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数春秋

道系作者,更新随缘,嫖刀我all,坑多我喜,想起再更,没有本命。

打累了,歇会儿4

(前情)

1我们为什么不能用脑子决定剧情前进方向呢?

2既然脑子解决不了问题我们为什么不使用武力呢?

3打一顿不能解决问题就多打几顿

打累了,歇会儿4

14人本子合集微博地址

我,卖本,骗粉。

睡醒了再更刀当宠物养的那篇吧。

 

    门外的太刀并不放弃“您早上说要日了我,所以我过来了,主人君子一言,对吧?”

  审神者一副【握草】的表情看着长谷部。

  长谷部看着门外的一期。

  审神者叹了口气“……进来吧。”

  一期拉开了门“失礼了。”

  审神者的床铺在屏风的后面,一期绕过屏风才发现长谷部也在,于是开口想让长谷部回避一下。

  “这……长谷部君不回避一下吗?”

  审神者仰着头看一期“怕什么,反正就是侍寝对吧,一个两个并没有区别。”

  一期点点头,坐到了角落里,长谷部的旁边,有一点距离,并没有靠的很近。

  审神者看见一期很自觉,就直接下了命令“你俩安静一点就行。”然后整个人埋进了被子里,过了一会被子开了个角,审神者的鼻子塞了出来。

  屋内安静的只剩下呼吸的声音。

  过了一会儿,审神者快睡着的时候,一期突然问“主人没有别的事情要我做的吗?”

  快睡着的时候被人打断了睡意,这是真的能让人发脾气的事情,婶婶觉得算了算了,都是自己的刀“没了,你安静。”

  旁边的长谷部弯了弯嘴角,又恢复了无悲无喜的样子。

  审神者均匀的呼吸声又回荡在室内,一期只想着藤四郎们说的【好好表现,争取减刑】因此又问审神者“长谷部君之前做过侍寝的事情吗?”

  审神者有点暴躁的掀开被窝,声音大了一点“没有!你安静!”

  然后猛的把被子盖上蜷成一团。

  审神者心烦意乱,打定主意谁再BB就打刀了。

  长谷部看着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又随着审神者的安静归于平静。

  一期觉得还是在婶婶睡前问清楚比较好,他认为的“侍寝”和婶婶觉得的‘侍奉就寝’并不是一回事。

  “主人真的知道我说的‘侍寝’是什么事情吗?”

  审神者彻底暴走了,往枕头下一摸,掀开被子冲到一期面前。

  一期还没看清审神者,婶婶手里的刀就在他脖子上溜了一圈,锋利的刀刃划开了毫无保护的脖子,一期感觉脖子一凉,他余光里看见的镜子显示他脖子上多了一圈血痕。

  审神者拿着刀就这样站在一期旁边,再进去一点就会划伤类人的主动脉,造成大出血,进而死亡。

  一期感觉自己动不了,在军议厅那个时候的灵力压制又出现了。

  一期试图转动头部,他就看见了长谷部脸上的完整表情。

  长谷部一侧的嘴角和苹果肌稍稍抬高,形成一种讥讽的表情看着一期。

  审神者语气平静“让你安静,是不是听不懂人话,你的弟弟随便挑一个都比你受宠,你就不能想一想为什么吗?”

  这是审神者第一次针对一期发脾气,之前无论鹤丸做了恶作剧,还是短刀拖了后腿,她都没有生气过,之前在军议厅,审神者并没有针对一期,所以一期大胆猜测自己还是受宠的,只是没想到恃宠而骄是这样的结果。

  一期不知道这种时候该说什么话,也许是他已经没有什么话说了。

  审神者完全把他当成了敌人,这让他很吃惊。

  审神者后来想到了什么,突然气势就委顿下去,她手里的短刀也掉在一期怀里,脖子上的血迹没有流下来。

  “带着刀滚吧”

  一期呆愣愣的看着审神者“君子一言……”

  审神者打断他“一期读过书吗?”

  “读过一些。”

  “论语知道吗?《论语》十七《阳货》倒数第二句怎么说?”

  “不知。”

  “不知道就滚,回头去问歌仙。”

  “这刀是您的……”

  “这是五虎退!你滚吧!”

  一期才带着自己的本体和五虎退的本体失魂落魄的走了,也许还沉浸在审神者对他绝对的压制里。

  ……………………

  今天的晚饭非常丰盛,远征的队伍找到了很好的材料,烛台切和歌仙做了好菜打算给审神者吃,但是审神者没有出来。

  白白便宜了那个蹭饭的‘代理人’。

  烛台切看着吃得很开心的小二子陷入沉思,为什么会这样呢?

  小二子喝了酒就跟日本号,次郎,不动几个吹牛。

  歌仙招呼了失魂落魄的一期进来吃饭。

  小二子看了一眼一期,一副过来人的样子笑了笑拍了拍一期的肩膀“被我姐打了吧,我就跟你们说,你们这儿,单挑绝对没一个人能赢过她。”

  乱在一边反驳说“才没这回事,对吧一期哥。”

  一期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倒是递了五虎退的本体给五虎退,五虎退知道一期是见了审神者了,有些担心,但是是什么也没说。

  一边的小二子还在跟次郎吹牛“清酒不太够味,我跟你们说‘烧刀子’才是真的烈酒,那一口下去,啧啧,整个人都能烧起来。”

  博多在一边点点头“确实有可能。”

  日本号微醺的看了看博多“真的吗?”

  次郎也看着博多。

  博多说“对哦,烧刀子这种酒的酒精含量是80%,说能烧起来确实没错。”

  次郎听了哈哈哈哈的笑起来“那下次你带点来怎么样,我用我的收藏跟你换。”

  小二子还在哈哈哈哈的笑“好极好极,酒逢知己千杯少,来再干瓶。”

  一期有些麻木的接过歌仙递过来的碗筷开始吃饭。

  小二子又喝了酒,话又开始多了起来“这位小哥,这事不丢人的,我这辈的年轻人都打不过我姐,欸—不丢人~”

  一期没理他,小二子又开始自言自语似的说起来“真没事的,我姐穿高跟鞋都能打架。不过你有这么多弟弟,根本不用担心我姐的。”

  五虎退就问他“为什么呢?”

  小二子这才发现说漏了嘴,但他喝了酒就是话多,也不客气,就对着博多一口酒气“哎呀!说漏了,算了算了,你们都算我姐自家人对不对。”

  一边的鹤丸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点点头“对对对,我们都是自家人,有什么不能说呢,对不对,小哥!”

  不动也好奇的点点头。

  小二子得到许多刀剑点头示意就接着说“那我可说了啊,其实这事我也不太清楚,我也是听我妈她们聊天的时候说的。”

  在场刀剑男士们大多点点头,示意他接着说。

  小二子就说“我姐,你们知道的,就是你们的审神者,她是我隔壁家的姐姐,之前她有一个弟弟,在很小的时候不知道什么原因去世了。”

  “所以!”小二子一拍旁边次郎的大腿,疼的次郎龇牙咧嘴的“你们都是有兄弟的人,我姐不会下重手的。”

  然后小二子又想到什么“不过,你们要是用这个刺激她,那绝对一去一个死,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们哦。”

  博多想了想“所以你说的不会下重手是……”

  小二子一手在另一只手上比划了一下“手起刀落人头落地,她想一刀绝对不会用第二刀。”

  短刀们一片惊呼“可是她对我们超好的啊。”

  小二子摆摆手,打了个酒嗝“我也不是特别清楚内情,反正那个孩子走的时候,就十岁……不不不也许只有七八岁,就……”

  小二子看见了五虎退,又一拍日本号的大腿,疼的日本号酒都洒了“就跟这个小朋友差不多大。”

  五虎退“………………他喝多了吧。”

  药研就不太满意这个话“我们可不是小朋友啊。”

  小二子又跟日本号和次郎太刀吹了一会,什么五粮液、茅台、泸州老窖被他吹上天,然后他一看时间,说家里妈妈有门禁就丢下俩酒友跑了。

  一期吃完饭就拉着歌仙问“《论语》十七《阳货》倒数第二句讲了什么?”

  歌仙莫名其妙“这篇讲的政事来着,具体不太记得了,回头给你翻一翻?”

  一期低垂着眼“我有些急,现在就想知道。”

  歌仙就说“那先去我房里吧,我那里有论语,你我去翻一翻。”

  歌仙领着一期回了书房,净了手才去拿书。

  《论语》十七

  《阳货》篇

  倒数第二句

   子曰:“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近之则不逊,远之则怨。”

  一期………………

  歌仙……………………

  ………………

  另一边婶婶气得不行,拉开长谷部内番服的拉链坐了进去,让长谷部把拉链拉上,整个人和长谷部挤在他的衣服里,整个人都很难受,但内心烦闷只能这样排解稍稍好一些。

  过了很长的时间,甚至能听到那边吃晚饭的人,传来的起哄声。

  审神者把头埋在长谷部怀里,长谷部觉得婶婶其实没必要纵容一期一振,但他识趣的什么也没说。

  审神者过了很久才瓮声瓮气的叫他“压切”

  长谷部并不介意“嗯。”

  审神者又叫了一句“长谷部?”

  长谷部应了一声“我在。”

  审神者又陷入长久的沉默。

  过了很久又好像只过了一瞬,长谷部抬起手看了看手表的时间,过去了半小时。

  审神者从长谷部胸口钻出来,她下巴抵着长谷部的肩头,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我不想失去任何人了。”

  长谷部抱了抱审神者“我知道的。”

  又过了一会儿,长谷部抬手看了看时间,过去了一小时十分。

  审神者问他“我是不是太软弱了。”

  长谷部摸着审神者的头发“没关系,下次让我来好了。”

  审神者闷闷的“嗯。”了一声。

  然后她就反手拉开长谷部的拉链“长谷部今晚陪我睡。”

  长谷部笑了笑“好的。”

  完。

    

评论(13)
热度(75)
© 禾数春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