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数春秋

因为作者不想绑定手机所以坑了

刀剑男士被当成宠物养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1

刀剑男士被当成宠物养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1


  女审神者太操心系列


    (作者养狗以后学会的新技能展示)


  1


  “五虎退,乱,你俩过来一下”审神者路过看见了五虎退和乱在庭院里玩耍。


  乱“我们过来了哦”


  五虎退“什么事呢?”


  审神者从随身的兜里掏出一瓶眼药水,捧住五虎退的脸。“很快的,不怕哦”然后往里面滴了眼药水,随后她又捧着乱的脸滴了眼药水“是人工泪滴,不刺激的。”


  五虎退和乱一脸懵逼的看着审神者不知道她这么做是为什么。


  审神者收好药水揣进兜里,然后给两人理了理衣服,拈走了身上的毛发才解释着说“你俩眼睛太大了,容易进灰,滴一些眼药水会好一些。”


  五虎退和乱:……好像有哪里不对?


  2


  忙完了一阵子的审神者看见小狐丸、鸣狐、三日月、鹤丸、莺丸在一起聊天,于是她提着裙子一路小跑过来站在小狐丸旁边,伸出了手又收回去,然后手指捏了捏衣角跟小狐丸说“小狐,晚上洗完澡以后到我房间来,不见不散哦。”


  然后又提起长裙跐溜的蹿了回去。


  刀们:……???


  三日月:“哈哈哈哈,审神者好像很喜欢小狐丸啊。”


  鹤丸:“是寝当番吗?”


  莺丸“真是年轻啊”


  鸣狐的狐狸“丫丫,能得到那位审神者的偏爱,小狐丸大人真厉害呀”


  小狐丸“哈哈哈,盛情难却啊。”


  众人调侃了一下小狐丸,便祝福的目送他走了。


  晚上小狐丸仔细洗了个澡,擦干头发以后去了审神者的房间。


  审神者坐在一堆瓶瓶罐罐里等他过来“小狐过来了啊”


  然后审神者拍了拍身前的榻榻米示意小狐丸坐到她面前来,小狐丸面对她坐下来,审神者就拍拍他的肩膀。


  “转过去,背对我。”


  “哦,好的。”


  “小狐最近头发痒吗?”审神者拿起来止痒去屑的护理罐子。


  “……不痒”审神者放下了这个罐子


  “哦,那有掉毛换毛的情况吗?”审神者摸了摸育发液。


  “……没有,小狐不是真正的狐狸。”审神者又放开了育发液。


  “哦,这样,香味小狐也不需要,万一在战场上很容易被人发现。”审神者最后拿了无香味的焗油精华抹在小狐丸发尾,接着往头发上面抹发膜。


  小狐丸完全背对着审神者,不知道她在做什么,只好顺着审神者的话说“那主人喜欢什么香味呢?”


  “我最喜欢被太阳晒过的那种气味,就是螨虫死掉的气息。”审神者轻柔的给小狐丸抹好了发膜,找出毛巾包好塞进了蒸发帽,然后走到墙壁的插座旁,示意小狐丸到那边去,小狐丸才发现审神者在给他做毛发护理。


  “是阳光的气息,还是死亡的气息呢?”小狐丸跟审神者并排坐着,审神者连上了蒸发帽的电源,两人闲聊着打发时间。


  “都不是,只是单纯喜欢晒被子这件事。”审神者牵起小狐丸放在她身边的手仔细看了看。


  “小狐指甲有些长了”审神者这么说着从兜里掏出了指甲刀和打磨指甲的工具开始修剪起来。


  咔—咔—咔—,指甲被剪掉的声音,小狐丸一低头就能看见审神者非常温柔的为他修剪指甲的样子,开心的眯起了眼睛。


  “小狐喜欢椭圆还是方形的?”


  “圆的吧”


  “嗯”审神者修剪以后找出三份不同粗细的打磨棒开始给小狐丸打磨,蒸发帽温度正好升高到恒温的阶段,空气里弥漫着发膜的香味。


  审神者修完了指甲又开始给小狐丸打磨指甲起来,打磨工具轻轻柔柔的在小狐丸指甲上划过,有些痒意,小狐丸觉得心上跟指甲一样痒痒的。


  “换手。”审神者这样指示着小狐丸,小狐丸很开心的把另一只手伸给婶婶。


  有点像大型犬握手的样子,审神者这样想着,看起来养刀和养宠物没什么区别,这样想着开始修剪另一只手。


  此时蒸发帽开始进入第二阶段,有些白雾缭绕在小狐丸头发附近。


  婶婶抬头看了一眼小狐丸,他正闭着眼睛哼着曲子,觉得他心情不错的样子,审神者收好指甲残片和工具,坐到小狐丸正面来。


  “乖乖,不要乱动哦,一会儿就好了,就修个眉不疼的。”审神者摸着小狐丸的脸哄着小狐丸不要睁眼,拿着眉刀修剪小狐丸浓密眉毛附近的新生杂毛。


  “嗯”小狐丸为了方便婶婶操作,稍稍仰头,投靠在墙壁上。


  簌…簌…,眉刀刮擦着皮肤过去,剪除的细小眉毛黏在小狐丸脸上,随后被审神者用软毛刷从脸上扫过,带走了多余的毛发。


  小狐丸觉得脸上也痒痒的,心里也痒痒的。


  “喏,好啦,很快的吧”


  “嗯”此时蒸发帽完成了工作,发出了滴滴滴的声音。


  “发膜是免洗的,小狐要洗吗?”


  “还是洗掉吧”


  “好的”审神者自然的牵起小狐丸的手到了浴室,小狐丸仰着头躺在浴缸边,审神者取下了蒸发帽和毛巾坐在浴缸里用花洒给他清洗着头发,发膜涂抹的时候是没有弄到发根的,但刚刚蒸发帽的时间会有一些发膜流到头皮上。


  审神者给小狐在肩膀上垫上了新毛巾,她的手指穿过小狐丸的头发,细心的用温度适宜的水流清洗着发膜,快到头皮的时候是婶婶用手一点一点翻动着头发,确保不会拉扯到头发造成掉落,发膜很快被清洗干净,有一些水滴顺着后颈流下去。


  小狐丸觉得水滴有些痒,但心里痒的更厉害了。


  婶婶给小狐丸稍稍擦拭了一下头发,让水不会滴下来,就又牵着小狐丸来到了吹风机旁边。


  “这边坐好哦,不要乱动。”


  “嗯。”小狐丸表现的像个乖孩子。


  婶婶先是拿着梳子梳了一遍,打开吹风机调到了中档,开始从发尾吹小狐丸的头发,毛巾披在小狐丸身上,上面大部分是发膜的味道,还有一些也许是审神者的味道。


  小狐丸的头发被婶婶的手拂动着,大功率的吹风机很快吹干了。


  婶婶把吹风机关掉放在桌上,又拿过来几个瓶瓶罐罐,先是在发尾抹了护发精油,在发根喷洒了清爽去屑止痒的健发喷雾,中间段混合涂抹着薄薄的一层椰子油,最后用造型发蜡做出了耳朵样子,再粗略的抓出了层次感的造型毛发。


  婶婶左看看右看看觉得很满意。


  “完成了,小狐回去休息吧。”


  “嗯,谢谢主人。”小狐丸甩了甩头发,上面蓬松的毛发随风飘扬。


  小狐丸开心的闻着自己毛发里自带的护发产品气息,飘着花回去了。


  小狐丸睡前突然想起,我是不是忘了什么,算了也不重要。

 

评论(20)
热度(250)
© 禾数春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