你们都瞒着我?”樱子觉得只有她什么也不知道,这样很过分。


  “你之前也没问啊,我们并不知道你想知道”今剑这么说


  “那我以前就跟你们认识?”


  “对啊,还很熟,我们跟他们也很熟。”今剑和乱藤四郎对樱子从来不隐瞒。


  “我以前叫什么名字?”樱子觉得这件事对她很重要。


  “这个我不知道,不是我不想说,我是真的不知道,我们也没有人知道,或者说,活着的没人知道。”今剑一派天真的说着令人悲伤的事情。


  “……好的,我知道了。”所以乱藤四郎对她管的这么深,恐怕是遗嘱。


  小狐丸和三日月看见她这样,招呼着其他人出去了,想着樱子可能要睡了,顺手把灯关上。


  房间里又是熟悉的寂静和黑暗,星星和月亮微弱在远方闪烁着,透过侧窗照在她身上。


  但是乱,要她见的是谁呢?不会是谁的墓碑之类的吧。


  【明天他回来了哦,开心吗?】乱发来的消息使手机在黑暗里发出光芒。


  樱子解锁以后握着手机发呆,过了很久她才回复去


  【谁?】


  【一期一振】樱子看着手机发呆,又过了很久,她用手摸了摸自己激动到有些发热的脸。


  【他怎么会】她组织了很久的语言,只能问出这样的只言片语。


  那头没有再回复过来信息,樱子心乱如麻。


  时间就这样一点一点的过去,暗掉的手机没有再亮起。


  樱子甚至在想是不是那位叫一期一振的人,他的遗物被带回来了。


  即使此刻佐仓樱子的国家并没有任何战争,但她还是知道的,全球有两百多个国家和地区,随时都在爆发着各种各样的战争或者说武装冲突。


  已知的知识让她猜测,一期一振或许是在其他国家的战场上牺牲的人。


  她好不容易找到一直想要寻找的人,不知道为什么特别想哭,又哭不出来,或许自己也是上过战场的人,因为创伤后应激障碍导致了情节性失忆,所以只有跟这个人有关的事情记不起来,只能通过相同感觉的诗歌来记忆。


  时间一点一点过了0点。


  这时手机亮起来


  【祝贺你的成人礼】


  【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到时候你问他好了】


  乱回复了这两条信息,又陷入沉默。


  昏暗房间里刺眼的手机光又暗下去。


  过了数个小时,房里再度亮起来,又是新的一天。


  今天是佐仓樱子的成人礼,不管之前审神者sakura有多大,这个成人礼仍旧让她充满期待。


  不仅是因为时间,还有一直期待的人。


  成人礼,她仔细的勾了眉,化了底妆,口红是正红胭脂,穿上一直期待的山朱点翠,盘起来的头发别着皇冠型的绿牡丹发簪,层层叠叠的花瓣镶着不明显的银边,根部是浅粉色的渐变,山朱点翠衣摆上是青绿色和丹红交错的图案,跟以往都不一样的形象,让她看起来有一种富贵艳丽,珠圆玉润的感觉。


  一直以来她都是以不施脂粉的软萌形象示人,随大流将自己隐藏在人群里最安全的做法,即使软萌的形象并不是真正的自己,但这样的伪装比较省事省心,只有成人礼不一样,这是跟以前的自己做的诀别,因此她选择改变了形象,即使个人的事情被乱横加干涉也不会在他人面前多说一句自己并不喜欢。


  也许是因为人们会排斥跟自己不一样的人,佐仓知道如何隐藏自己,但只有他们是不一样的,不需要隐藏,不需要隐瞒,不需要谎言。


  乱和其他藤四郎、左文字家的三位,还有自己的五个哥哥,都在此列。


  或许是因为他们和她都是异类,无论是思维还是行为都在普通的人类群体之外的存在。


  在熬过仪式以后,她终于见到了那个跟大阪城有渊源的男人。


  “我回来了,sakura。”和大阪城一样发色的男性带着她的欢喜和激动的记忆。


  水中的倒影渐渐清晰,就是这个人,她一直在等这个人。


  “欢迎回来,一期。”佐仓激动的手都在发抖,感觉全世界都在炸开名为喜悦的烟火,一丛一丛的,漫天都是烟火附带的尘土,使她只能看清眼前的人。


  他能够回来,其他都不重要了。


  纵然那些追求者都是按照一期的意愿处理的,对吧?


  


  ————————————————————————


  文章引用诗歌《我喜欢你是寂静的》来自智利诗人巴勃鲁·聂鲁达,有兴趣的可以去看看,很喜欢的一首情诗,作者是1971年诺贝尔文学奖的得主。


  我看的时候是诗歌集里的,跟百度翻译的不太一样,还是喜欢诗歌集里的。


评论(8)
热度(30)
© 禾数春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