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数春秋

因为作者不想绑定手机所以坑了

打一顿不能解决问题就多打几顿3

打一顿不能解决问题就多打几顿3

(前情)我们为什么不能用脑子决定剧情前进方向呢?1

(前情)既然脑子解决不了问题我们为什么不使用武力呢?2

14人群刊本宣《月夜物语》微博地址  

我,卖本,骗粉。


  “既然做了卧底,那么想好怎么死了吗?我亲爱的长谷部?”


  “您果然背着我,有其他的刀。”长谷部不满的说道。


  “你有毛病啊,看清楚这是五虎退!”审神者被气到想笑。


  长谷部一点都不担心审神者会割断他喉咙的样子,转而真诚的给审神者建议“我还没有给他们任何情报,这个时候难道不应该是您拉拢我吗?”


  审神者拿着五虎退的本体在长谷部脖子上划来划去“你说的很有道理,但我并不想照着你说的做。”


  审神者把刀从长谷部脖子上拿开,从随身的包里找出一个锦缎小盒子,打开,里面是一款男性手表。


  审神者把手表和刀摆在长谷部面前。


  “上一次你没有跟他们胡来,我很满意,所以用加班的钱给你买了礼物,但这次你做的事情,我不满意,所以给你一个选择的机会。”


  审神者表面上一点也不担心被偷袭的样子,其实已经做好了抢攻的准备,腿部的肌肉绷紧。


  “选择手表就是接着效忠于我,选择刀那么再见。”


  长谷部直接拿起了手表。


  “您知道我不会有第二个选择,如果您加班能把我也带着就更好了。”


  审神者瞪着得寸进尺的长谷部,手伸到手表上


  “爱要不要,不要还我。”


  长谷部赶紧握住手表,审神者的手就覆盖在长谷部手上。


  审神者一抬头就看见长谷部在傻笑,心里舒了口气。


  “放手,我给你戴好。”


  “是。”


  ……………………………………


  另一边五虎退拉着代理审神者的小青年衣袖一路往外扯。


  边扯边说“快一点啊,你不是我们审神者的弟弟吗,就不能去帮她吗?我不想他们和主人打起来,但是更不想主人受伤。”


  被拽着的青年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你不要急嘛,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糟,我姐根本不需要人帮忙的,你们没见过她有多强。”


  一边的乱差点把他举起来“你不帮就算了,不要说风凉话,我们主人只是个柔软的女孩子而已。”


  青年没办法只好说“我没说假话啊,你们怕是从来没见过我姐打人,可凶了。”


  一边的博多、药研、今剑、爱染几个围住他“不管,你去不去帮忙,不去就算了,我们找别的人。”大有他不去帮忙,就把他丢出去的架势。


  青年一副无奈的样子“真的不是我不帮啊,我说实话好了,我前几年的时候沉迷打游戏不肯读书,我家长叫我姐打了我一个多月,打到我服了才停手的,你们都没见过我姐有多强。”


  五虎退眨了眨眼“有多强。”


  青年挠挠头“……我也不知道,反正比你们要强。”


  一时间场面陷入尴尬……………………


  爱染还是不信“真的?”


  青年无奈解释着“当然了。”


  博多说着“空口无凭,你得担保,要是我们审神者出了问题,就带着你一起陪葬。”


  青年叹了口气“这样好吧,要是我姐打不赢你们哥哥,我就输你们一人一个极守,我自己掏钱给你们买,其实真不是我不去帮我姐,她没让我帮忙之前你们最好也别动,万一她生气了我是拦不住的,我姐手里还有我的假期实践证明呢,你们放一万个心。”


  五虎退还是不放心,叫着大老虎过来,几个极短把临时工捆了抗上去,老虎接到命令一路狂奔,五虎退一边跑一边解释“不行,万一主人叫你,你没听见怎么办,我要带你到现场去。”


  青年更无奈了“别捆啊,你拉着我跑也行啊,临时工没人权啊——”


  ……………………


  等极短带着临时工去军议厅门外听墙角,里面审神者已经和太刀们杠上了。


  但是没有打斗声。


  审神者的声音很清晰“之前我们有误会,我来说明一下,来安排你们出阵的那个男人不是我选定的‘继承者’,只是‘代理人’。”


  长谷部嘚瑟的露出有手表的手腕,看似安静乖巧的坐在审神者身后,角度问题审神者看不见他拿着应急手电筒照着另一只手腕的手表反着光。


  打刀和太刀觉得越看长谷部越不顺眼。


  山姥切沉不住气说着“那个男人就算不是‘继承者’,也不能说明你没有抛弃我们的意思”


  审神者觉得真是难以解释“就算我现在说我没有抛弃你们的意思,应该也不相信我了对吧。”


  一期一振在一边并不说话。


  三日月宗近倒是哈哈哈的笑了笑出来打圆场“要我们相信你也不难,做出实际行动就行。”


  审神者百无聊赖的摸了摸指甲“所以你们需要我做什么实际行动呢?”


  加州清光抬起头看着审神者说“至少今晚留下来。”


  审神者点点头“好啊”


  山姥切并不开心“你只是为了敷衍我们才在今晚留下来的话就算了,反正你明天或者后天还会离开。”


  审神者最后一点耐心被消磨殆尽。


  她伸手打了个响指,审神者给予刀剑男士的灵力变成了禁锢他们的绳索。


  审神者甚至打了个哈欠“多余的话我不想说,我确实是有空才会留下来,我也觉得要你们体谅我确实困难,那我就坦白说了,我要你生,你才是刀剑男士,我要你死,你就只是刀,用我给的灵力造反?诚实告诉你们好了,除了刀解,我们人类还有更高效处理叛变刀剑男士的方法。”


  长谷部在后边举手“是什么方式啊主人?”


  审神者接着打了个哈欠“长谷部想知道那我就说了。一般来说是刀受伤,那么作为付丧神的你们也会受伤,但是反过来不是这样哦。杀掉原先的付丧神,重新生成一个新的,这种方法我多得是,而且不会失去原先的练度。”


  长谷部在她身后接话说“那真的很了不起哦,可惜我永远不会体会到这种秘术了。”


  审神者点点头“是哦,长谷部这么乖巧真是省了我不少力气,对吧,听墙角的小二子?”


  临时工从门外出声“哎呀被发现了,我还以为要帮忙呢。”


  长谷部看见婶婶打了第三个哈欠,收好手电筒过去抱住婶婶。


  婶婶抬起头向长谷部说着“我好困哦,我们回去睡觉吧长谷部。”


  长谷部平淡的说了句“是。”就带着审神者走了。


  审神者被抱到门口的时候捏了捏长谷部的脖子,长谷部停下来。


  审神者看了看被捆在五虎退大老虎身上的临时工小二子和一群堆在一起的极短“听墙角很好玩?”


  小二子摇摇头“不不不,我们在玩儿呢,对吧,五虎退。”


  五虎退被点名一个激灵“对对对我们在玩儿,代理人说他没骑过老虎我们在玩儿,怕他掉下来就捆在老虎身上了。”


  审神者并不追究,朝屋里打了个响指,几个闹事的太刀和打刀变回了刀的样子,灵力回流到审神者身上,剩下一个一期一振在屋里。


  审神者思索了一下“长谷部,你觉得造反半路反悔的一期怎么处理?”


  几个藤四郎一听吓坏了,冲进去按住他们的哥哥,信誓旦旦的跟审神者说“我们会看好哥哥的,不会让他再冲动了,主人就原谅他把,不不不当他不存在也行。”


  长谷部说“您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审神者又打了个哈欠困得不行,就摆摆手“那我们先回去睡觉吧,睡醒了再说,非工作日早上六点起床真的好困啊。”


  一期问她“为什么?”


  审神者回了一句“不为什么,就因为我能。”


  长谷部等了一会应了一声“是。”就调低了肩膀让审神者更好地靠着,抱着审神者回卧室了。


  …………


  极短们和临时工开始说话


  “我就说我姐开了灵力压制超可怕的对吧,你们为什么想不开招惹她。”


  信浓瑟瑟发抖“可是主人以前从来没这么凶过啊,我以前钻她被窝都没这么凶过。”


  包丁也瑟瑟发抖“我以前偷零食吃主人也没有这么凶啊。”


  乱和药研压着一期,生怕他跑了。


  博多说了一句“那我们算双双输了吧。”


  小二子抬头望天“是哦,我姐没叫我帮忙,也没输,但是我之前不知道你们的力量都是我姐给的啊,那你们打个屁,三百级的审神者,你们也造反,勇气可嘉。”说完他朝一期一振比了个大拇指。


  后藤才反应过来“咦你不知道吗?我们都是审神者给了灵力才有身体的。”


  小二子啧了一声“我不知道啊,我又不做审神者,我姐之前只跟我说有不懂的问那只脸上有花纹的黄狐狸就行。”


  今剑看了热闹才说“是狐之助哦。”


  厚问今剑“你们刀派的三日月你不担心吗?”


  今剑说着“不担心哦,只要不刀解,他就没什么事,如果被刀解,那我们求情也没有用哦。”


  小二子朝今剑比了个大拇指“小朋友看的很透彻啊。”


  今剑笑眯眯的看着临时工“我的年龄按照传说比三日月要大哦。”


  小二子内心一个握草“失敬失敬。”


  爱染在一边感慨“还好国行懒得造反,不然我和萤丸也这么累吧。”


  小夜左文字看了看屋里没有江雪左文字和宗三左文字,也放下一口气。


  今剑才说“骗你的哦,其实我已经忘记了。”


  小二子想了一会儿“那我还是输了,下次给你们带极守。”


  博多数了数极短“承蒙惠顾16人的极守。”


  乱想了想还是问了临时工“你被主人打过,主人到底有多厉害呢?能给我们说一说吗?”


  小二子朝乱翻了个白眼“不了不了,我住了半年院。”


  然后临时工小二子想了想“从前我是个王者,遇到我姐变成了王者代打,懂了吧。”


  毛利藤四郎多嘴问了一句“被打到失去上进心?”


  小二子不知道想了什么“唉,那种有天赋又努力的,光努力的人只有遇到才会知道有多绝望。”他摆了摆手“算了不提当年,我去看看今天烛台切光忠做了什么菜,他做饭是真好吃,我蹭个饭再走啊。”


  ………………


  夜幕降临。


  审神者门外传来敲门声,频率稳定又固执的那种,没人搭理也还在敲门。


  审神者觉得很烦,钻出被子翻了个身“谁啊,都说了不吃饭了,让我睡饱行吗?”


  门外传来涉事太刀的声音“一期一振,前来侍寝。”


  审神者都懒的开口吐槽,用一种【你们做刀的就这么闲?】的眼神看着长谷部。


  长谷部回了一个【只有他这么闲】的眼神,随后盯着纸门上的阴影。


  审神者被打扰睡眠很烦的回复“不需要,你回去吧。”


  门外的太刀并不放弃“您早上说要日了我,所以我过来了,主人君子一言,对吧?”


  审神者一副【握草】的表情看着长谷部。

 

评论(12)
热度(94)
© 禾数春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