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数春秋

因为作者不想绑定手机所以坑了

小狐仙1

14人合志本子淘宝地址

 

我,卖本,骗粉

  

  鸣狐X女审神者

  

  因为设定不是本丸所以非常的OOC,鸣狐厨还请慎入。

  

  转生paro,现世paro,鸣狐为了找到婶婶吃了点苦头。


  


  

  

  最近的倒春寒越来越厉害了,前几天气温明明已经到二十五了过了几天竟然降下个位数。

  

  因为顾青月忙着开店的事情实在是没注意,出了店里简直冷成狗,一边抖动发热一边走回去,还是错过了最后一班回租房的车。

  

  虽然也不远就是了,只有两站,不过这一边全是工地格外阴森,路灯裹着淅淅沥沥的小雨还夹杂着寒风。

  

  “阿嚏”,顾青月心里有句MMP一定要对着天气讲。

  

  不过还好熬过了新开学这几天,店里人手也找齐了,顾青月差不多可以面朝大海养花喂猫提前进入养老生活了。

  

  路过垃圾堆的时候路灯闪烁了一下,滋的一声,路灯电流声音太大吓得顾青月耳机都掉了一只,顾青月站了一会发现路灯没有自爆的意思,默默念着“明天就去买只猫。”安慰自己,遇到碰瓷猫也不错,但是估计自己这个从小就倒霉的运气是遇不到了。

  

  也不是她看不起神明鬼怪,顾青月从来没见过没法敬仰。

  

  所以比起鬼怪顾青月更怕午夜十二点的海边建筑工地附近,有人拦路抢劫啊,这种天气搞不好还有那种报复社会的人,越脑补越可怕了。


  顾青月想到这里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她自言自语说了一句“这寒冷的天气,只有小猫咪的毛能够温暖人心,阿嚏——”

  

  因为前段时间等公交还有遇到一个全身赤裸的男人……甩着丁丁一蹦一跳的在路上走……

  

  打住打住,再想下去自己吓死自己了。

  

  但是这种凄风苦雨顾青月还穿着短裙丝袜高跟鞋怎么看都是出来作死的。

  

  唉,她已经做好回去就感冒的心理准备了。

  

  顾青月正胡思乱想的时候垃圾堆里突然有个声音

  

  “既然想养猫不如养只更听话的狐狸怎么样?”

  

  也不是顾青月不想搭话,顾青月找了半天才发现说话的人,哦不是,说话的狐狸蹲在路灯光线被树遮挡一大半的垃圾箱上面。

  

  一时间顾青月也没法吐槽到底是狐狸会说话比较神奇还是狐狸主动要求顾青月收养比较神奇,还是先吐槽为什么会说话的狐狸要蹲在垃圾箱上吧。

  

  “也行……”顾青月想走过去吧蹲在垃圾箱上的狐狸抱下来,毕竟她对狐狸没有抵抗力,碰瓷狐狸就碰瓷狐狸呗,听着聊斋狐仙故事长大的顾青月觉得这只可能是狐狸狗吧。

  

  突然垃圾箱蔓延出来的垃圾里,有个手抓住了顾青月的脚“啊——”,她的声线没有高音,拔高的声音消失在空气里,只剩下一声比一声大的心跳声在空气里回响。

  

  这特么也太敬业了,这种五度天气被人打到奄奄一息都躺着了还要抢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顾青月这把死的不冤,抢劫犯也这么拼的吗!!!!!

  

  顾青月这么想着说“壮士我今天没带钱啊,求放过啊。”

  

  会说话的狐狸跳下来喊了声“鸣狐,没事了,她就是我们的新主人了”

  

  等等顾青月只答应养只狐狸啊,鸣狐又是谁。

  

  壮士求放过啊,碰瓷狐狸买一送一吗,养不起啊亲。

  

  结果握住顾青月脚踝的那个男人一路往上摸到顾青月大腿,然后以她大腿为支撑站了起来。

  

  一身破破烂烂的衣服已经分不清原先穿的是什么了,带着黑色花纹的口罩。

  

  因为幼年看见过家暴有些恐男的顾青月腿都有些打颤,不禁想吐槽自己今天为什么脑抽要穿高跟鞋。

  

  结果那个男人开口说“太好了,找到你了。”

  

  哦不是抢劫的啊,顾青月心里舒了一口气。

  

  等等我并没有答应要养你啊,顾青月这么想着,难道是不知道的时候欠下的债吗?

  

  找到主人是什么鬼顾青月养不起一个男人啊。

  

  虽然顾青月也很想报警但是这么冷的天还是被强行牵手回了家,先收留一晚上,明天带去派出所登记吧。

  

  没办法顾青月就是狐狸脑残粉。

  

  那只狐狸还卖萌,可恶。

  

  虽然顾青月不介意被人牵手,但是这个小哥身上的螺蛳粉味道好重啊……

  

  是不是蹲在垃圾箱附近打翻了螺蛳粉外卖啊……

  

  ……

  

  回去的路上顾青月让狐狸闭嘴了,不然被人举报稀有动物会被抓去研究所切片研究,它声音真的很难听,但是那个男人一直不说话。

  

  顾青月一个人住就先让他去洗澡了,但是他还是牵着顾青月没放开……

  

  顾青月很纳闷就看着他。

  

  结果一个比顾青月稍稍高半个头的男人就被顾青月盯得手足无措,顾青月倒是很奇怪的看着他。

  

  过了很久他都快哭了“阿鸣……不想……一个人……”

  

  老实说顾青月觉得他比顾青月高半个头,这句话说得顾青月很想吐槽一下,但是不知道从哪里吐槽起。

  

  应该先说(原来是个ZZ)吗,还是应该说(男孩子怕什么怕)呢。

  

  在顾青月内心疯狂吐槽的时候,小狐狸朝顾青月前爪合十抓了几次空气,就这样卖了个萌顾青月就妥协了……

  

  真是对不起顾青月就是个狐狸控。

  

  不就是给小朋友洗澡吗,很简单的,亲戚家的二胎洗澡又不是没见过。


  虽然他身上的螺蛳粉味道还是很重。


  顾青月换了鞋带着鸣狐走进浴室,她的室友刚搬走,浴室里一片狼藉,昏黄的浴霸打在鸣狐脸上,带着勾玉装饰的小狐狸在沙发上睡着了,顾青月四处找了找,才想起毛巾拿出去晒了,又走到外面去收毛巾,鸣狐一直跟在她身后。


  鸣狐没换鞋,沾满泥巴和垃圾的鞋带着雨水站在地上。


  顾青月收了毛巾一回头就看见鸣狐带着一地的泥水站在他身后,心里咯噔一下‘不会是被人打到失了智吧’。


  顾青月就说“嗯,你可以在浴室里等我呀。”


  鸣狐摇摇头什么也没说,捏着破布条就跟在她身后。


  顾青月又带着鸣狐回到浴室,她给眼前的男人脱衣服的时候,发现脱不动,然后她手上用了点力气拽了两下,结果鸣狐低垂的眼睛抖了抖,掉下一滴眼泪来。


  眼泪滴在顾青月身上,她吓了一跳,打开浴霸的灯光才发现,鸣狐身上伤口渗出的血迹透过衣服,使其黏在了一起,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扯动衣服就会撕裂伤口。


  可是鸣狐一声痛都没说,顾青月心疼的叹了口气,怕是很疼了才会掉眼泪,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孩子。


  顾青月找来拆快递的剪刀和小刀片,剪开了衣服,小心翼翼的割开黏连着血肉的衣服。


  衣服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样子,不知道原本就是黑色的还是绀色的。


  等到顾青月把他衣服脱下来,浴霸的强光照着他,顾青月才发现他身上几乎没有完好的皮肤了,一片擦伤带着一片淤青,还有紫得发黑的淤血。


  “嘶”,鸣狐垂着眼看着顾青月,顾青月觉得心疼自己嘶了一声。


  但当事人丝毫没事的样子让她觉得自己也挺傻,本人都不在乎,她心疼有什么用。


  尴尬了一阵子,她剪开了他束着裤子的腰带,就推着他进了浴缸。


  顾青月看着地上就把鸣狐推进去,拉好了防水帘就告诉他“沐浴露是白色的瓶子,洗发露是绿色的瓶子,洗面奶是是黑色的那支,你洗好了出来自己用毛巾就行,我去给你找睡衣,你就在这儿洗澡,等我回来再出来。”


  顾青月去找了自己的长袖睡衣一套给了他,她穿高跟鞋跟鸣狐差不多高,脱了鞋比鸣狐矮半个头,这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孩子,看着瘦瘦弱弱的,还带着有花纹的面罩。


  顾青月想了半天,该不会是中二病时期离家出走的那种孩子吧,那还真的是令人头疼。


  但是顾青月想了半天才发现哪里不对,浴室里没有放水的声音。


  顾青月想了想,这孩子该不会是失血过多没力气洗澡了吧。


  但是人家是男的啊,顾青月理智在挣扎,看起来起码有18啊。


  但是万一人家挂了咋办啊,还是进去吧,18就18,就当有了个弟弟好了。


  等顾青月思想挣扎了半天,终于拉开帘子进去,只看见鸣狐蹲在浴缸里,看见顾青月过来了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金色的眼睛好像会发光一样。


  顾青月心里一咯噔,别死我家啊,那我咋整啊,但是这个眼睛就跟隔壁宠物店家的金毛一样。


  但是顾青月看了半天,鸣狐一句话也不说。


  顾青月也拿不准是不是人家不喜欢被看着,就试探性的问着“你还有力气洗澡吗,要是伤势太重,我给你打水擦一擦,明天去医院?”


  鸣狐还是盯着她看,一动不动。


  顾青月也看着鸣狐,这才想起来,哎呀,人家面罩没摘怎么会说话啊,没准是那种刑罚似的,让人说不了话的面罩啊。


  顾青月走进浴缸,蹲在浴缸旁边朝鸣狐招招手,鸣狐乖乖凑过来,顾青月手里夹着眉刀刀片割开了面罩的栓绳。


  握草,顾青月内心里惊呼一声,面罩下面的脸上涂着油彩,白色的头发和失去血色的白皮肤衬着鸣狐面无血色,这也太惨了,顾青月脑补了一出从邪教里跑出来的祭品大战数名成人成功逃脱的大戏。


  顾青月清了清脑子里的幻想就问他“你疼吗?”


  鸣狐没说话,长长的睫毛抖了抖,似乎有些害怕。


  顾青月想想也是,毕竟自己也是陌生人,就更温柔的说“你是不是怕我是坏人举报年,我不会的,明天我带你去派出所登记,把你送进国家福利院,这样你就安全了,不怕被坏人抓住。”


  顾青月做过福利院的志愿者,里面有自闭症的孩子跟鸣狐很相似,她还照顾过被邪教洗脑的孩子,就是这样很麻木的样子,就觉得很心疼。


  鸣狐眼睛动了动,嘴唇也动了动,但是还是没有说话。


  顾青月想了想这样看着男孩子可能对方不太好意思,就转身打算要走了“那你自己好好洗澡啊,我就不打扰你了,我去洗洗那只小狐狸。”


  鸣狐慌了,拉住顾青月的手,但还是什么都没说。


  顾青月就笑了笑问他“怎么了,不要害怕啊,我不会告诉坏人你在我家的。”


  顾青月作势就要推开鸣狐的手。


  鸣狐一下子就急了,使劲拉住顾青月的手,顾青月不太明白,就问他“你怎么了?有什么事情可以跟我说啊,你的睡衣我放在外面凳子上了,浴巾在镜子旁边,洗好了就赶紧出来啊?”


  顾青月这样说完就想走。


  鸣狐急得带着哭腔说“……你……别走……阿鸣,不会,用……”顾青月只能听懂几个断断续续的词,这个少年好像说话不利索似得。


  顾青月心疼极了,他可能在遇到自己以前不经常说话,不太会表达自己。


  顾青月想了想摸了摸鸣狐的乱糟糟的头发,等他情绪稳定一点才说“鸣狐是害怕一个人吗?”


  鸣狐拽着顾青月的手又紧了点,表现的很紧张,但是不会说话,顾青月就引导他“是的话就点点头,不是就摇摇头”她还示范了一遍。


  鸣狐听着似乎没有怎么听懂,顾青月就耐心的说“点头是,摇头否。”


  鸣狐一副要哭了的样子。


  顾青月又摸摸他的头“不着急哦,要是不会的话,你觉得可以就握一握我的手,要是觉得不行就抓紧,这样可以吗?”


  鸣狐放心了一点,握了握顾青月的手。


  顾青月就问他“是不会洗澡吗?”


  鸣狐握了握她的手。


  顾青月想了想又问他“是没有小狐狸紧张吗?”


  鸣狐抓紧了顾青月的手。


  顾青月就笑了笑,挣开鸣狐的手,鸣狐生怕她走掉一样,拽着顾青月的衣角,顾青月伏过身去开浴缸另一边的水龙头,塞了浴缸,温水流出来,鸣狐似乎有点紧张,抱住了顾青月的腰。


  顾青月回过身摸了摸鸣狐的头,鸣狐愣愣的看着她,眼睛里是看不懂的情绪。


  顾青月用着温柔的话语哄着他“怎么了?要说出来哦,不然的话我不知道你想要什么啊?”


  鸣狐还是抱着顾青月,顾青月蹲着有些不自然“放手好吗,我给你洗一洗,然后上药,这样伤口会好的很快的。”


  鸣狐终于表达了自己情绪,他抱着顾青月,浑身都在颤抖。


  顾青月挪过去关了水龙头。


  然后叹了口气,摸了摸鸣狐的头“乖啦乖啦,我们洗澡好吗?”


  鸣狐用力又松开,松开又用力抱了抱她,然后松开了顾青月。


  顾青月舒了一口气,还算好,不算特别难沟通。


  顾青月蹲在浴缸旁边用着浴花沾着沐浴露轻轻的给鸣狐擦着身体,还好自己之前脑抽买了婴幼儿都可以放心使用的牌子,不会很刺激。


  鸣狐身体有时候崩的很紧,顾青月体谅的笑了笑,把自己的手交给他“忍耐一会儿好吗,我一会儿给你上药就好了。”


  鸣狐握住了顾青月的一只手彻底放下心来,顾青月单手给他擦洗着身体。


  过了一会儿顾青月换了一只手给鸣狐握着,换了手给他握着。


  等到鸣狐要洗头的时候,顾青月犯了难,一只手不好洗头啊,然后顾青月看看自己身上沾满的水渍,心里叹了口气。


  她把自己衬衣抽出来,下摆给鸣狐握着,抽出自己的手“乖啦乖啦,我们要洗头了哦”


  鸣狐呆呆的轻点了点头,顾青月觉得很惊喜。


  等到给鸣狐洗头的时候,顾青月又犯了难,鸣狐不肯闭眼,她想了想一手捂着鸣狐的眉毛和眼睛,一手拿着花洒冲着泡沫,泡沫顺着鸣狐的脸庞流下来,穿过脖子锁骨,顺着肌肉的曲线流到浴缸里,水流映照着浴霸闪闪亮亮的,这幅肉体好像会发光一样。


  顾青月觉得看着鸣狐洗澡自己有点热,又在脑子里清了清不洁幻想,想什么呢,人家只是遭难而已,哪有趁别人落魄还去欺负人家的,自己肯定是这段时间准备开奶茶店,身体需要舒缓一下欲望了。

  

  应该是浴霸开太大了,顾青月这样安慰着自己。


  鸣狐洗完了头,顾青月才发现他脸上还有不知名的油彩。


  顾青月想了想,掏出兜里的手机拍了一张,这些也许是他找到家里人的线索。


  然后拿了自己放在浴缸旁边的卸妆棉沾着卸妆乳一点一点给鸣狐擦去那不知名的油彩。


  她哄着鸣狐站起来,鸣狐胯下的小兄弟也颤颤巍巍的抬了头,顾青月红着脸看了一眼那里,安慰自己正常的正常的,生理反应生理反应,结果发现鸣狐腿根有大片的擦伤,整个大腿还有些结痂的血迹,一般这个部位的擦伤,应该是骑马没有护具造成的。


  顾青月又叹了口气,这孩子是在太可怜了,不知道是哪里逃出来的吧。


  顾青月用着花洒尽快给鸣狐清理了身体,然后转身拿了浴缸扶手上的小毛巾给鸣狐擦了擦头发,鸣狐很体贴的松开了手,方便顾青月够着他脑后。


  顾青月见状就转身去拿了浴巾,鸣狐嘴巴动了动刚想说话,就看顾青月回来了,什么也没说。


  鸣狐披着浴巾从浴缸里出来了,顾青月拔了塞子站在他旁边递给他自己的长袖睡衣。


  鸣狐看着不为所动。


  顾青月想了想“不会穿吗?”


  鸣狐歪了歪头,然后点了点头。


  顾青月认命的给他穿好了睡衣。


  然后顾青月开门打算带鸣狐先上床睡,就看见沾满了污渍的小狐狸蹲在她的布艺沙发上“啊!!!你下来!!!”


  顾青月冲过去拎起小狐狸的后颈肉,丢进浴室里,打开浴缸的花洒一顿冲,沾着螺蛳粉气息的油渍散发着酸笋的臭味,顾青月感觉自己要窒息了!!!


  她撸起自己的洗发水不要钱的给小狐狸洗了三遍,小狐狸在浴缸里挣扎“鸣狐,救我!”


  顾青月被小狐狸甩得一身脏水,理智崩溃了,又拽着小狐狸用沐浴露洗了三遍,花洒的水被小狐狸甩的到处都是,时不时传来“丫丫!鸣狐!……呜呜……救我!”的惨叫。


  小狐狸终于洗完了,顾青月的衣服也阵亡了。


  顾青月拎起小狐狸的后颈肉,丢进镜子前的洗脸池里,取下一旁的吹风机按着小狐狸一顿瞎几把吹。


  小狐狸发出各种变调走调的“丫丫”声。


  鸣狐在一旁看的嘴角上扬。


  顾青月吹干了小狐狸,把它往擦干了头发的鸣狐身上一丢,你俩爱坐哪儿坐哪儿,我要去洗澡了,然后捞着另一条干浴巾进了防水帘子。


  水声渐起。


  小狐狸对着鸣狐小声比比“鸣狐你在笑吗?”


  鸣狐低声嗯了一声。


  小狐狸又自言自语似的说“太好了”


  鸣狐又接了一句嗯。


  水声盖过了谈话声。


  等到顾青月洗完澡裹着浴巾出来了,鸣狐就这样看她吹完了头发,然后抱着小狐狸,一手被她牵着走进她房里,转过身等顾青月换了睡裙,两人就上了床,小狐狸被顾青月丢在客厅睡沙发了。


  顾青月太累了,交代了鸣狐有什么事情直接叫醒自己,就睡着了。


  鸣狐一直看着她。


  过了很久,月亮的位置都变了,他才说“我……”


  然后又紧张的看着顾青月,以前自己说话她就会很开心的,这次熟睡了,没有任何喜悦的表情,不过这样也挺好的,鸣狐这样想着。


  之后鸣狐又说“终于……找到你了…………”


  等到快天亮的时候,鸣狐撑不住了,才说完最后一句“……我的…………主人。”


  说完鸣狐终于睡着了。


  顾青月什么也没有听到。


  这里早已没有审神者了。

 

评论(5)
热度(33)
© 禾数春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