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数春秋

不吃腐,车存放微博ID禾数春秋
只有乙女粮。
看文之前请看好注意事项。
蜜色酒有同步在龙马(海棠)更新。
大概一个月活跃两次。
坑多粮杂,主刀剑乱舞,略有梦百和阴阳师以及少女前线。
脑洞很大,不能吃的就当不存在,不接受对于已经固定的写作类型和cp的各种限定,不喜欢你说了我也不会改。

诀别诗4

  微有博多婶,就是淡坑的挣扎过程。

  

  这次主题大概是: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画悲扇。

  

  ——————————————————————————————————————————————————-——————————————————————————

  

  你有没有在某个时间对一个人心动过,随着时间的流逝对方改变了最初让你心动的地方,此时你是否会思考,自己是喜欢他的品格还是喜欢他的人呢,如果喜欢他的品格,那之前喜欢的那个人可以算是死掉了,如果是喜欢他的人,为什么对方失去的品格让自己如此陌生。

  

  你有没有对一个心动过的人失望过,仿佛山峦崩摧一样,之前的人设全部毁灭。随着时间的过去,这个人渐渐变成了你所不齿的样子。

  

  审神者就在想这个问题,自己到底是喜欢博多藤四郎什么?他既不高大也不强壮,甚至还有点财迷,胆子也很大,是一个典型的资本家,为了心里的目标甚至可以用一些手段。

  

  审神者想了想翻开了自己的手账,一页一页的翻过去,最早是初始刀加州清光的五瓣樱花做成的书签,然后是药研的绷带和剪刀样子的图案…………

  

  第十页上面写着all150,25min。

  

  这是博多藤四郎限锻的资源公式和出货时间。

  

  这天她和博多藤四郎相遇了。

  

  ……

  

  之后每天都是跟博多相关的东西。

  

  先是手账里出现了大阪城的轮廓,接着出现了小判,然后是小判箱,最后出现了博多藤四郎完整的刀纹……还有代表地下城活动的锄头、铲子、钻头、挖掘机样子的图案。

  

  博多粟田口制服上的结、内番的围巾、内番制服的缎带、天蓝色的眼睛、大红色的眼镜框、金色的短发、金色的眉毛……还有他的鞋……

  

  三个月以后的花样更多了,小判摆成的四叶草、金色的大阪城、一个金色坠着水蓝色纹样的御守……

  

  审神者对自己无语的翻了个白眼,旁观角度看来从前的自己简直像个痴汉一样,现在要她说她连博多的样子都想不起来了,但是还记得那个讨厌的帽子。

  

  好像过去和现在的自己分裂成了两个人,一个热情追逐着恋爱,一个冷眼旁观着嘲笑。

  

  审神者鼻头一酸掉下泪来。

  

  什么声音也没有。

  

  其实她也并不觉得有多悲伤,就是觉得难受,从前的自己真是痴傻,现在的自己太过无情。

  

  泪水滴在桌上,蔓延出一滩水泽。

  

  审神者又觉得哭出声显得自己更傻,全力屏住了哭声,连呼吸都很克制得样子。

  

  泪水一滴一滴掉落下来,染花了水溶性彩色笔涂抹的手账,顺着桌角往下,滴了一部分到榻榻米上。

  

  好像止不住一样。

  

  她就沉浸在自己懊悔的世界里不管不顾就想找一个出口,就像泪水一样,要找一个宣泄的出口。

  

  此时粟田口的刀剑男士们拉着博多过来,牵头的是一期一振,之后是药研和鸣狐。

  

  一期一振敲了敲纸门,药研和鸣狐拉开了纸门,极短们则防止博多逃跑一样围着他,相互推攘着把博多带进了审神者的桌前,还关上了门,生怕两个人吵起来加深不和的关系,甚至等在纸门外想尽快解决两个人的胶着关系。

  

  博多觉得自己没问题,也不肯服软,就气呼呼的站在桌子对面。

  

  审神者埋着头,桌上有一滩水,还有一本摊开的手账。

  

  不知道她在做什么。

  

  等到审神者意识到刀剑男士们的存在抬起头来,博多才看见她憋得通红的脸和双眼。

  

  挺好看的。博多这样想,她哭起来也好看,令人心动,付出万金也可以。

  

  审神者停下来才发现有些累。但是她好像找到了一个宣泄感情的口子,顺着流淌下去就可以了。

  

  审神者示意博多坐下来,问他“你觉得我喜欢你什么?”

  

  博多从没有被审神者表白过,有些懵,就随口回答“够强?”

  

  审神者摇摇头“不,你看起来确实是够强了,但是就出阵的数据来说,连乱都比不上。”

  

  博多不服气的说“我是这个本丸最快的刀”

  

  审神者还是摇摇头“最快是没错,但是你拿到的誉,还不如没极化的包丁藤四郎”

  

  博多藤四郎其实并不服,但是他想了想来这里之前被兄弟们叮嘱的事情,不能再惹审神者生气了,不然审神者就会被妖怪们抢走了。

  

  审神者看博多不说话,自顾自的开口“我从前很喜欢你,不是因为你够快,也不是你誉最多,我……从前觉得你是最有用的刀,因此钟情于你”

  

  博多突然被表白有些不知所措,甚至忽略了从前两个字。

  

  审神者抬起头直视博多藤四郎,博多甚至能看见她脸上的泪痕,交替在皱巴巴的脸上,自己心里有些一揪一揪的疼。

  

  审神者喝了口水接着说“我记得我们相遇的时候,那个时候你还没有这个帽子,遇到你的时候我很高兴,虽然作为短刀的你并不能马上派上用场…………后来的地下城战场,你是最有用的那把刀,我曾跟你说过,不要因为自己个子小速度快冲在最前面,要学会和队友合作……”

  

  审神者叹了口气,还是问了出来“你还记得我第一次参与地下城战场跟你说过什么吗?”

  

  博多还在被审神者表白的震撼里,虽然他知道审神者有这个意思,但是被本人直接说出来还是第一次,他就这么愣愣的看着审神者。

  

  审神者看他什么反应也没有,叹了口气调整了一下情绪“胜利和你,我都要,如若不敌,胜利远不如你。”

  

  博多才反应过来又被审神者表白了一下,过于白皙的皮肤马上就红了,喏喏的什么也说不出来。

  

  审神者最后哀哀的深深看了博多一眼“我原本以为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这句话你迟早会懂,看来是我太高估我对你的恋情了。我其实从未问过你是怎么看待我和我的感情的,时至今日我才想起来问一句是否对你有困扰”

  

  博多此时才回过神来急急的说着“其实…其实我愿意的!只是之前你不说我也不敢问个明白。”

  

  审神者点点头“多谢厚爱,此刻我已经不愿再维持之前的感情了”

  

  博多脸上顿时血色尽褪“你这样是什么意思?!”敬称也不用了。

  

  审神者又喝了口水,平淡的说了一句“我对你的那份感情已经被挥霍到了尽头”

  

  博多貌似被重击一样有些不敢相信。

  

  审神者用袖子擦了擦自己脸上的泪痕。就对博多说“没事的,我已经缓过来了,你之前的事情确实是我太过莽撞了,只想让你快一点成长,没有顾及到你是否不开心,我……我以后就当没有博多藤四郎这把刀,你想做什么尽管说一声,我就当你不存在就行,不想出阵我就换别的愿意出阵的刀剑男士,不愿意内番也没问题,以后不会有你的内番了,除了本丸的小判你不能动,别的事情你想做什么,跟我说一说就行。”

  

  审神者说到这里站起来就打算走,费力的推开纸门的时候,听墙角的一群刀剑男士还沉浸在“就当没你这把刀”的震惊里,想劝又怕被波及,一群欲言又止的样子。

  

  审神者对他们说“今天的出阵安排就到这里,大家可以去休息了”,就头也不回的往本丸门口方向走。

  

  粟田口的一期一振最终还是开口“主上,我还有关于博多的话想要跟您说,请务必给我一点时间。”

  

  审神者听到这句话就倒了下去,手里拿着的一红一白勾玉掉出来变成了两个小纸人,一期刚想去扶审神者,小纸人挥挥手又拍拍手,拍手的间隙里走出两个人来,一个白发穿水蓝鹤羽纹狩衣,拿着蝙蝠扇,带着高帽,另一个长着赤红色的长发,额角一长一短两个角,身上是黑金色的盔甲,一手巨爪一手掩藏在暗金色的袖子里,下身是鹅黄色的宽袴。

  

  水蓝色狩衣的人平和中正抱着审神者,便谦和同刀剑男士们说“小姑娘我们先带走了,待她想回来自然不会拦。”

  

  一期刚要阻拦,鸣狐和藤四郎们已经结逆行阵准备出击。

  

  赤红色头发的人妖气冲天,手上散落的火屑张扬飞舞,他赤红的眼睛盯着在场生存最低的后藤和信浓,说话也蛮横无理“哼,敢阻拦连你们一起送进地狱!”

  

  博多此时才刚出来,见着茨木腰上有审神者的信物——一颗装了山涧樱花水滴宝石,茨木身上的这两颗红色做底比自己的那一颗金底的更大更亮,还用丝绦做了璎珞结,茨木就大大咧咧的挂在腰间。晴明那颗蓝色的比茨木身上这两颗更大,坠在扇子下,博多面无血色,心里没有半分抢审神者的念头,一副失恋了失魂落魄的样子。

  

  晴明此时结好了桔梗印,叮嘱茨木不要多事,就带着审神者和茨木从桔梗印里走掉了。

  

  一期叹了口气,招呼弟弟们去休息,自己和鸣狐去找三日月一干主事的太刀说了今天的事情。

  

  三日月不以为然,说着“小姑娘自然有小姑娘的做法,何况她这般爱的快恨的也快,岂不是你我也有获取小姑娘欢心的机会?”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本丸里对审神者有好感的刀纷纷抬头看了一眼三日月。

  

  一期觉得三日月还是在开玩笑,没有意识到事情的重要性,就说“带走审神者的那个妖怪很强的,三日月殿还是不要开玩笑了。”

  

  三日月哈哈一笑就问道“一期你也太紧张了,若是别的什么妖怪那老头子我就追出去了,那来的两人身上是有审神者信物的,气息也不是第一次出现在审神者身上了,不必紧张”

  

  审神者在做手账的时候还做过一批时光宝石,本丸唯有早期降临本丸的加州清光,药研藤四郎,三日月宗近、小狐丸、山伏国広、大俱利伽罗,同田贯正国,博多藤四郎才有。

  

  今剑也跟着笑嘻嘻的劝着一期“没事的,那边的天狗没有我可爱的,审神者一定会回来的”

  

  ————————————————————————————

  

  没想到我有一天也要搞事情写修罗场。

  

  真爽。

  

 

评论(13)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