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数春秋

道系作者,更新随缘,嫖刀我all,坑多我喜,想起再更,没有本命。

小叔叔的掌上玩物1

14人本子合集月夜物语通贩地址

我,卖本,骗粉


  现世paro


  鸣狐X女审神者   一期存在感极高,然而没什么用。


  ……


  鸣狐第一次见到她时候,她跟在一期的身后。


  那是鸣狐去参加一期大学的毕业典礼,这个女孩站在幕后偷偷摸摸的,用着特别崇拜的眼神看着一期,那样闪亮的目光,总让鸣狐想起从前的自己。


  他喜欢过一个女孩子,两个人没有结果,就连他从小养在身边的狐狸也不知道那个女孩的存在,他跟这个女孩只有一张合照的关系。


  他是背景,女孩是主角。


  背景里的他,眼神和现在这个女孩子一模一样。


  鸣狐感慨的笑了笑,一期也到了谈恋爱的时候了呢。


  鸣狐第二次见到她的时候,是在一期已经接管了家族企业了一段时间的家宴上,鸣狐以为一期终于带女朋友回家吃饭了。


  一期也是时候订婚了呢,鸣狐这么想着,要联系服装店送婚纱过来了吗?


  没想到那个女孩大胆的缠上了在书房里的他。


  桃桃直接坐在了鸣狐身上,手指在鸣狐露出的喉结上游弋着,鸣狐最宠爱的小狐狸还在跟这家的孩子们一起玩耍。


  桃桃笑着将鸣狐圈在书房的宽大皮椅上,座椅很大足够装下两个人,转过去甚至连两个人都能全部遮住,桃桃的手在穿着薄衬衣的鸣狐身上往复游走,女性的气息让鸣狐隔着面罩也无法忽略。


  鸣狐看着因为倾身露出的乳沟咽了口口水,却被桃桃看的清晰,他感知着她柔软的大腿,腿间的小鸣狐在违抗他意志的准备抬头了,她在逼迫鸣狐跟她正面对话。


  鸣狐终于开了口:“你不是一期的女朋友吗?还对我这样做,你就不怕他看见?”


  桃桃笑得更开心了,眼睛眯成一对月牙“我还怕他看不见呢,他从来就没说过我是他女朋友。我和他之间原本没有缘分,能有今日,都是我死撑。那么我原本亲爱的小叔叔,如果我一定要和他成为家人,嫁给你如何?”


  鸣狐面罩都遮不住的潮红带来了沙哑的声音:“好。”


  既然是她主动招惹的自己,就不要怪他将她视作掌上的玩(ming)物(zhu)。


  藤四郎们也都以为是哥哥带了嫂子回来,在庭院里玩耍的五虎退开心的编了个花环,说打算送给嫂子。


  一期来庭院里招呼玩耍的藤四郎们去吃饭,五虎退抱着老虎兴高采烈的拿着花环过来“一期哥,我把这个送给嫂子好不好?”


  然后是博多拿出了自己存的私房钱银行卡“一期哥我准备了自己的零花钱当见面礼哦。”


  乱抱怨的说“嘛~一期哥带嫂子回家都不说一声,我什么都没有准备啊。”


  平野拿出自己的画集“不知道她会不会喜欢画集,这是我最满意的一本画集了。”


  前田说“这个好,那我送嫂子我的音乐会CD。”


  药研若有所思“养生大辞典她会不会感兴趣呢?”


  包丁从灌木后钻了出来“什么什么,我听到了结婚的词,一期哥要结婚了吗,那我们家终于要有人妻了对不对,恭喜一期哥!”


  毛利从二楼探出头来“我知道哦,我知道,结了婚要有小孩子了对不对,我会负责给你们带孩子的,这份大礼足够了吧!恭喜一期哥!”


  厚受到启发“那我包孩子的奶粉钱吧,最近新研制的奶粉效果不错,未上市独家秘方哦。”


  信浓就说“那我来设计嫂子的婚纱吧,我也就这个拿过奖了,拿得出手的。”


  后藤就说“那我的团队承包婚礼现场设计吧,一期哥要特效吗?”


  秋田举着鼠标从二楼毛利旁边的窗子探出头来“要不我送一期哥婚车?最近炒黄金赚了点,差不多可以买个劳斯莱斯,要不换成婚戒珠宝也可以的。”


  鲶尾说“那一期哥要不要空中蜜月啊,我的团队都是空中的,比较拿手。”


  骨喰就直接问他“结婚要多少钱?我给。”


  一期一振无奈的笑了笑“不是的,那个女孩子是我要好的朋友,不是我的女朋友,她今天来家里是说写小说要取材来的,大家不要吓坏她。”


  藤四郎们很失望的切了一声就走了,还抱怨“一期哥真是活该单身。”


  三楼目睹了全部过程的鸣狐和桃桃相顾无言,桃桃面色平静的对鸣狐说“其实我跟他告白了”


  鸣狐压着嗓音说“嗯”


  桃桃接着说“昨天说的,然后一期拒绝了我,并且问我‘我们只是相互需要的朋友不是吗?’”


  鸣狐不知道安慰点什么,只好接着“嗯”。


  桃桃突然笑起来,笑出了眼泪,眼泪一滴一滴落在鸣狐腿上,桃桃突然凶凶的说“谁要跟他做朋友了,我那么好看,为什么要跟一个榆木脑袋做五年‘随叫随到’‘相互需要’的朋友啊!”


  鸣狐终于接了句“嗯,不应该。”


  桃桃眼里带着泪花,无损她妆容的美丽“我一定要成为他的家人,我会嫁给你的。”


  鸣狐说着“不应该。”


  桃桃惨烈的笑了笑“我知道你担心什么,我也知道,我们是一路人。”


  鸣狐哑口无言。


  桃桃接着说“没关系,我对一期的心已经死了,但是对你的心还鲜活。”


  鸣狐不知道说点什么好,就嗯了一声。


  桃桃亲了亲鸣狐的眼睛,相似的人的眼睛里,是相似的情深。


  君非我良人,奈何我情深。  

 

评论(2)
热度(65)
© 禾数春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