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数春秋

道系作者,更新随缘,嫖刀我all,坑多我喜,想起再更,没有本命。

女审神者争夺战

联动文,我家天雪和由希家 @由希蕗 的女儿夜。

  根据事实描述。

  守方 LV238 夜(骨喰婶)   攻方 LV270 天雪

  【女審神者日夜激情果聊】(这个名字是 @桃源鄉鄉民 取的)

  天雪:最近你们也太咸了吧,我演练场都看不见你们了。

  夜:我看得见你哦,今天的五号位。【咸鱼瘫.JPG】天雪换一个阵容。

  天雪:已经换上一期单骑,随便殴打。

  苗:天雪对你家一期好一点啊。

  天雪:不了,作为卡了我大半年的四花,一期要拿出粟田口长男的气势来承担责nu任huo。

  桃:【给一期点蜡.JPG】

  夜:天雪你家的一期LV99啊……

  天雪:对啊,单骑问题不大吧,好像他是三金盾。

  夜:……是不大,我得去换个极短队伍来……

  天雪:这也要换?不是随便打吗?【愣住.JPG】

  桃:【仰望楼上大佬.JPG】

  药:【整个群只有我不是大佬了.JPG】

  天雪:……咋整的,你们都咸鱼了???

  绯红:自从去年小聚,我再也没让他们出阵过……

  桃:我也……

  药:我也……

  被被的被被:抖抖身上盐块。

  天雪:……好吧,我看你们就是活的太安逸了,不像我总想找点刺激。

  三明的落跑甜心:危险发言,鹤丸上身了。

  天雪:别乱说,我家鹤丸自从被我洗脑以后很乖巧的。

  还君明月:危险发言+2,说起来天雪你审神者等级多少了。

  天雪:270,争取过年以前到300.

  白马骑郎来哒哒哒哒:【仰望楼上大佬.JPG】

  天雪:也不是大佬,就是觉得想找个目标,先定个小目标,成为三百级的审神者。

  寻找兽耳天堂:小目标……

  辉夜姬倒拔蓬莱玉树:三百级……

  夜:真好,我也想这么有动力。

  天雪:骨喰和你咋了?

  夜:太和谐了,反而觉得太平淡有点不真实。

  粟田口桃汁:那……作一作?

  绯红:楼上天真,肯定是作过以后被完美包容,啧,狗粮气息察觉!

  天雪:楼上真相。

  夜:最近家里资源又满了,邮箱里还有很多没有拿出来。

  天雪:送我!!!多少我都要!!!我已经被限锻搞到赤贫了,还不出货,救救女审神者!

  夜:不行哦,资源是家里刀辛苦远征带回来的,骨喰也摇头了,这算是我俩的定情信物了。不能给你。

  天雪:啧,这狗粮,你确定吗?那我自己上门抢了哦,玩一票大的。

  夜:有本事就来抢,不过要注意分寸,不要搞太闹腾。

  天雪:好的【OJBK.JPG】

  …………

  天雪拉着路过的长谷部一脸神神叨叨的,“长谷部你渴望搞个大新闻吗!”

  长谷部“……不了”

  天雪“……哦,反正也不带你去”

  长谷部“…………”(我极化的时候主人发生了什么)

  天雪兴冲冲的跑到粟田口部屋去,把门猛地一拉“小的们,今天带你们搞个大新闻,极短一队全金铳准备,极短二队金弓准备,极脇三队金投石准备,极打四队金盾准备,一会儿我们去打阵地战,注意补刀回身防守……”

  长谷部“你们干嘛去啊?”

  天雪“去抢隔壁的女审神者!”

  长谷部“…………”

  ………………

  夜的本丸收到一封写着【战书】的信。

  夜在小睡,骨喰打开信件一看,上面写着。

  致我亲爱的夜:

  我将于今日出发前往你的本丸,请你准备好你的嫁妆,放弃抵抗,我会留骨喰一条生路。

  署名:等着迎娶夜的天雪。

  骨喰藤四郎平日看似与世无争,但涉及到心上人的事情还是容易失去理智。

  骨喰没有叫醒夜,直接拉动了出阵预备。

  骨喰言简意赅的把信件放在桌上“这是敌袭之前的战书。”

  鲶尾看了看“哦,隔壁越前的天雪大人不是一向都胡来的吗?”

  一期“既然说了是战书,即使是胡来,那位大人也是不容轻视的。”

  三日月“哈哈哈哈,没我们老人家什么事,我们就负责准备好茶果子和好茶在一边喊6666了。”

  莺丸“哎呀,今天开封雨前龙井吧,还是喝大红袍图个吉利。”

  乱“可是主人没有说要怎么办吗?她一向是由着天雪大人胡来的吧。”

  博多“那我们由着天雪大人过来不就好了,反正是玩笑吧?”

  药研:“但我们主人的话,说不定完全放弃防守自己出去找天雪大人玩哦。”

  骨喰咳了咳“总之要做好防守,唯有夜的事情……”

  骨喰看了一眼军议厅的刀剑男士。

  所有刀剑男士看了看骨喰的眼神点点头。

  骨喰接着说“唯有夜的事情不能做任何让步,即使对面是夜的好友。”

  乱点点头“那么,认真起来的话,就是【女审神者争夺战了】”

  平野&前田“保护主人!”

  整个事件的主角夜倒是还在沉睡。

  本丸外面传来一阵马蹄声。

  天雪藏在树冠里比划了1。

  A计划开始。

  骑着马过来的三队极脇们带着金投石砸开了夜本丸的大门。

  骨喰指挥着一队极短在石弹里穿梭,双方随即纠缠在一起,极脇身后的极短二队冲上去展开了白刃战。

  骨喰指挥本丸内留守的刀剑男士发动远程攻击,对面极打四队带着全金盾为极脇抗了下来。

  天雪和一队极短从另一侧悄悄潜入了夜的本丸。

  夜睡的迷迷糊糊的,天雪把她抱起来才醒“唷,睡醒了?我的公主?”

  夜朦朦胧胧的眼睛看了好半天“……天雪?我骨呢?”

  天雪已经和极短们翻墙按照老路回去了,夜被天雪家的极短们带着翻过墙安顿在望月背上“在门口哦,一会儿你别出声,换到多少资源就看你在你家骨喰心里的分量了。”

  夜安静乖巧的“哦”了一声,坐在天雪身前的马背上,大约还有点迷糊。

  天雪揽着夜,骑马绕道夜本丸的门口。

  天雪和夜还有一队极短远行到距离夜本丸不远处,天雪远远喊了一声“收工啦!”

  极脇极短极打们丢下缠斗的对手就往天雪身边赶。

  夜家的骨喰一看夜已经被天雪抱在怀里,骑着马就带着极短疯了一样的杀过来,甚至插了一刀在马身上,不要命的打法。

  天雪抬眼看见骨喰冲过来,嘟囔了一声“这么拼啊。”

  随后她揽着夜吩咐着“极短一队,上马,准备逆行阵,打垮他们!”

  这边的乱冲过去,一击被骨喰的盾挡下来,其余极短都被金铳瞄准,打掉在马下。

  逆行阵带来的高速使得骑马的极短一队速度更快。

  爱染策马冲过去,高速冲力带来的打击让骨喰的盾火光四溅。

  骨喰隔着老远直奔天雪身前的夜。

  接着是厚和平野,两人一前一后与骨喰短兵相接,骨喰的盾光忽明忽暗的亮起,刀装碎裂在地,分不清带的是什么刀装。

  之后是前田,骨喰嘶吼着撑着那个灰蒙蒙的盾,直接接下了前田的攻击。

  今剑也没有抵挡住,被骨喰的盾一撞,往旁边滚去。

  天雪此时身边空无一人,极脇极打没有这么快的速度,然而极短二队还在扶起被打掉马滚落在地的一队极短。

  骨喰冲到天雪面前,反而冷静下来,头上被冲击打到流了血,一副战场修罗的样子“夜,我来接你了。”

  夜也点点头“嗯,我一直在等你。”

  然后夜上了骨喰的马,她回头跟天雪说“呐,机会是你没有把握住哦,掰掰。”

  骨喰虽然想通了天雪并没有多大的恶意,但还是面色不善的瞪了天雪一眼。

  天雪直到骨夜回本丸,后知后觉才回过神来“妈的狗粮,呸。”

  极短一队此时已经被二队捡了回来,四队围攻人家本丸,人家审神者都带出来最后还是没守住,极短一队的几个早已没了之前的傲气,耷拉着帽子等天雪给他们加训。

  天雪又“呸呸呸”了几次,反倒是安抚了一队“不是我方太弱,是那边骨喰开的挂,谁能连续开六次脸盾,这都是命,算了,以后你们知道人外有人,刀外有刀就行啦。”

  …………

  第二天博多来找天雪。

  夜家的博多“您好,我是来向您要账的,上次您胡闹造成的本丸经济损失,一共是五万小判。”

  天雪……“五万就五万,博多,结账!”

  天雪家的博多藤四郎看着根本不讨价还价的样子有点叹息。

评论(17)
热度(57)
© 禾数春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