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数春秋

不吃腐,车存放微博ID禾数春秋
只有乙女粮。
看文之前请看好注意事项。
蜜色酒有同步在龙马(海棠)更新。
大概一个月活跃两次。
坑多粮杂,主刀剑乱舞,略有梦百和阴阳师以及少女前线。
脑洞很大,不能吃的就当不存在,不接受对于已经固定的写作类型和cp的各种限定,不喜欢你说了我也不会改。

诀别诗3

  诀别诗3

  

  真作假时假亦真,情到浓时情转薄。

  

  女审神者。

  

  微博多婶,不吃乙女向慎入。

  

  ————————————————————————————————————————————————————————————————————————————

  

  之前药研发现了婶婶的医院预约单,虽然有点紧张,大家都觉得对婶婶这样独立的感到无可奈何,毕竟是已经过去的时间了,如果有什么结果的话,婶婶早就已经知道了。

  

  毕竟她就是这样独立到有些令人叹息。

  

  要说药研毫无怨言其实他做不到,但是理智还是告诉他,人类的医院比自己更加专业,不但是从经验还是从专业角度。

  

  只是对婶婶不信任的态度感觉到有些怨言而已。

  

  从那天过去以后大家什么也没说,本以为婶婶会告诉谁来着,一直受宠的博多也好,一直被当做长辈敬仰的三日月也好,还有被当做好友的清光被当做闺蜜的乱,以及她崇拜着的数珠丸……或者别的什么人,甚至是隔壁本丸的男审神者也好。

  

  药研又问过一圈了,审神者什么也没说,作为初锻刀的药研藤四郎觉得自己有点差劲,不过没办法问出口,自己好像没有什么立场去指责审神者。

  

  毕竟她的习惯和性格都表明,她一直都是自己住,是自己的问题自己解决的那种人。可能这么说并不准确,但就是不习惯依赖别人的那种人,也不会做什么赌博,从来觉得运气这种虚无缥缈的事情是靠不住的东西,遇到了好运的事情也会很开心,但是并不会心存侥幸的那种人。

  

  洗衣服、梳妆、买东西从来都是一个人做决定,就算拿不动也是请万屋的人从商店送回来,从来不会要求刀剑男士们跟着去帮忙拿东西,内番也是,大概都是为了加生存,成不成功都会一样的安排下去。

  

  这件事就算跟大家说了也没有人能够改变她,不过药研还是跟大家说了。

  

  大概也是药研心存一丝期待,能够改变审神者的,本丸有没有这个人呢?大家应该都想知道吧。

  

  偶尔也有跟婶婶提起过,是不是太过独立了,偶尔也可以依赖一下自己或者别的什么人。

  

  结果婶婶直接问了药研一句“活着不好吗?如果内心软弱到需要别人才能活下去,可能下一秒就因为吃面没有调料会纠结到死掉哦”

  

  药研哑口无言。

  

  不过一天一天的过去了,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

  

  只是更加疏远了博多。博多最近犯了错,但是审神者之前都是不会在意的类型,最近却意外的在意了起来。

  

  这件事药研也知道,博多在不想出阵的时候告诉了审神者,审神者觉得没有答应的理由,拒绝了博多,仍旧让博多带领着药研藤四郎、五虎退、后藤藤四郎,小夜左文字、秋田藤四郎几个出阵江户城内,这次博多因为一向备受宠爱却被拒绝使了小性子,将选择目的地的江户城内(7-4)换成了厚樫山(5-4),审神者在选择界面看见以后愣了一下,但是博多已经进去了。

  

  吓得审神者让队伍打完第一战以后立马回归本丸,所幸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大家都完好无损的回来了,婶婶知道是博多做的以后气到说不出话来。

  

  审神者觉得博多的意思是【宁愿冒着风险作死也不愿意继续出阵】,她觉得刚补好的牙又开始隐隐作疼,皱了皱眉什么也没说,收拾东西手捂着下巴出了本丸没有再回头。

  

  药研之前知道乱也做过同样胡来的事情,审神者觉得乱就是自己在战场上懈怠了才会在平时能够轻松获胜的战场上重伤,非常生气骂了乱一顿,结果一期和鸣狐选择站在乱这一边,与之相对应的是爱染(来派)、厚、今剑(三条)几个站在审神者这边,审神者不想让他们吵起来,气得什么也没说离开了本丸了几天。

  

  审神者其实并不只是审神者,她还有别的职务,药研作为初锻刀自己发现的这一点,只是她从来没有在本丸处理过别的事情,后来一点的刀也许不会知道,时常联系审神者的并不是人类这件事。

  

  ……

  

  髭切有时候问起膝丸本丸附近是不是婶婶养了什么,总觉得有种熟悉的妖气,髭切觉得妖气很淡,还以为是审神者养的那只祖传仓鼠成精了之类的并没有在意,膝丸倒是很在意的留意了起来,但是只是知道婶婶在跟妖怪聊天以后也没有说什么,跟妖怪做朋友的事情很常见,毕竟有自己和兄长这样靠得住的(?)宝刀在身边,婶婶并不需要害怕对方加害自己。

  

  青江则说闻到了非常淡的鬼的气息,掺杂着鸟类妖怪的气息混合在一起。

  

  太郎和石切丸觉得婶婶只要不会被伤害就行,这样淡的气息也许是路过遇到妖怪问路沾染上的,于是给婶婶做了一些仪式就算了。

  

  婶婶就很奇怪为什么大家每天都要她去洗澡……还说她身上有奇怪的味道。

  

  ……

  

  ……

  

  ……

  

  狐之助有天叼了个卷轴回来,说是因为审神者完成面向全部审神者的任务完成的又快又好,所以有特殊委托问问婶婶要不要接受,当天的近侍药研说审神者上次做完秘宝之里的任务就走掉了没有回来,狐之助大概没见过这么勤奋的咸鱼,摇了摇尾巴就走了。

  

  本丸只有长谷部和龟甲会记得婶婶回来的时间。

  

  但是只有长谷部会在吃饭的时候念叨着婶婶这个六月就回来了六天,还有两天是为了秘宝之里。

  

  本丸老家长三日月就安慰长谷部说没关系,小姑娘连自己近侍曲都没换就走了。

  

  小狐丸

  

  莺丸喝了喝婶婶新给的雀舌春(一种绿茶)才说有啥嘛,之前自己都没链接就被派出去历练到满级才想起来没链接过。

  

  龟甲倒是比较高兴,认为审神者这是给他升级版的放置play,在这之后婶婶并不会拒绝他亲近的请求,龟甲觉得这是婶婶的奖励,虽然婶婶只是给龟甲摸摸头和膝枕还有整理衣着而已。

  

  小贞看似没心没肺的吃着云南鲜花饼口齿不清的说,婶婶也许只是自己忙而已呢,反正她回来会给我们带礼物啊,就好像隔壁那位男审神者突然谈恋爱了就整个人都变了一样,然后去美容医院做了脱胸毛这样,说起来现在还有美容医院也是很神奇啊之前还以为只有生病才回去医院呢…………

  

  博多听着就问小贞,“你刚才说什么?”

  

  小贞嘴里的鲜花馅儿都掉下来“……我以为只有生病才去医院?”

  

  药研愣了一下,原来如此。

  

  博多说“不是更前面一点”

  

  小贞舔了舔嘴说“……隔壁男审神者去了美容医院脱胸毛?……博多你有胸毛?”

  

  博多说“不是再往前一点”

  

  小贞说“隔壁审神者突然谈恋爱……其实也不是谈恋爱吧,我听隔壁的光忠说其实是回家相亲去了……有什么问题吗?”

  

  这边的烛台切突然说起小贞“贞酱,你吃完鲜花饼记得打扫,鲜花馅掉了一地啊。”

  

  小贞应了一声就去清理了。

  

  博多表情风轻云淡,内心风起云涌。

  

  ——————————————————————————————————————————————————————————————————————————————

  

  婶婶就是爬回去打阴阳师给式神们刷御魂了而已,髭切感觉到的妖气是茨木童子和荒川的(婶婶在给茨木配御魂,爆伤破势真的太难了),膝丸感觉到的妖气是土蜘蛛的(婶婶刚打完逢魔之时的土蜘蛛回来了),青江感觉到的妖气是鬼女红叶和姑获鸟的,太郎感觉到的妖气是樱花妖和桃花妖的,石切丸觉得不对是白狼的妖气。

  

  被刀刀们背后讨论的婶婶:阿嚏—,仿佛有人在背后说我帅,哎呀出SSR了。

  

  刀剑乱舞活动时间线是婶婶打完六月的【秘宝之里】(兑换三日月小狐丸莺丸明石国行烛台切光忠的近侍曲),就觉得刀们不爱出阵就不出阵了,让他们休息休息,自己去阴阳师了。

  

  阴阳师的活动时间线是举行了【必定召唤出未收录SSR】的活动。

  

 

评论(2)

热度(25)